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六章 山雨欲来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六章 山雨欲来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杨紫衣鄙夷的看了浓妆艳抹的女秘书,对于父亲的这个新欢,她实在没有什么好感,她不明白这个比自己还小的女孩子除了年轻,脸蛋漂亮点外还有什么。

“消防局的人来了,在大厅!”秘书依旧嗲嗲的说,脸上堆满急切,她能不急吗,一个早上这事那事的,没一刻消停,闹的整个集团人心惶惶的。

“说什么事儿了吗?”杨紫衣在父亲开口前冷冷的问道。

“总监,他们说是例行检查,不仅是集团大楼,百货那边也过去人了!”

“谁陪着呢?”杨紫衣依旧冷冷的问。

“楼下是安保部和工程部的两位经理,百货那边应该是总经理吧,我没问。”女秘书知道眼前这位财务总监,杨家大小姐一直不待见自己,小心翼翼的回答,媚眼却一个劲儿往杨荣昊这边瞟,无奈杨董事长现在一个头两个大,哪还有心思顾忌她。

“紫衣,你先自己去工地,我留下来看看这边的什么情况。”

“知道了,爸爸!”

“稍安勿躁,记住盛世是不会为员工个人的一己私利埋单的,明白吗?”

“我懂,爸爸放心!”

杨紫衣万万没有料到工地的情况比她预想的还要糟糕,那些低劣的建筑材料就是她这个外行用肉眼都能分辨的出来。她清楚,那些被技术监督部门收走的要检测质量和成分的其他样品,不存在问题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两只手在身侧紧紧的攥在一起,一双杏眼带着不容置疑的怒气扫向工程监理,“我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申报的费用,似乎跟这些并不对等!”

工程监理低着头不说话,的确他收了中间人的好处之后,就没有再去审核那些材料,可是他断然想不到自己因一时贪心拿的那点小钱却惹了那么大的祸。

面对技术监督部门现场人员查实的情况,杨紫衣无法否认,但是多年来的职场经验让她保持了很好的姿态,承诺会积极配合,对问题不会姑息,等着最终审核后出来的结果并表示愿意接受处罚。见已经是中午时分,她寒暄着要请人家工作餐,却被对方一口回绝,杨紫衣无奈的送他们出了工地,却没曾想,外面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将工地大门围得水泄不通。

面对记者们的提问,检查人员回答的比较官方,倒也算是给足杨大小姐面子。可是,记者们不管那一套,一个个犀利的问题抛向杨紫衣,纵然是久经沙场的她,也有点应接不暇。不过,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她调整了下呼吸,挥了挥手,“诸位,发生这种事儿我也很诧异,众所周知,盛世一直以来都是注重服务和质量的。身为财务总监的我,对集团发生的费用都会严格审查,更何况建筑材料每笔都不是小数额,所以我确认这些材料混入工地完全是某些人的个人行为,但是盛世会承担监管不力,管理严重失职的责任。我在这里郑重曾诺,对于使用劣质材料一事盛世集团一定会彻查到底,必要是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出示相关证据并给大家一个合理的解释。”

无疑,杨紫衣的一番话有着良好的镇静作用,记者们就是再怎样也不能问个没完,到底是监管不力还是蓄意而为,只好等着接下来盛世拿出什么样的证据证明了。

相比工地这边,盛世的消防检查结果也好不了哪去,虽然集团大楼这边没有太大的问题,检测出差不多有七八条需要整改的地方,但都是小问题,并不严重。而盛世百货麻烦大了,整个大楼里的烟感全部失灵,个别的消防栓损坏,同时有几个专柜装修违反了一些相关的消防条例。这些要在以往,也不算什么大问题,顶多下个限期整改维修。最关键的是,顶楼的安全通道里居然放着两箱鞭炮,陪同检测的总经理一下子汗就下来了,而安保部经理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问了一圈才了解清楚。这两箱鞭炮是按惯例大年初八燃放的,但是送货的人记错了时间,今天一早就送过来,夜值的人员收了货,放在这里,交接班的时候忘了说。只是任凭总经理巧舌如簧,怎么解释都没能改变停业整顿的结果,杨荣昊只能黯然接受,心下却憋足怒火。



杨紫衣得到消息立刻打道回府,奔向董事长办公室,这次盛世的危机不小,她有一种山雨欲来的直觉,似乎这些只是前奏而已。她要尽快和父亲商量出应对的手段才行。

匆匆的通过办公区的走廊时,她急促的脚步停了下来,回头望向廖瑾瑜办公室那扇紧闭的门,思考了些什么,然后折回身走了过去。门前办公桌后的徐莲看到她过来,恭敬的站起来,“总监!”

