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十章 原来是他出手相帮
章节列表
第八十章 原来是他出手相帮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何玖珊红着两只小兔子般的眼睛,茫然的摇摇头,她那时才上初一,每天放学回家都是在自己的房间读书学习,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

“是因为我喜欢上了林湘。高一的时候,林湘到我们学校做实习老师,教我们班英语,当时她梳着高高的马尾辫,每天都是笑眯眯的,文文静静的,青春阳光,充满了正能量,对我们的态度也跟其他的老师不一样。我被她深深吸引,总是围着她转,上她的课的时候故意捣乱,恶作剧,下课了耗在她的办公室里不走。起初,她并不理睬我,但是经不住我的软硬兼施的磨,终于在那一年的期末前,她答应了和我交往。但是好景不长,这件事儿,不知道怎么被爸爸知道了,他找了学校,利用手里的权利给学校施压,让学校终止了林湘的实习。同时,我也被他强迫送到了加拿大。”

“但是我并没有终止和林湘的联系,而是不遗余力的说服她也出国和我一起生活。最终,林湘卖了父母留下的房产,义无反顾的去找我。”

“我们在多伦多租了房子,但是没有生活经验的我并不知道材米油盐的难处。为了让我安心读书,林湘开始四处打工,每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还要照顾我,让我顺利的考入了多伦多大学。因为过度劳累,本来就体弱的她患上了肾病,国外的医疗费用很高,而林湘的身体又不能再去打工,爸妈每月给我的生活费就是杯水车薪,很快林湘卖房子的钱也花的所剩无几。

“无奈之下,我在那一年的春节回了家,想说服爸爸,让家里给我一些经济援助,但是没想到还没提林湘的病,就和爸爸话不投机,又吵了起来,我愤然离开!”

“回去以后,我骗林湘说,家里答应了我们的事儿并且会按时汇款,让她安心养病。而我退了学,开始到处打工挣钱。只是,她的病越来越严重,医生说必须换肾,我不得已联系了妈妈,就是前年的七、八月份,妈妈当时没有一口答应,只是叹了口气,说她会想办法,让我等等。”

“不久,医生说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我又一天连续几次的给妈妈打电话求她,甚至是逼她。几天后,妈妈汇了一笔款到我的卡里,之后过了几天,又打过一笔,然后妈说,就这些了,她再也没有办法搞到钱了!”

“我当时一心都在林湘的病上,从没有多想过妈妈说话的语气,也没想过那么多的钱是哪来的!现在想想,爸爸那时候出了事,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弄到这么一大笔钱的?你知道吗,玖儿?”

何震轩愧疚的抬起眼望向自己的妹妹,何玖珊摇摇头,但是心里却和自己被送走的事儿联系到一起,因为时间上完全是吻合的,难道,妈妈是为了帮哥哥把自己给卖了吗?她不愿意接受这样的事实,她觉得妈妈一定不会这样做,“或许,是妈卖房子的钱吧!”她想到已经易主的房子,这好像是给何震轩、给自己都是最好的解释。

“房子卖了?那你现在住哪?”

何震轩脸上的愧疚更加明显,父母双亡,妹妹一个人这么小却独自承受了这么大的变故,到最后还让她无家可归,孤苦伶仃,他却一无所知。

“别担心,她现在跟我住在一起。”廖瑾瑜悠悠的开口,他明白何玖珊此刻的心情,知道她并不想说,自己被囚禁起来代孕的事情。

何震轩点头,出了一口大气,还好有他照顾妹妹。

“那你们是嫂子换肾之后就回国了吗?怎么回临市而不是滨城呢?哦,你那时候一定还不知道爸爸已经不在了,怕他还是不能接受嫂子吧!”何玖珊自问自答。

“并不是,本来以为换过肾一切都能好起来,没想到后续的治疗和保养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妈给的那两笔钱撑了没多久就花光了,而且还欠了不少外账。我只能再次给妈妈打电话求助,可妈说,她真的是无能为力了,她已经对不起爸爸,也对不起玖儿了,让我以后别再打电话了,她就当没我这个儿子。对爸爸出事死在狱中的事儿只字未提,我当时还以为妈妈说的对不起是因为背着爸爸给我汇钱的事儿,并没想到其他。”

“其实那时候林湘劝我回来跟父母负荆请罪,并且执意要跟我分开,说她是我的累赘。但是我那么喜欢她,况且她这一身病也是因我而起,我怎么能放开她的手呢!无奈之下,我去了地下的赌场打黑拳。那个收入不低,能够维持林湘的看病和生活的费用,只是经常会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没法见她。所以我她找了一个看护照顾她,并骗她,说是获得了父母的原谅,且在到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只是要国内国外的来回跑,不能经常陪在她身边,让她好好调养身体。只有身上的伤不是那么明显的时候才敢出现在她面前。那时,我心里非常怨恨爸妈,觉得如果不是他们要拆散我和林湘,逼迫我出国,状况也不至于这么糟糕,所以也没再联系过妈妈。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我真是个混球!”

