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五章 徐烟雨再次挑拨
章节列表
第九十五章 徐烟雨再次挑拨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何玖珊倚在沙发里,抱着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那串天使之爱在橙黄的灯光下泛着七彩的光,那日他回来时的情景就在眼前,似乎是昨天,他说,他要用天使之爱拴住她,无论她走到哪里,他都能找到。

袁燕见她不说话,伸出脚踢了踢她的腿,她依旧看着那串脚链,下巴贴着膝盖,很轻的声音说:

“是徐烟雨这么说的,但是我没问过他!”

“你为什么不问?要不是这么回事呢?我听你说的这个过程,总觉得是那个青梅竹马在搞鬼,当着廖先生一面背着他一面。呵呵,你这一跑出来,不是明白着把机会让给青梅竹马了吗?你懂不懂竞争啊!”

“她没在,去疗养院看杨总监了!”

“这不是在不在的事儿,从你说的整个过程中,我觉得廖先生一直在迁就你,在照顾你的感受。你却在不停的找麻烦,可是人家青梅竹马,这个时候在他面前表现的比你懂事多了,你惨了!妞,你这叫不战自败,跳进人家的圈套了,还连带着廖先生一起跳了!”

“还有,你能不能用你那不太聪明的脑袋瓜子想想,他以前可是个风流的公子哥,一直都是绯闻缠身,青梅竹马却一直都存在,如果他喜欢她,能这么肆无忌惮?一点不介意她的感受?”

“徐烟雨说她不在乎那些女人,况且,她还有他姑姑做后盾,那个徐秘书就是她姑姑派来负责善后的,专职负责打发那些女人,我也一样被她用支票打发过!”

“有这事儿?廖先生知道吗?”

“嗯!”

“那他对这件事是什么态度?”

“当时,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就赶了过来了,把徐秘书骂跑了,然后带着我去温泉度假村放松心情去了!”

袁燕扶着脑袋听到这,似乎想起了什么,“你被他秘书叫走的那天?那是我给他打的电话,我当时就觉得没好事儿,你说我怎么那么聪明呢!”

何玖珊被袁燕的二货相逗得,难得的笑了一下。

“呵,终于有笑模样了!不过笑也是傻笑!我说你是不是二师兄的脑子?这么鲜明的对比,你都看不出来?”

“什么?”

“是真傻!诊断无误!我刚说了青梅竹马一直都在,他却毫无顾忌的花天酒地,可是跟你在一起以后呢,那些花边新闻都没了。而且小郑子也说过,廖先生现在不管多漂亮的美女,他连看的兴趣都没有,这是就是区别。你却捕风捉影,有事没事儿的闹,还跑出来自己住!我看我要是不来,想个昏天黑地的你也想不明白,将自己的幸福拱手相让!你管什么青梅竹马,有没有婚约,只要他心里有你不就行了,你乖乖的待在他身边,不闻不问,让廖先生自己去解决多好!那样,他会觉得更加亏欠你,对你会更好!”

袁燕似乎说的有些道理,何玖珊陷入了沉思。这些天太混乱了,自从那天从临市回来,看到徐烟雨,她就不淡定了。加上徐烟雨的挑衅,她把所有的委屈和不满,还有妒忌的醋意,全都发泄在廖瑾瑜身上了,难怪他会说,很累!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袁燕变得不再义愤填膺而是放缓了声调,语重心长的对着何玖珊:“玖儿,我从旁观者的角度看,廖先生对你其实很用心!那次去我家,连我爸妈都说,你找到了一个好归宿,以后一定会很幸福。所以,你要珍惜!”

玖珊抱着膝,听着袁燕继续说:“我妈说,人要懂得知足!所以,有的时候,你要克制自己的小性子,我们在一起时间不长,但我多少也了解你些。别看你平时跟大家挺随和的,也不爱计较什么。但是,骨子里却很犟,你们这种人最容易跟自己亲近的人任性耍脾气!谁对自己越好,你就跟谁本事越大。我觉得你是持宠而娇!”

何玖珊抬眼看看袁燕,“你的意思是我错了?”

“嗯,这个时候你应该表现的更懂事更贴心才对!而不是跟他闹。你不也说了,他们家欠了青梅竹马一家,他不爱她但不也能不善待她。如果他真的为了你,一脚把人家踹走,或许你又该觉得他没人性了!”

“那如果他们之间真的有婚约这件事呢!”

“真服你了!他不是没跟你亲口说吗?要不,你就去问他,问明白也就死心了!再说,这都什么时代了,还什么婚约!你不也说了,廖先生他姑姑有意凑合他们两个,没准是青梅竹马一厢情愿呢!你偏偏要钻牛角尖!”

“我就问你一句,你爱他吗?”

