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七十章 恢复学籍
章节列表
第七十章 恢复学籍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何玖珊今天是晚班,廖瑾瑜走了以后,打扫了卫生才10点刚过,她无所事事想着继续修改那几页设计稿,却怎么找也没找到,书房、卧室都没有。家里除了她和廖瑾瑜之外没别的人,她猜是不是廖瑾瑜以为那是废纸当成垃圾给丢掉了?想打个电话确认下,又觉得这个时候他一定在忙着,也没问,心里却失落落的,隐隐的有些难受,坐在阳台的羊毛地垫上看着窗外的天空发呆。

“想什么呢?”廖瑾瑜的声音耳边响起,何玖珊才注意到他提着提袋进屋了。

“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回来,怕你饿成小可怜!”廖瑾瑜跟她比划下手里的袋子,“过来,吃饭了!”

“哦!”何玖珊跟着他进了餐厅,开始摆碗筷。

“对了,问你件事呗!”

“说!”

“你有没有看见过几张画的乱七八糟的画啊?”

“你是说你的那些设计稿?我拿走了!”

何玖珊心里咯噔一下子,呵呵,果然是他给丢掉了!那些虽然不是成稿,但也是灵感乍现之后几经修改的,现在要是让她再重新画出来她好像完全回忆起来有点难度。

“我拿去找滨城大学的校长、设计系的主任了,现在稿子在他们那里!”

何玖珊瞪大了一双大眼睛,她记得她重来没给他看过那些稿子,也从来没跟他提过。这真是失望之后的特大惊喜。

“别这么看着我,那天你在沙发上睡着了,稿子散了一地,我给你收拾整理的,那些稿我都看过了,很有天分,不去学习,就糟践了未来的一位好的设计师!”

何玖珊没想到廖瑾瑜中午回家不单单是怕她不吃饭,更重要的是来接她一起去滨城大学见校长和系主任。

可是,何小姐又纠结开了,因为约定见面的时间和上班时间冲突了,廖先生言简意赅的两个字:“请假!”

何小姐觉得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将来能坦然的站在廖瑾瑜身边,不让人说三道四的,这个假请的值。果断的给朱林打了电话,朱林倒是一口答应下来,只是提醒她今晚廖先生安排了酒会,让她不要缺席!

跟滨大的校长交流的很愉快,校长表示了解到何玖珊没有按规定报道是因为之前家里出现重大变故,再加之看到她的设计觉得她确实有这方面的天赋,也不想失去一个有才华的学生,便做特殊处理,同意她复课,只是因为缺席了一年多的课程,对于何玖珊来说直接跟大二的话难度不小,不过校长说可以安排专业老师来负责补习,但文化课和公共课需要她自己努力才行,而且到学期末她必须保证全部课业合格才行。

何玖珊非常认真的点头,能有这样的机会让她重拾已经不敢想的梦想,就是不吃不睡,她也不会让自己落下!

系主任领她见专业课老师和班导的时候,廖瑾瑜没有跟着而是留在办公室里跟校长聊天。拿到课表,确认了上课时间,何玖珊心里别提多兴奋了,她没想到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重返校园,这件事她回来以后不是没想过,但那也只是想想而已,没敢奢望什么。

只是她并不知道她能这么顺利的进入滨大,跟盛世一直都是滨大的赞助商有关,而且为了让她能够直接跟大二的课程,廖瑾瑜以他个人的名义,答应给滨大建了两个实验室,这可耗费了不少财力。

坐在车上,她开心的哼着一首不在调上的歌,廖瑾瑜用余光瞄着她,嘴角也勾起个大大的弧度。

不过高兴归高兴,看着那排的满满的课表还得挤出时间补课,何玖珊的眉头又拧到了一起,这样她好像跟上班时间有冲突。

她讨好的问廖瑾瑜,“廖先生,我可以保留编制暂时按小时工那样做临促吗?”

“这要问你们盛总!”廖先生似乎一本正经的想了想才回答。

何玖珊心想:盛总还不是会听你的。但是想归想,她还是拿起手机拨通盛希杰的电话,把情况说了一下,盛希杰居然很痛快的答应了。

为了感激廖先生,她主动提出请他喝咖啡,他轻笑着却把她拉到一间私人形象设计会所,

“到这里来干什么?”

“这里的咖啡味道很好,而且免费!省得花了你的银子让你心痛。”

何玖珊眨眨大眼睛,还没缓过神儿来,就被廖瑾瑜拖下车,“晚上的酒会,你是主角!所以形象很重要!”

如果他不说,她开心的都把晚上的事情给忘了,看看时间才不到六点,离晚上十点还早着呢,就算要打扮也用不着这么久吧?

