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习惯很可怕
章节列表
第一百二十七章 习惯很可怕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三天假期一过,廖先生接到了姑姑和爷爷几天后搬回C市的消息,正好,盛世原址投标也即将开始,要提前做些工作,他和盛希杰准备一起回去。

原本他想爷爷回来的时候,带着何玖珊一起去见老人,同时祭祖,但是几经权衡,他还是决定这次先不带着她。

廖美莎那一关现在还没过,尤其是当何玖珊已经完全暴露在徐莲和徐烟雨的面前,姑姑却连一个电话都没打给他,这不符合姑姑一贯的作风。

廖瑾瑜绝对有理由相信,现在的风平浪静一定蕴藏着波涛暗涌。但是他打定了主意,不管姑姑会不会接受这个事实,他都会坚持,万不得已他会用放弃盛世作为交换条件,小小的威胁一下廖美莎,他很清楚盛世集团目前还离不开他,姑姑也不会心甘情愿让他把盛世放手给盛希杰,当然盛希杰的身份公开之后另当别论。

他笃定只要自己坚持廖美莎会让步,至少是不闻不问,但是冷言冷语的少不了。

这会儿尚不是何玖珊和家人见面的最好时机,她的小心翼翼还没有完全介怀,如果此刻见到姑姑,廖美莎肯定不会给她好脸色,她的冷言冷语,或许会让把他的小玖儿再一次吓跑。

幸好,还有老爸,他会帮着自己做姑姑的思想工作吧?他很急切的希望何玖珊得到所有家人认可,他和她的未来受到自己至亲的祝福,只有这样那丫头才能彻底的放下心里那所谓的距离感。

可是把何玖珊一个人留在滨城他又不放心,有自己的指令又有袁燕这层关系,让郑鹏程照顾她,自然是没问题。

不过自从确认那次何玖珊遇袭是徐烟雨所为之后,他总是有着隐隐的不安,虽然他通过徐莲、通过严峰旁敲侧击的给了她警告,但他担心徐烟雨并不会那么轻易放弃。

他思来想去,在临走的前一天安排好暗保一天24小时倒班负责何玖珊的安全后,又棋走险招,把徐莲叫到办公室,拜托她负责何玖珊这几天的人身安全,那意思不言而喻。

徐莲听了廖先生的话,无奈的苦笑,他还是不信任她,无非是用这样方式告诫她罢了。



知道他要出门几天,何玖珊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可是等到他起行的前一天晚上,心情好像不美丽了。一场酣畅淋漓的亲热之后,她像以往一样窝在他怀里,却没有像以往一样满足的睡去。

暗夜中她睁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的脸,手指轻轻的滑过,其实廖瑾瑜也没有睡,只是闭着眼,他知道她的不舍,他又何尝不想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好几天呢。只是,他必须回去。

一夜之间,似乎两人都是无眠,等到了天亮的时候,分别的时间也到了。

跟每天的早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在何玖珊坚持下,由她准备了早餐。餐桌前,两个人很默契的聊着些闲话,谁也没再提暂时分开几天的事情。

吃过饭,廖瑾瑜照常送何玖珊去上课,路上,开始啰啰嗦嗦的嘱咐。何玖珊听话的点着头,到了学校门口,出乎廖瑾瑜的意料,何玖珊居然主动的搂上他的脖子,在他的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

廖瑾瑜揉揉她的头,“乖乖等我,很快就回来了!进去吧!”

何玖珊点着头,极为不舍的松开他的手,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朝晨光中的廖先生挥了挥手,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转身快步进了校门,只是背对着那一双凝视的眸子时,眼里噙满的泪流了下来,她不敢抬手去抹,她知道他还在原地看着,她不想自己的小动作引来他更多的牵挂。

好在,今天的课程安排的比较满,有都是重点科目,尤其专业课占了大部分时间,有效的转移了何小姐难过的情绪,中午的时候接到廖瑾瑜已经安全降落的消息,心里似乎踏实了很多。

下课之后去了乐乐家做家教,小家伙时而调皮,时而乖巧,倒也分散了何玖珊的注意力。乐乐的爸妈一过七点就回来了,何玖珊并不知道陈泽私下跟乐爸乐妈有过沟通,让他们尽量别总是这么晚。

其实她今天一点都不着急,反正楼下没有忍着饿等她那只了,回家也是一个人。

收拾了自己的包,又嘱咐乐乐把今天讲的内容再复习一遍,才出门,一下楼便看见郑鹏程的车子,

何玖珊心里偷笑着朝车子走过去,忠犬来袭,她知道这又是廖先生的安排。

车门打开的一瞬间,袁燕从里面蹿了出来,给何玖珊来了一个大大的熊抱。

“妞,哈哈,想我吗?”

何玖珊扭开脸,没好气的问,“想起我来了,你这些日子跑哪去了,给你电话都不接,也不回!”

袁燕讪讪的笑,“生气了!我不是怕你怪我吗!”

“呵呵,还知道,胳膊肘往外拐,跟着他一起骗我,这笔账怎么算?”

