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十四章 戏没落幕就得接着演
章节列表
第六十四章 戏没落幕就得接着演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袁女侠朝何玖珊瘪瘪嘴,翻翻眼,

“哎呦!就一生理期,某人就紧张的要命!姐真是羡慕的要死了!你也太不知足了,往哪找这么好的男人去,偷着乐吧!”

“嗯,嗯,是挺好的!”

“不行,我得跟小郑子谈谈,让他好好学学他老大!”

“郑助理这些天都忙他妈妈呢,你就别添乱了。”

“那倒也是哈!对了,我来的路上碰到秦雅莹了,她说这次麻烦大了,现在集团人心惶惶的,廖先生有没有给你透露点什么消息?”

何玖珊摇摇头,“我们两个从来不谈论工作上的事儿!”

“你说盛世会不会就这么倒了,咱们都得失业啊!”

“他不会让盛世出问题的!”

“什么意思?”袁燕有些好奇。

何玖珊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赶紧错开话题,“好了,你就别杞人忧天了,有那么多高层操心,还用的着我们着急吗,没准哪天就通知你复工了,所以趁这两天好好享受,想干啥就干啥!”

“说的简单,你现在是没所谓,反正有人养着,我可不行!看来,我得上网找找工作了,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才没用人养着!我在自食其力!”何玖珊有些不悦。

“得,我错了,还不成吗,一句玩笑而已,我知道你自强不息行了吧!小姑奶奶,您可别生气,万一气的肚子疼了,廖先生一生气,就算是盛世啥事没有,弄不好我也得失业!”

何玖珊噗嗤笑出了声,“二百五!”

“不生气了?”

“懒得理你!”

何玖珊收拾了碗筷,袁燕抢着洗碗。手里忙着却又想起另外一件事,半转过身问道:

“话说回来了,你知不知道健身中心要卖的事?那可是廖先生一直负责的?他心情就没受影响?”

“啊?有这事儿?”何玖珊一脸茫然。

“你可真行,怎么什么都不关心关心呢?就知道养尊处优了!”

何玖珊转悠着一双大眼睛,他好似除了忙点,心情一直都不错,难道他真的不介意吗?还是有更好的办法?

“行了,我不陪着你了,小郑子他妈已经脱离危险期,他今天去上班了,我下午得去医院看看,省得他不放心!”袁燕擦干净手朝外走。

“你也别对什么事儿都一直不闻不问的,再强的男人也需要他身边的人嘘寒问暖,懂不懂?”

“哦!”何玖珊点点头,送袁燕到门厅,脑子琢磨着她的话似乎有点道理。

“下午老实在家呆着别出去,外面可凉了,比年前那几天还冷!”

“我哪也不去,我喜欢在家里窝着!”

“真乖!”袁燕说着在何玖珊脸上打了啵,“这是替你家廖先生亲的,哈哈,算不算超额完成任务啊!”

“二死你了!快滚吧!”何玖珊擦擦脸颊,踢了一脚正出门的袁燕,那厮哈哈笑着把门咚的一声碰上了。

何玖珊耳边依然是袁燕刚刚说过的话。走到阳台上,外面的天气阴沉沉的不像话,狂风乱舞,从二十四楼望下去,行人变的很小,但依然能看清楚各个都缩着脖子行色匆匆。她忽然想起了那条围巾,居然又被自己忘了给他。想到这,她跑去衣帽间想把围巾拿出来放在明面上,省得自己再忘。打开柜门,提袋还在,只是围巾没了,看来某人已经戴走了。

其实袁燕说的对,一直以来都是她在享受着他的爱护,但自己对他的关心真是少的可怜,如果说是工作上的事儿自己不想给他添乱才不闻不问的,那么天气变化添衣减衣这么普通的事儿的都想不起来,连自己给他准备的礼物都一而再,再而三的忘记。自己应该是个不合格的女朋友吧?

重新回到阳台,她准备表现下自己的殷勤,拨通电话,那边一刻都没有耽搁的接起,听筒里传来某人好听的声音,

“吃过饭了?”

“嗯!你呢?”

“也吃过了!是不是太无聊了?不过今天太凉,最好不要出来逛街!”

“还好了,我没想出去!这么冷,你有没有加件衣服出门啊?”

“带着你送我的围巾呢,浑身上下都暖暖的!”

何玖珊的嘴角扬起,弯了眉眼,“有这么夸张吗!”

“必须有,温暖牌的,意义重大!”

“呵呵,对了,听说健身中心要卖掉,你,那个,会不会难过?”

“我自有主张,放心!”

