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徐烟雨手里有牌
章节列表
第一百四十八章 徐烟雨手里有牌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一间装潢考究的女士沙龙,徐烟雨坐在靠窗的卡座里,喝着洛神花茶,心里烦躁异常。自从廖大小姐到了,就没玩没了的唠叨家人一直瞒着盛希杰身份这件事,通电话的时候已经说了无数次了,听的她耳道都起老茧了。可是面目表情上却是一副善解人意仔细聆听的样子,甚至,拿着纸巾轻轻的给廖美莎抹眼泪,还信誓旦旦的表示,自己永远是干妈的垃圾桶,愿意听她倾诉,这些是已经没办法改变的事实,干妈说出来,倒倒苦水心里也会轻松些。

廖美莎听了很是动容,立即表示,“还是我们烟雨乖,说什么干妈也得让瑾瑜娶你为妻!”

徐烟雨却一脸怅然,“强扭的瓜不甜,干妈别费心了!”

廖美莎此刻母爱泛滥起来,拉着徐烟雨的手,“孩子,知道你委屈,一切都由干妈做主,我就不信那小子敢跟我硬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干妈有办法。”

徐烟雨是个聪明人,她当时并没有问是什么办法,廖美莎肚子那点花花肠子她清楚,无非到最后跟廖瑾瑜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震慑住他、强逼他罢了。她并不信,廖瑾瑜会屈服。但是她不怕,她手里有牌。让廖美莎折腾吧,只要自己装出一副委屈求全的样子,博得大家的同情就好了,她要的无非是廖美莎死心塌地的代言!

可是徐烟雨这会睡不着,是因为听廖美莎说廖凯要回国定居,那样廖瑾瑜岂不是不用经常待在c市?

她对这点很恼,本来她给廖美莎出主意让她出去旅游散心,就是想让廖瑾瑜不得不经常待在c市,照看爷爷,而何玖珊因为上学的关系只能留在滨城,就此拆开这个两个人,她才有机可乘!

没想到廖美莎却用她出的这个主意去跟廖凯谈判,草包永远是草包,难怪廖老爷子和夫人不能对她委与重任,还说什么是重男轻女!

徐烟雨斜靠在床头,微眯着眼睛,心里鄙夷着廖美莎的做法,却也无能为力,前功尽弃,她只能重新谋划。

就在刚刚她一时冲动拨了何玖珊的电话,想故技重施,告诉她,这会自己正和廖瑾瑜在一起,继续挑拨离间。但是接通的那一刻她忽然觉得不妥,赶紧挂断。

在她心里,何玖珊就是一笨蛋,但是她也明白再笨也不会傻到一点智商没有,万一那傻子偶尔灵光一次,不相信并且在廖瑾瑜耳边吹风,那就糟了,她可不能再次激怒了廖瑾瑜。

目前看,最妥当的办法还是按兵不动,指挥着廖美莎去做那个炮灰比较好。

当然,廖凯的态度是她比较担忧的,廖美莎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说过,廖凯因为觉得亏欠儿子太多的父爱,所以在廖瑾瑜婚姻这件事上比较纵容,但是徐烟雨依然不怕,她就不相信,她手里的那个秘密,还有那王牌不会让廖凯改变主意。还有一个人也可以让她好好利用一下,子女亲情,她不信没有人不会为此动容。

好戏即将开场,徐烟雨扯起红唇落出一抹诡秘的笑容。

第二天一早,天气有点闷,廖瑾瑜和盛希杰吃过早饭,一起出了门,司机早已等在大门口。没想到,盛少嬉皮笑脸的跟他亲亲表哥要请假,说是出去处理一点私事再去盛世百货。

廖瑾瑜不可能不准假,好歹人家现在是盛世百货的总裁,跟他请假那是调侃,谁听说过哪个公司的总裁还要考核考勤这一项,不过他却莫名的有些担忧。

看着盛少上了另一车子,自己驾驶着扬长而去,他的眉头动了动,在院门前若有所思的站了一会儿,才钻进车里。

其实,c市百货要处理的工作廖瑾瑜并没有多少,他也不必每天都来这里报道,但是习惯了忙碌的他,却没有偷闲的概念。况且,集团那边还有风投的事务需要他处理,纵然说在家里的书房办公也一样,但他还是选择在办公室里处理那些往来邮件。

纵使这样,一个上午他也没停闲,时不时的会有百货的高管敲门问询一些事宜,因为盛希杰不在,廖瑾瑜只能代为签署一些文件。看看时间已经临近中午,那家伙居然还没有回来,到底去做什么了,弄的那么神秘?