“黑拳?”何玖珊听到这个词浑身上下的不舒服,虽说哥哥一直以来都是学校篮球队的前锋,身体健壮,但拳击可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了的。尤其是,经常被袁燕拉着在网上看一些拳击赛的视频,那些还是正规比赛有队医有教练的,还都弄的一身伤痕累累的,何况是黑拳,一定什么保证也没有。

“哥........”她心疼的叫了一声,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眼泪又流了出来,原本心里那点小疙瘩也消失不见了。

“别哭,现在没事儿了,一切都好起来了,幸亏有廖先生给我提供的帮助!”

“他?”何玖珊睁着一双迷茫的大眼睛看看廖瑾瑜,等着何震轩的下文。

“嗯,今年一月初,有位盛先生在黑市找到我,问了我一些家人的情况,因为都是中国人,盛先生也没架子,我就如实说了。没过两天,他又来了并且告诉我,说我遇到了贵人,有人愿意无偿给我提供一切帮助,问我有什么要求和打算。我当时很诧异哪里会有免费的午餐呢,难道真的是老天可怜我的处境?不过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虽然有疑惑,还是接受了他们的援助,现在才知道原来廖先生和你认识!”

何震轩苦笑一下,他怎么也没想到最后自己脱离苦海,还是沾了他这个不经世事的小妹妹的光。想起曾经妈妈说对不起你妹妹的时候,他还一度说过她又不是你亲生的混话.......此刻,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玖儿第一次见到我时就把我当成了你,她当时喝醉了,抱着我喊哥哥,后来熟悉了以后,知道她一直联系不上你,所以就调查了相关资料,当时我有事走不开,就让我盛希杰替我我出面,帮你解决掉所有的问题。”

“那你怎么没告诉我?”何玖珊有些不高兴,都这么久了他怎么才让自己见哥哥呢,而且在此之前只字未提。

“那时候,大哥的状况很不好,我怕你伤心,所以就没说。他当时跟希杰表露有回国的想法,我也有同样的想法,就安排他们去按他的要求去办,但是大哥当时提出的是回临市,我也不清楚为什么,不过还是满足了他的要求!我想或许这样对你对他都好!”

“那时候湘儿刚查出来怀孕,这对我们来说是意外的惊喜也是负担,我没打算要这个孩子,但是林湘却舍不得打掉,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廖先生的出现让我们有了新的希望,林湘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盛先生帮我们找了最好的医生,而且担负了所有的医疗费用。”

“我知道林湘一直想回国,她的家在临市,虽然她父母都不在了,但是思乡情重我明白,所以我就提出了回国的想法,想到爸妈尚且不接受她,暂时先回到临市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真的不知怎么感谢廖先生,我们一回到临市,林湘家的房子被他买了回来,让我们有了安身之所,并且给林湘联系医院,而且他还帮我开了一家广告公司,我接过来的时候一切都运转正常了。也是这个时候,我才和传说中廖先生第一次见面了,可是,他竟然没跟我提过你一句。”

“谢谢你!”何玖珊歪过头看着廖瑾瑜,两眼里含着泪光,黑眸子湿漉漉的很是迷人。

廖瑾瑜不自控的吻了她一下,“说什么呢!我帮我未来的大舅哥,义不容辞,对吧,大哥?”

何震轩楞了一下,他虽然看出来妹妹和他的关系,但没想到,只是说了一会儿话,他还没来得及问妹妹,廖先生就急着认亲了。

何玖珊的脸被他这么一说弄得红红的,也不知该怎么回答。

正在这时,廖瑾瑜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笑呵呵的说,“说曹操曹操到,希杰的电话!”

“喂,希杰!”

“.........”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廖瑾瑜的眉头拧了一下,随即松开何玖珊的手,站了起来走向门口,

“我现在在临市!”

“.........”

“好,我知道了,我安排一下就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