但事实是,时间一点也不富裕,光化妆就用了两个多小时,坐的何小姐都直打瞌睡,可是等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也惊呆了,脸上看不到任何化妆的痕迹,却出奇的漂亮,尤其是光洁细腻的皮肤嫩滑的都要滴出水来, 剪水的双眸比以往更加黑沉通彻,像两颗黑水晶一样烁烁发光,唇瓣如新采摘的蜜桃般没有一丝褶皱,甚至是流光溢彩,纵使是每天接触彩妆品的何玖珊也看不出一点点唇彩的痕迹。一头长发全部梳到头顶,很随意的挽成个丸子,额前的刘海修剪的整齐划一,耳边却留下不经意的几缕,唯美娇柔却不造作。

廖瑾瑜看到这样的何玖珊也不禁一愣,他被她惊艳到了。他知道她经过雕琢以后会比平时还要漂亮,却没有想到会美得如此不可方物。

会所的服务做的很好,不仅仅提供咖啡,饮料和备有煲粥,他们很清楚来这里的客人都是要出席重要的宴会或酒会,尤其是女生一般都不会吃什么东西,但是在这咋暖还寒的料峭初春,一杯温热的粥刚刚好。

廖瑾瑜给自己要了皮蛋瘦肉粥,给何玖珊要了红豆粥。就是这短短的十几分钟喝粥的时间里,他的眼神就没有一刻从何玖珊的脸上移开,弄的她很不好意思,她挑着自己碗里的红豆,撅着小嘴,“我的碗里怎么捡到某人的两个眼球呢?”

廖先生却受不了她那嘟起的唇瓣,不要脸的亲了过来,还信誓旦旦的说了句:“是吗?现在还有吗?”

何玖珊的脸一下子就红了,整个人也显得更加娇艳无比,像一朵盛开的百合花。

一旁的服务人员低头浅笑。

相比较化妆,选衣服简单了很多,廖瑾瑜给她挑的并没有像一般酒会的晚礼服一样,既不是可爱的蕾丝公主装,也不是性感的鱼尾落背,而是一款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暗红色藏着黑丝线的过膝长裙,而领口是裹紧脖颈的高领,且长袖。何玖珊觉得这个挺好,她怕冷,刚刚还在想如果是露胳膊露腿的那种,她穿上会不会冷得一直抖到没有任何形象而言。

换上衣服,服务生递上一双黑色齐腕的裸靴,天使之爱那条脚链自然的挂在脚踝处,随着走动,亮着一闪一闪的光。

何玖珊个子不算太高,人又瘦,但是这件衣服穿在她身上时很好的修饰她的腰线,将她美好的身材淋漓尽致的体现出来却又不暴露。

造型师在一边,“啧啧”两声,“简直是女神啊!”

何玖珊被夸的有些不自在,巧声说句谢谢,朝外面走去,步履摇曳生姿,体态婀娜轻盈。

廖瑾瑜此时已经换好一套跟她同色系的西装,黑色的衬衫,并没有系领带。臂弯里搭着黑色的羊绒大衣,手里拎着一件黑色短款皮草。看见那个袅袅婷婷的身影朝自己走来不禁直了眼,但依旧不忘把皮草给何玖珊披在上身,“外面凉,穿上!”

“哦!”何玖珊很听话,也很配合。

出了门,司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过来了,恭敬的叫了声,“廖先生、何小姐”,随即打开车门,车内的暖气铺面而来,就是一向畏寒的何玖珊还没感觉到夜晚的飕飕冷风就已经钻进车里,腰间也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

距离酒会的地点并不远,只十分钟的功夫就已经到了。临下车时,何玖珊退缩了。

“我忽然有点紧张!”苦着一张小脸,她求助般的望向廖瑾瑜。

廖瑾瑜的温热的唇在她的唇瓣上啄了啄,“一切有我!放松!”

简单的几个字让何玖珊莫名的安心,手臂放到他的臂弯里,跟着他的脚步不疾不徐的走进大厅。

不知是谁喊了句廖先生的来了,顿时大厅所有的视线都齐刷刷的投在俊男靓女的身上,静止了几秒后,便是一片哗然,然后是窃窃私语,只是她们的议论淹没在动听的背景音乐中,何玖珊听不清她们说的是什么,但是那些毫不掩饰的目光,已经让她不敢抬头。

感觉到她身体的僵硬,手臂收紧,他知道她的紧张和不适,轻轻的拍拍她附在他小臂上的手背,然后温热的掌心就没有再离开。

袁燕穿了件黑色露肩小晚礼,却将胳膊肘搭在黑色西装的郑鹏程身上,摆着与身上的衣服及不搭调的POS,一脸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神情,环视了一圈场内的人,目光定格在一袭红裙,嘴巴张的可以放进鸡蛋的秦雅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