廖瑾瑜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算算时差,这会慕尼黑应该才是清晨五点,跟杨紫衣联系,似乎有点早。但是跟他的小玖儿打电话应该没问题,这个时间,她应该在吃午饭。

没有任何犹豫,电话拨了过去,只响了一声那边就接起来,听声音还挺欢快的,没等他问怎么这么开心,何小姐就噼里啪啦的说自己驾照已经下来的事儿。

廖先生手握着电话,嘴角也咧到了耳朵根,跟着那雀跃的声音一起高兴。

甜言蜜语说了好长时间,何小姐才想起问他有没有吃午饭,廖瑾瑜老老实实的回答,跟她一通话,忘了。何小姐顿时不兴奋了,催着他快去找地方吃饭,没等他回答就直接挂断,听着电话里传出的忙音,廖瑾瑜无奈的摇头轻笑。

关了电脑,拿着手机出去找食去了。

如果在滨城,此时他的办公桌上一定有徐秘书定的外卖摆着。这么看,徐莲其实也不错。以心而论,廖瑾瑜承认徐莲是一个非常好的帮手,能力也很强,只是她是徐夫人捡回来的孤儿又是姑姑一手栽培之后放在自己身边,盯着他的这个身份让他很不爽。

吃了饭,时间也差不多了,廖瑾瑜给杨紫衣回了话,正如他昨天跟盛希杰商量的那样,据实说了肖泽的情况,但是自认为泽表哥没失忆的疑点只字未提,他想表姐并不傻,她回来后,自己能有正确的判断。

挂断电话,杨紫衣陷入了沉思,马上就要回去见到她要用一生去等待的那个人了。可是她又有点犹豫了,这倒不是因为肖泽的腿残了,更不是因为听说肖泽失忆。他残了,她可以照顾他一辈子。她更相信,她能用她的痴情唤起他失去的记忆,曾经的美好。

即便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她会让他重新爱上她。

她犹豫的是回到C市,她该怎么样面对自己的母亲。和母亲不见面几乎是不可能的,可是见了面又能怎样?她终是没办法再叫她一声妈,更没办法和她像别的母女一样亲密无间,她内心对母亲的排斥是毋庸置疑的。

还有,对于廖瑾瑜,那件事她该不该告诉他?要不要继续隐瞒下去?可是,如果将事情合盘脱出,一定又会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不行,绝对不能说,这件事就让它永远的尘封在自己心底吧!可是,徐烟雨呢?她能保证一点都不泄露出去吗?杨紫衣不确认,自从和徐烟雨发生了那次争吵,她后悔了,后悔当初不该把徐烟雨当成最信任的人,更不该轻信她的话,让她帮自己。

可是这个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也没有时光穿梭机,能倒回去重来。她只能想个妥善的法子封住徐烟雨的嘴,不让她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利用那件事儿。

徐烟雨最大的心愿就是嫁给廖瑾瑜,做廖太太。或许自己回国后正好能在这件事上推波助澜,交换条件当然是让徐烟雨保守秘密。

她想只要廖瑾瑜娶了徐烟雨,就万事大吉了。只是委屈了表弟,早在疗养院的时候就听徐烟雨说过廖瑾瑜对何玖珊的感情,从她那嫉妒到疯狂的表情中她确认表弟对那个玖儿很宠溺,到德国后她仍旧一直关注着。

网路信息发达的时代,距离不在是问题,滨城的媒体对廖男神的报道她看得一清二楚,以她对表弟的了解,爱不是他能轻易出口的字眼,他却在大众媒体面前坦然承认他爱上一个女孩。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杨紫衣清楚表弟口中的女孩就是何玖珊

看来这次他是动了真心,并不是随便扯一个女子出来,弄点桃色新闻。或许真的到了万劫不复,此生不渝的地步。

她懂得爱,那不是游戏,谁也伤不起,人心更不是钢铁,谁也疼不起。可是,为了整个家族的安宁,她只能狠心拆散他们。

对于感情执着到嗔痴的杨紫衣做了这样的决定,心里却是满满的负罪感。

不由自由的轻叹一声,在心里默默的说了句,瑾瑜,对不起!玖儿,对不起!

站起身踱步到窗前,屋外蓝天白云,天气晴好,德国的空气确实比国内清透很多。

要回C市了,摆在她面前的还有一个难题,那就是父亲!

她依然搞不懂父亲现在是什么心态,那种安静祥和似乎并不是一直以来父亲在她心中的形象,但是她知道父亲是很难看穿心思的人,他是不是在等机会反击呢?

杨紫衣认为目前这样的多事之秋,还是让父亲待在德国比较好,免得再节外生枝。

想到这,她起身去了杨荣昊的房间。

见女儿进来,杨荣昊放下手中的书,“紫衣,有事儿?来,坐下说!”

杨紫衣却没有坐,站在父亲身前两米左右,直接了当的说:“我要回c市了!”

“哦?”杨荣昊皱皱眉,好好的,这丫头怎么想回去了!

“肖泽还活着!”

杨荣昊一愣,眼里流落出质疑,女儿这些年,历练的很沉稳,很多事情都能理智对待处。唯独不能触碰肖泽这个人,一旦与他有关,他不能不怀疑女儿是否冷静清醒。

这么多年,杨紫衣不接受任何男人的追求,他不是不急,但却重来不提,他知道她放不下肖泽,不想逼她。

杨紫衣却误会了父亲的表情,双眸紧紧盯住他的眼,抿了抿唇,“我再问您一次,希望你如实相告,肖家当年的事儿是否与您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