“哎呦!妞,你体谅体谅我好不好,他可是我老大的老大的老大,你不怕他,不代表我敢忤逆圣旨啊!再说,我看你跟他和好以后,过的不是挺滋润的!就别拿我们这些可怜的小角色磨牙了!”

“呵呵!”何玖珊假笑两声,一点都没客气的上了车,才发现郑鹏程没在。

“你自己来的?你家小郑子呢?”

袁燕打着了车,瞥瞥何玖珊,“哎!我们天生就是你们家的长工好不好,小郑子这会儿在你那任劳任怨的给你做饭呢,你家廖先生说了你不喜欢吃外面的东西,让我们严格按照他定的菜谱每天给你做饭去!”

“真的?”

“这回一准没骗你!我说,小玖儿,你是用什妖法迷惑了廖男神啊!让他这么珍惜你,看着我都眼红了!是不是,那方面功夫了得?”

何玖珊没好气的捶了袁姑娘两拳,这家伙越说越离谱,有事儿没事儿的加点有色颜料。

别说,郑鹏程的厨艺还真不赖,似乎比廖先生的一点都不差。何玖珊吃的很满足,丝毫没因为廖瑾瑜的离开,委屈了自己的小胃口。她也不想想,都是袁大厨的徒弟,人家还是准女婿,敢差吗?



吃过饭郑鹏程就离开了,袁燕却执意留下来陪着何玖珊,两个人聊了会儿天,各自洗了澡刚躺下,廖先生的电话就来了。因为顾忌着袁燕在,何小姐一上来就暗示他不要说太过亲密的话,可是那个厚脸皮的家伙一点都不知趣,弄的她脸一直红红的。

不过,袁女侠这次很消停,没一会儿她的呼吸逐渐均匀,睡着了!何玖珊心里暗想,这要是自己,换了新的环境一定不能这么快的进入睡眠模式,她真是羡慕袁燕这种随遇而安的心态。

和廖瑾瑜甜言蜜语说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才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只是,身边的这个人不是他的廖先生,她还真不适应,她才知道习惯是多么可怕。身子朝另一侧挪了挪,把着床边辗转反侧,好久才渐渐睡去,整整一夜的梦里都是她的廖先生。



廖瑾瑜跟何玖珊通话的时候尽量保持了一种轻松的语气,其实他那边的状况实在不怎么好,姑姑的态度让他有点小烦躁。

似乎,她直接忽略掉廖瑾瑜爱上别的女孩这件事,提都不提,不仅这样,还要求廖瑾瑜去探望烟雨的母亲。

廖瑾瑜一点也没含糊的回答,“拜访徐夫人是应该的,但是以什么身份去,必须要跟姑姑讲明白,我不想再让烟雨、让徐夫人对所谓的婚约一事再有什么误会。该说的,前不久烟雨去滨城的时候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廖美莎听了,不动声色却语重心长,“你还好意思说,烟雨特意去看你,你却为了不相干的人把她赶走,那孩子哭了好几天呢!瑾瑜,你都多大了,什么时候能收收心。花心也得有个度不是吗?”

“噗嗤!”廖瑾瑜笑了出来,“姑姑,我要是花心就不会赶走烟雨了!她没跟您说,我为什么要她离开吗?”

“还用说?不都是为了那个来历不明的丫头。你也真是,就算烟雨大度,平时不跟你计较你那些花花草草的,就算你跟那个乱七八糟的女人新鲜劲儿还没过去,可你也不能把她直接带烟雨眼前蹦跶,这不是胡闹吗?”

廖瑾瑜的眉头已经拧成了一个疙瘩,心里的火气一个劲儿冒,强压的怒意,“姑姑,我再次跟您重申,我并没有胡闹,她也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女人,她是我将来的妻子!还有,您不要听烟雨的一面之词。”

“呵,你将来的妻子?你的妻子只能是烟雨!”

“啪!”廖瑾瑜将手里杯子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廖凯微微皱了皱眉,“瑾瑜,有话好好说!不许闹情绪!”

廖瑾瑜深吸了几口气,按住心头火气,“姑姑,爸爸,我今天再次表明我的态度,不管家里同不同意我都要娶玖儿为妻,我的婚姻我做主!如果姑姑您执意坚持,那么我将放弃盛世和廖家所有的一切,带着她远离!”

“你!”廖美莎也火了,腾的一下从沙发中站起来,“你翅膀硬了是吧,敢威胁姑姑了?”

“并不是威胁,是准备付出实际行动!”廖瑾瑜此刻冷静很多了,他的声音并不高,表情平淡,但气势上不容置疑。“姑姑,我尊重您,也爱您,但是并不代表任何事儿都会盲从。”说完,他站起身准备离开,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并没有回头,淡淡的说:“姑姑最好问清楚烟雨在滨城都做了什么,或许她并没有姑姑认为的那么乖!”。

“小凯,你怎么一直不说话,看看你的好儿子,现在长本事了!”廖美莎气的直翻白眼,自从杨紫衣不再理会她这个母亲,她视徐烟雨如同己出,侄子又是她一手带大的,他们两结为夫妻是她最大的愿望,只是愿望应该是期许的,她却变成了强制。婚约一说确实一直都是她在众人面前极力渲染的,似乎已经成了不变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