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较量才真正开始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章 较量才真正开始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杨紫衣起身往外走,“这次去希腊,见着烟雨了吗?她最近好吗?”

“没有,我一听姑姑说她要来,就躲回来了!”

杨紫衣拧起眉头,“她是你未婚妻,你躲她干什么?有你这样的吗?”

“表姐也知道,那是家里安排的,我其实.......你明白的,单身的日子我还没过够呢,不想被被束缚,”

“呵呵,刚才还说改邪归正,现在又说不想被束缚,不矛盾吗?”

廖瑾瑜小孩子般的抓抓头,扶了扶眼镜,一脸坏笑,“表姐,慢走!”

“这是给我下逐客令了。行了,我知道谁也管不了你!好自为之吧!”

“表姐,有时间去看看姑姑吧,这么多年了,她很想你,只是不说。”

杨紫衣开门的手顿了一下,身体有些紧绷,“再说吧,我先去忙了!”

望着那落荒而逃的身影,廖瑾瑜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本是母女亲情,如今却演变成这般地步,这一切到底孰是孰非?

手里的电话这时叮铃铃响起何玖珊的专属铃声,看着屏幕上那张睡意盎然的脸,笑意写在脸上,这是昨晚趁她熟睡时他偷拍的,然后做了她的来电头像显示。

嘴角泛着好看的弧度,手指划过接听键,“玖儿,放假了,对吗?”

“你怎么知道?”何玖珊问完便觉得自己笨蛋了,百货这边停业的事儿,身在集团的他怎么会不知道呢,“额,我又犯傻了!”她自嘲的说句。

“还知道,嗯,长进了!吃饭没?”

“还没,你呢?”

“我也没吃呢,等着,我去接你,一起吃!”

“不要了,你现在肯定特忙,所以我跟袁燕约好了,在商场附近随便吃点,然后就去超市采购!打电话就是告诉你一声,让你放心。”

“嗯,也行!对了,书房里的卡你一直没用?”

“我的钱够花,用不上。”

“但是我会生气的,我努力挣钱,目的就是为了养老婆和将来养儿子,你不用我很没有成就感知道吗?”

何玖珊的脸在电话那头红的跟个番茄一样,她都不知该怎么回答他了,她的廖先生好像一对着电话就脸皮特厚,什么都能往外说,这都哪跟哪啊,怎么一下子都扯到儿子了。

听不到她的声音,廖瑾瑜猜到她现在一定是红着小脸一副纠结的表情,爽朗的笑出了声。

何玖珊听到那笑,更加难为情,“不跟你说了,我挂了!”

“等等,忽然想到一件事儿,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啊?”何玖珊想难道又要索吻吗,这大中午的,电话两头说“亲亲”她真说不出啊!

“我的围巾呢?”

何玖珊这才想起还有围巾的事儿,她觉得自己刚刚邪恶,但那能怪谁,还不是他厚脸皮弄的,把责任推到廖瑾瑜身上,何小姐才轻松的回答,“忘了给你了!对不起啊!”

“今天好冷,脖子都冻僵了!”

“有这么严重吗?你不是不怕凉吗!”

“嗯?你还有理了,看我回家怎么好好收拾你个小东西!”

“明天保证记住给你!”何玖珊听他这么说赶紧打白旗投降。

“晚了!”廖瑾瑜又是一阵轻笑,“好了,乖乖吃饭去吧,不逗你了!”

“知道!你也好好吃饭,我挂了!”



董事长办公室里,杨荣昊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头靠在老板椅的高背上,紧闭着双眼,手有意无意的敲打着桌面。杨紫衣一脸清冷,盯着手里纸张上的名单。

“爸,我已经把跟盛世有竞争的企业名单都罗列出来了,您觉得谁最有可能是幕后推手?”

“丫头,现在并不是查找对手的最佳时机,当务之急是我们应该怎么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停业、停工损失惨重,不出预料的话,最迟明天上午董事们就会坐不住找上门来。”

“那我们今天下午就召集董事们开会?”

“不,我已经让助理跟公关部去想办法打压媒体,把曝光率降到最低。你当前的任务是要把工地材料的事儿查清楚,不管如何要拿出证据证明是员工个人的行为或是供应商欺诈,给大众一个交代,懂吗?只有这样才能降低我们的负面影响,关于消防整改,我已经安排下去,尽快完成,同时,我也在疏通关系。”

“明白,我硬盘里有那些审批单的存档,品牌和供货商名单齐全!”

“嗯!廖瑾瑜在干什么?”

“我刚刚去过他那里,他在找那帮狐朋狗友帮忙,但是无果!”

“呵呵,烂泥扶不上墙的玩意儿,他能帮上什么忙!”

“我没指望着他能帮上什么,只是别在这时候添乱就行!”