何玖珊没有任何迟疑的点了点头,“可是,我却总觉得我和他之间的距离那么遥远!”

“所以,你才会患得患失,没事儿闹幺蛾子!”袁燕白了她一眼,何玖珊不说话了。

“我要是廖瑾瑜早把你踢出局了,这么宠着你还不满意,简直是要大木盆的金鱼老婆!”

“什么?”何玖珊没明白袁燕后面话的意思,满脸茫然。

“自己看小金鱼和老渔翁的童话去!”何玖珊一下子明白里 ,袁燕是在骂自己贪得无厌,仔细想想,好像是有点。

“我大晚上冒着雨请假专程跑来是想安慰你的,不过现在明白了你是自作孽不可活,该骂的也骂完了,你也清醒了,姐走了!”

“燕子,等等!”何玖珊拉着要往门口走的袁燕,“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回去?”

“得,都这么晚了, 又下着雨呢!你就在这老实住一宿,反正都是他的地盘。顺便也给他敲敲警钟,怎么说那青梅足马什么性子他不知道吗?他不能洞察也有错!明天要是身体没事儿了你就乖乖上课去,放学的时候找个理由,嗯...........就说要跟他好好谈谈,然后撒个娇卖个萌,让他把你接回去,好好跟他过日子吧!”



何玖珊被袁燕数落了一顿,心里反而舒畅了许多,也豁然了许多。看看时钟已经十点多了,这会儿他在做什么呢?今晚的睡前电话还会有么?

他离开的时候,她的话说的那么决然,应该不会了吧!可是,她有些想他了,哪怕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自己主动一次又如何呢,或许他也在等她的电话吧?何玖珊在心里对自己说着,同时握着手机的手也按在了那个名字上,响了很久,却没有人接听。

何玖珊猜他一定还在处理工作,今天一个上午都没去公司,肯定积压了不少事情,而他一般在书房处理文件的时候,习惯了手机静音。

过了一会儿,何玖珊又打过去,这一次很快接听了,没想到却是徐烟雨的声音,“瑾瑜在洗澡,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打电话来勾引?”

怎么会是徐烟雨?不是说她去疗养院陪杨紫衣住几天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而且廖瑾瑜洗澡应该是在卧室的洗漱间,她又怎么会知道,居然还替他接了电话?何玖珊满心的疑惑,刚刚收拾好的心情又跌入了谷底,什么也没说直接挂断了手机。

躺在床上,她用袁燕的逻辑帮自己分析,“玖儿,别慌,一定是他把手机落在客厅了,徐烟雨趁机挑拨!正琢磨着,电话响了,看到廖先生三个字在跳舞,心想,一定是他出来找到手机看到通话记录给自己回过来了。玖儿,不许再无理取闹,徐烟雨没有留宿疗养院是徐烟雨的事儿,跟他没有关系。

按了接听键,还没说话,那边就传来徐烟雨得意的声音,“怎么挂了!你就不问问我怎么知道瑾瑜在洗澡呢?还有刚刚你打那个电话,没人接知道是为什么吗?”

“我没兴趣!”何玖珊说着就要挂断。

可是那边的徐烟雨却轻飘飘的说:“我猜你又要挂断吧?是没兴趣还是害怕?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我都无妨告诉你,因为那个时候我和瑾瑜在做着亲密无间的事情,而且正是最嗨的时候,没空接你的电话。瑾瑜卧室里的Nathaile大床很舒服,各种姿势都不会累。还有啊,他这方面的技术一直很棒,你体验过吧?对了,忘了告诉你,我刚回来的那两天你没在,他可是不分白天黑夜缠着我没完没了呢,哈哈!怎么样,我们来切磋切磋怎么取悦他,让他浑然忘我如何?”

何玖珊握着电话的手开始抖,“无耻!”她低骂一声,想挂断,却没有力气去按键。

徐烟雨挑衅的声音继续在她耳边叫嚣着,“怎么,听不下去了。还有更劲爆的呢!你和瑾瑜每次在一起的时候他都在用杜蕾斯对吧,知道他怎么说吗?”

何玖珊再也听不下去了,手机滑落到床上,泪水已经洗了脸。而此刻电话并没有断, 徐烟雨的声音像幽灵一样传入她的耳膜,“瑾瑜说,他不想等他玩腻了的时候,想甩甩不掉,给自己找麻烦!哈哈哈哈”

徐烟雨那一串笑声让何玖珊毛骨悚然, 心被凌迟成碎片,原来都是他的谎言,他对她的好,都是欺骗,徐烟雨说的那么真切,连着做那件事时用的牌子都说的准确无误,要她还能怎么不相信她说的。泪水顺着脸流下来,比窗外春夜的雨还要滂沱。大脑此刻是一片空白,她已经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只有无助的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