何玖珊明白他在集团可能谈论这些事儿并不方便,但是他说了放心,她便真的放下心来,她相信她的廖先生具备扭转乾坤的能力。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闲话,何玖珊怕影响他正事儿就先挂了线。

其实廖先生这会儿一点都不忙,他在坐等佳音。此刻盛少正在以LEO风投公司亚太地区执行总裁的身份和杨紫衣洽谈有关收购健身中心的事情。

LEO风投这两年在国际市场风声鹤起,去年下半年就吹响了要进军中国市场的号角。当然这是廖瑾瑜的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是如果盛希杰贸然以看到网上的消息为名自己找上门去,难免会让老狐狸杨荣昊疑虑,所以廖瑾瑜棋走险招,干脆自亲自引荐。他介绍说自己跟lLEO风投的盛希杰在德国读书期间有校友之谊,又是哥们,此番推荐也是希望给健身中心找个好的买家,毕竟那里是他的心血,而他又极为看好将来的发展,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想法才跟盛少接洽。

在谈判过程中盛希杰把价格压的恰到好处,并没有一上来就放水,他们深知杨氏父女的疑心很重。结果不出所料,当日并没有一锤定音,杨紫衣说要考虑一下。

只是不管是廖先生还是盛少都知道,她要考虑的并不是价格,而是要留出调查的时间。而这一切,严峰早已做好了相关资料,等着他们掉进陷阱。况且廖瑾瑜和盛希杰确实是校友,只是杨氏父女并不知道这个盛少就是当年盛雪吟弟弟的后人,是廖瑾瑜、杨紫衣的表弟,更不知是盛雪吟找到他以后将他送到廖瑾瑜曾经在德国的大学读书。

晚上廖瑾瑜和盛希杰、严峰一起吃饭,然后还去了酒吧,灯红酒绿了一会儿,这一切也是为了做给暗中调查的杨荣昊看的,打消他的疑虑。当然,乖乖的廖先生提前向何小姐请假报备,简单的说明了情况。

只是廖先生的花心臭名远扬,酒吧的经理自然会按照惯例往包厢里送了几个漂亮的姑娘。

廖瑾瑜见状莫名的紧张起来,戏还没谢幕就得接着倾情出演,可是他真担心弄一身香水味回去,惹得那小丫头哭鼻子抹泪的伤心,再说他现在对别的女人真的是连逢场作戏的心情都没了。

盛希杰当然要兄友弟恭的替他亲亲表哥解围,一脸严肃又极为正色的说,“廖少,让她们出去吧,我对女人没兴趣!”

廖瑾瑜赶紧朝酒吧经理挥挥手,“既然盛少不喜欢,就都下去吧!”

酒吧经理点头哈腰,一脸我懂,我全懂的意思带着女孩们离开。

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三个大老爷们,盛希杰憋着笑,一本正经的跟廖瑾瑜聊着滨城的天气,滨城的风景,滨城的风土人情还有健身中心的经营情况。似乎非常关心,这个项目接手以后他能不能挣到钱!

而严峰倒是本色出演,至始至终没说过什么话,只是品尝着他老板请他的那一瓶价格不菲的“拉菲”。

第二天上午,杨荣昊终于等到了韩云磊的回复,只是韩大少并没有同意注资获利的方案,但他倒是提出以个人名义收购盛世集团的部分股份以解他们对资金的需求。

杨紫衣一听就怒了,“这不是趁人之危吗!”

“商场如战场,这正说明了韩云磊的精明之处,丫头学着吧!”

“可是,爸爸,咱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你能有更好的方法筹措的资金吗?”

“您的意思是同意?那我们今后在盛世还怎么立足?”

“去把廖瑾瑜给我叫来!”

“您是想让他出让股份?怎么可能,爸,您想的太天真了!就算是那个没脑仁的少爷羔子同意,我妈妈和舅舅能答应吗?”

“呵呵,如果我们各出10%,能换回救火的资金呢?我相信廖家的人更不愿意看到盛世倒了吧?”

“各10%?您的意思是.......?”

“对,这样的话我的股份依旧是最高的,盛世还是我们姓杨的说了算,而廖瑾瑜和韩云磊持股相当互相制约,对于我们今后或许更有利!而且,有了韩家人的入股,那些银行、供应商包括技术监督部门、消防都得给些面子不是吗?媒体也会看着华夏的脸色不敢再炒盛世的负面消息,盛世的危机很快就能解除,所以这是最好的办法!”

想法一经确认,杨荣昊就迫不及待召唤来廖瑾瑜并且亲自游说。

坐在他的对面,廖瑾瑜看着他一副笑容可掬,侃侃而谈的样子,眼镜片后面的眼睛里聚积的阴郁也越来越多,他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