“廖总在吗?”杨紫衣面无表情的问。

“在,要我通报吗?”

“不用!”说完看都没看徐莲一眼就径直走向门边敲门进去。

留在门外的徐莲重新坐了下去,对于杨紫衣对她不屑的态度她已经习惯了,虽然她们之间的交流并不多,但她清楚杨紫衣不喜欢她,但这无所谓,她也不喜欢这个连母亲都不要的大小姐。而且,目前她有更烦恼事儿要考虑。

廖美莎这两天给她打过好几通电话,让她悄悄的调查廖瑾瑜身边的女子,把这个麻烦解决掉。可是近几个月来廖先生相对以往安分了不少,并没有什么花边新闻出现。

徐莲这两年跟在廖瑾瑜身边,多少对他的脾气秉性有所了解。虽然他绯闻不断,但是似乎没有一个人能走进他的心里,她笃定廖瑾瑜其实并不喜欢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但是,廖美莎的指令她又不能不去执行。

昨天一回到滨城,明知道廖瑾瑜的那个司机一向是对任何事儿都守口如瓶,绝对不多说一句话,但她还是给他打了电话,结果正如她预料的那样,什么也没问出来。本来想从郑鹏程身上挖出一些线索,但是人家老妈病危住院,整天24小时守护在床前尽孝,她无从下手。

而今天一开工,盛世就是如此的不太平。她不清楚这些是不是廖先生的动作,但是她不敢擅动。纵然,廖瑾瑜并不信任她,但是廖、杨两家的恩怨她是知道的,盛世应该姓廖,这点毋庸置疑,廖美莎和徐夫人将她抚养长大,给了她安定的生活,她懂得报恩,更清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万一,一切都是廖瑾瑜暗中操作,她的轻举妄动有可能会坏事,所以调查那个女人的事儿她觉得可以稍稍推后些,其他的,她静观其变就好了,或许这一次也是廖瑾瑜对她看法改观的良机。

徐莲始终认为儿女情长对男人来说并不重要,他们更看重的是能够做一番大事儿,而她一直以来都期盼自己能成为廖瑾瑜事业上得力的助手,博得他的信任,助他起航,帮他乘风破浪,且一直朝这个方向努力着。

她比廖瑾瑜大了几岁,不知从何时起心里也多了一份情愫,聪明的她深埋了这份对他的痴恋。因为她清楚廖美莎对廖瑾瑜和徐烟雨婚姻的期待,那是美莎小姐对自己曾经做出的错误的选择负了徐老二的一种弥补心理。更清楚烟雨小姐对廖瑾瑜的爱。

懂得感恩的她,将自己的情感藏的密不透风,谨言慎行的做着与自己身份相符的事情。只是廖瑾瑜对她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尊重但不信任,甚至不如那个郑鹏程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这一点让徐莲很失落,所以她才会跟郑鹏程经常吵,或许这也是另外一种的争风吃醋,却惹来不少闲话,关于这些徐莲也很苦恼。



杨紫衣进入办公室的时候,廖瑾瑜正坐在办公桌后面打电话,看见她,尊敬的站起来,脸上挂着的微笑,指了指沙发,又晃了晃手里的电话,继续跟那头说着:“拜托,兄弟帮帮忙!”

“.........”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停业的损失太大,你看帮着找找人,能帮就帮,帮不到兄弟我也不怪你,咱们还是好哥们!”

“........”

“好,那就这样,改天我请客,咱们喝酒去!”

廖瑾瑜挂了电话,转向杨紫衣,“表姐,找我有事儿?”

“没什么事儿,刚好路过就过来看看你。你刚刚是在找人疏通停业的事儿?”

“是,盛世出了这么多事儿,我怎么也得尽些力量才好,只是,这些人,哎,没事的时候都称兄道弟的,一有事全闪人!”

“瑾瑜,不是表姐说你,你看你平时交往的那些人,吃吃喝喝的,全是酒肉朋友,不胡闹就不错了,这时候还指望着他们吗?所以,以后收收心吧。”

“表姐,我在努力改邪归正,这阵子我可没闯什么祸,新闻都少了。”

“那就好!我还有的忙,先走了。你也别再找什么人了,回来好心办坏事!现在,咱们都得谨言慎行,懂吗?”

“知道了,表姐教训的是,瑾瑜想的不够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