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章 她不是
章节列表
第一百章 她不是
发布时间:2019-08-13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当然,这个时候袁燕的到来,徐秘书已经据实汇报给了徐烟雨,她之前调查何玖珊的时候就知道这两个女孩是私下关系非常要好的姐妹,她料定从没来过集团的袁燕堂而皇之的直接被郑鹏程带进总裁办公室一定跟何玖珊有关。

徐烟雨却不以为然,她觉得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正朝着她期待的方向进行,尾声已近,何玖珊逆转的可能几乎是零。

时间在有事情的时候好像总是不够用,送走了袁燕,离拍卖会开始也只有不到半个小时了,廖瑾瑜握着手机如有所思。虽然,了解到的这些讯息还不能解释何玖珊为什么忽然间决定要和他分开,但是很明显这一切与徐烟雨有关,或许就在他美滋滋等待何玖珊联系自己的那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想起看到那些照片的时候他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一气之下给何玖珊发那条“居然跟那个警察去那么差的酒店求欢,你的品位就那么差?”质问加嘲讽的信息,他想她看到之后一定哭的伤心欲绝吧?

微信记录已经翻了好几遍了,没有何玖珊的任何回应。廖瑾瑜苦笑下,无奈的扯了扯唇,心想:这下好了,更加坚定了她要与自己成为陌生人的决心吧?

只是,他根本不知道何小姐已经把他的号码拉进了黑名单,到现在根本没看见。

他后悔当时的冲动,懊恼着,正想给她发个道歉的话,只是还没想好怎么说的时候,徐烟雨就来了。她穿了件宝蓝色的前后深v的礼服,围着白色的丝绒披肩。廖瑾瑜确实一直喜欢宝蓝色,只是此时看到这个颜色时,却忽然厌恶至极,徐烟雨这次来了以后,衣服和配饰好像大部分都用这个颜色的,讨好的意思那么明显,他却一直没有当回事儿。

“瑾瑜哥哥,看我这样的装扮,还符合今天这种场合的标准吗?”

她的妆容一看就是费心打理过的,看着她晶明的眼睛,漂亮的脸蛋,火爆的身材,廖瑾瑜扬扬眉毛,“看来你很期待,也很重视!”

徐烟雨没太明白他话中的意思,“当然啊!这么重要的场合,哪能马虎!”

廖瑾瑜是懒散说了句,“走吧!”

徐烟雨挽起他的臂弯,廖瑾瑜并没有拒绝,两个人一起出了门。徐莲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两个人的身影,电梯门关上的一瞬间她看到徐烟雨脸上荡漾着如沐春风般的笑意,可是徐莲却有些忐忑不安,总觉得小姐这次在玩火,她想提醒她,却不知该怎么说。

何玖珊放了学,依旧没有联系学车的私家教练。她没有心情,再说她觉得也没有必要继续什么驾驶了,以后自己的生活都很艰难,那还有买车、开车的机会。

陈泽的丰田准时停在学校门口,何玖珊有些不好意思,坐进车里,她犹豫了下,还是什么也没说,她想,等下周自己搬进学校宿舍,就没有必要麻烦陈泽了。今天已经是周五了,所以也没有必要再说什么了,说了反而显得虚假。

路上陈泽跟告诉她已经联系了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工作的事儿下周就能有消息。何玖珊点点头,她觉得下周开始,生活的意义完全不一样了,或许那样她就能很快调整好状态,忘了廖瑾瑜,忘了那些虚幻的美好,忘了那些不属于她的却又真实发生过的日子。

婉言拒绝了陈泽要带她吃晚饭的邀请,让他直接开回了公寓。她不愿在人多的地方呆着,但是真的只剩下一个人的时候,她又开始害怕,怕自己胡思乱想,怕随意的一个动作,一个习惯,一个不经意都会想起与廖瑾瑜相关的一切。这种日子很煎熬,她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电视,不是想看什么节目,只是想房间里有些声音。

抱着腿蜷缩在沙发的一角,下巴贴着膝盖,她又看到了那条天使之恋,从他给她戴上的那天起,就没有摘下来过,甚至很多时候因为藏在裤管里,她都已经忘了它的存在。葱管般的手指抚上那条脚链,它还是那么漂亮,彩钻依然散着璀璨的光芒,只是每一束光都如芒刺一样扎进了她的黑眸,也扎进了她的心脏,疼或不疼,它不知道,但是它的主人却知道。

何玖珊想,这条全球唯一的珍藏品,现在应该不再属于她了,伸手去解那个搭扣,触碰到的时候,她犹豫了,她依然不舍,不舍的不是它的价值连城,而是曾经的那份牵绊。

电视正在播放慈善拍卖会的花絮,主持人提及华夏总裁韩云磊的名字吸引了何玖珊的注意力,她停下手里的动作,自嘲的笑了,原来自己也会给自己找理由,先让这条象征着至死不渝的爱恋的脚链在自己的脚踝上多呆会吧,真的摘下去了那么可能连回忆都不复存在了。

她盯着电视,听着主持人絮絮叨叨的介绍,“韩总裁高价拍得一款价值千万的祖母绿裴翠吊坠,只是因为那图案是一条栩栩如生的小鱼图案。”镜头给了一个特写,韩云磊和妻子小鱼儿十指相扣,爱意明显。主播的声音在此刻又传入她的耳膜,“韩总裁拍下此藏品只为博青梅竹马的小妻子一笑,因为韩夫人对有鱼儿图案的一切东西情有独钟。尤此可见韩总裁和夫人伉俪情深........”