“不能掉以轻心,保不准他这时候会不会出什么花样,如果董事们责难,他要是也跟着一起叫嚣就麻烦了, 毕竟他加上徐家那丫头手里的股份也算是大股东了!”

“我刚刚试探了一下,他这次去希腊都没有见烟雨,好像并不想跟履行婚约。”

“不得不防!”

“烟雨不会把股份无条件给瑾瑜的,父亲放心!”

“你怎么这么肯定?”

“呵呵,这您就别问了,总之,我敢笃定!”杨紫衣闪了闪自信的眸光。

就在杨氏父女两个商讨的时候,廖瑾瑜也发出了指令,真正的较量开始拉开了帷幕。

下午,股市一开盘,盛希杰就按照计划有条不紊的操控大盘,对盛世的股价逐渐打压,一些散户纷纷出仓,但是他把节奏控制的非常好,一直都只是小幅下跌。在外人看来这一切也都是正常的。

而闷瓜严峰正在将从盛世程序系统中盗出的数据依次分离,四个金牌会计师紧锣密鼓的做着相关分析。廖瑾瑜庆幸能够有盛希杰和严峰这么两个能干的助手,才得以让他海外的风投公司一直是所向睥睨,战无不胜。

而韩氏兄弟的相帮,恰好是锦上添花,弥补了他在滨城人脉的不足,他才能将自己一副狗肉不上席的纨绔形象扮演的淋漓至尽,让杨荣昊放松了原有的警惕。

在没有回到盛世之前,廖瑾瑜就未雨绸缪,做足了功课。他要用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要击垮的不仅仅是杨荣昊的人,更要摧毁他的心理。他要给杨荣昊炮制一场饕餮盛宴,让他好好享受风光无限后的那份失去。

毕竟他年轻,时间他耗得起。至于是否憎恨这个人,廖瑾瑜没有想过,但是他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很多年前,他还是个懵懂少年,奶奶的就告诉过他,心中有恨的人,会小肚鸡肠,成不了大事儿。而独立成长的历程让他更加清楚,成功者必须目标明确,并不介意一时的风声水起。

他的这个计划其实也有一定的风险性,韩云磊就提出过这样做的结果弄不好会断了资金流,即便华夏集团可以援手,但只怕到时是内耗已经形成,疗伤需要不少时日。但廖瑾瑜表示,他之所以在海外成立风投公司,其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修复期的注资。他说他是用盛世的钱救盛世,损失会有,但不会是重创。至于他希望韩云磊能够给予帮助的是后期的企划宣传和商业战略的指点而并非资金。

韩云磊不得不佩服这个家伙,有条不紊,步步为营的谋略,很少称赞人的他,直言不讳自己对他的欣赏,称廖瑾瑜是智商、情商都超强的商业奇才。



在盛世杨、廖两方紧锣密鼓的较量时,一切全然不知的何小姐正和袁姑娘兴致盎然的把超市里采购的食材努力的变成美味菜肴。

公寓的厨房里,袁燕端着平板电脑,指挥着站在灶台前的何玖珊先放什么再放什么,何小姐手忙脚乱的终于做好了第一道菜,袁燕伸手捏了一片盛在盘子的回锅肉放在嘴里,烫的她直吐舌头。

“味道行吗?”很玖珊期待的问。

“烫死我了,还不错!”袁姑娘抓过纸巾擦擦手。“我说,看你这意思真有要做贤妻良母的打算?”

“你想的太远了,我只是觉得这几天没什么事儿,恶补一下厨艺而已,现在网上这么多教材、菜谱什么的,不利用多可惜。”何玖珊说的有点违心,贤妻良母她确实没想过,不过母亲是怎么照顾爸爸跟她和哥哥的,她的确想效仿。爸爸曾经说过,厨房才是最有家的味道的地方。

“口是心非,要是没有廖先生,就算是放假,你会这么用心学习做菜?还不是自己一个人随便吃点凑合了!”袁燕翻翻眼,一副我很了解你,别在姐跟前装的模样。

“还说我,哪个小狗刚刚在超市里给某人又买睡衣又是贴身衣物的!”

袁燕听了呼哧一下窜到何玖珊的跟前,作势掐着她的脖子,“你再说!调侃起来没完了是不?”

“你掐死我那也是事实啊!”何玖珊笑的咯咯作响,一个劲儿往衣领里缩脑袋。

“不都跟你说了,是因为他这些天都滚在医院里,和衣而眠我嫌他不卫生吗!有原因的,懂吗,有原因,姐是个爱干净的人,受不了他那副邋遢样!”

“好了,咱两别斗嘴了,你不是说一会吃完了还要给郑助理送饭吗!快点,继续念,第二道做什么!”

袁燕松了手,继续抓过平板电脑,“清炒虾仁,我念啦!”

“嗯!”何玖珊应着,又开始忙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