主播还在说着什么,何玖珊已经听不见了,青梅竹马这个词再次刺激了很玖珊的心,韩云磊和小鱼儿的故事,她听廖瑾瑜说过一些,知道小鱼儿是韩家的养女,因为误会,他们之间曾经错过了六年,差一点此生无缘。那么,廖瑾瑜和徐烟雨呢?他们不也是青梅竹马吗?

何玖珊烦了,她心里不由自主的骂了自己一句“贱”,都已经决定离开他了,还劳什子的想这些做什么,他们如何跟她又有何干系。懊恼的拿着遥控对着电视准备换台,却看到了屏幕上廖瑾瑜和徐烟雨双双出现在镜头里,她的手臂挽着他的胳膊,脸上笑容优雅,还有那宝蓝色的裙子,廖瑾瑜最爱的颜色。

主播说的什么她一句也没听清楚,愣愣的看着屏幕定格了几秒钟,“噌”的蹿到电视前按了关机,顺带着拔掉电源。眼泪又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十天前,他还要她以女友甚至是未婚妻的身份一起出席这个慈善拍卖会,而今天,她和他却已经成了陌路,陪在他身边的终究还是他的青梅竹马,或许徐烟雨说的没错,廖瑾瑜最终是她的,也只有徐烟雨是最适合他。

拍卖会结束后,还有一个酒会,廖瑾瑜也仅仅应酬了一下就要离开。对此,徐烟雨非常不满,今天来的可都是滨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当然,她并不是为了和他们结识,最主要的是滨城的各大媒体都在,她想增加和廖瑾瑜在一起的曝光率。

廖瑾瑜虽然是滨城媒体关注的老熟人,但是做为作为商界的新贵,颠覆盛世集团的新主人,那么,第一次陪他出席这么正式又重要场合的女人的身份一定是人们关注并引来遐想的重要话题。这是一个不需要她刻意营造,就能制造出良好效果的机会她怎么能这么轻易就放弃呢!

她心中不满归不满,表面却不敢违背廖瑾瑜的意思,他要走她也只能跟着。但是,脑子里却琢磨着对策,眼神扫向四周,视线落在不远处一个记者身上,她微微抬眸,似乎不经意间恰好与那个记者四目相对,温婉的一笑,举止得体,落落大方,挽着廖瑾瑜的手臂却紧了紧,身体与他贴的更近了些。

小记者似乎得到某种启示,这么好的机会,作为职业记者又怎能轻易放过,于是举着相机拍拍的几联拍,然后含笑的挡住了一行人的去路。

“廖总裁,这就要离开吗?我是某某网的记者,请您谈谈对此次拍卖会的想法!”

廖瑾瑜神色平静,“慈善公益,人人有责!”很官方的回答。

“那么请问,您今天拍到的那条黑钻项链,是准备用于收藏还是要送给最亲近的人?

廖瑾瑜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一边的郑鹏程很清楚,他挥了挥手,“这是廖先生的私事,无可奉告,无可奉告!”

更多的记者注意到这边,纷纷聚拢过来。

身侧的保镖开始忙着阻拦,簇拥着廖瑾瑜和徐烟雨朝大门外走。

“廖先生,记得您在盛世重新纳客的那天说过,不久的将来,将和您的妻子一起,荣辱与共,风雨同舟。会爱她到至死不渝,一生不离不弃。请问,今天陪您一起出席的这位女士是您的未婚妻吗?”小记者觉得从徐烟雨得体的举止以及和廖瑾瑜亲密互动上看,他预测的应该没错!

廖瑾瑜皱了皱眉头,没做任何回答,脚步却加快了几分。徐烟雨对他这种反应很不满意,扯了一下裙摆,佯装绊了一下,故意放慢的节奏,抬头朝小记者会心的一笑。

廖瑾瑜停了下来,看了一眼忸怩作态的徐烟雨,“没事吧!”

“嗯,还好!”

徐烟雨的一句还好,让廖瑾瑜的心突突的跳了起来,他想到他的小玖儿,“还好”是她最爱的回答,他曾说过她,“什么都是还好还好,我发现你是天下最能凑合的人。”

徐烟雨心里却偷着乐,明天的头条一定是,“滨城新贵怜惜身边俏佳人,徐美女或许便是不久后的廖太太!”

可是,廖瑾瑜声音粉碎了她的美丽臆测。

“她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