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八章 爱过才重要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八章 爱过才重要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说到休息,问题来了,何震轩住的地方是普通的两居室,而且那个小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单人床,住的问题该怎么解决呢?

“让廖先生和玖儿住大间,我去换床单,你把阳台上的行军床搬到小间去,今晚你就睡那个吧!”林湘指挥着何震轩

“好嘞!”何震轩听从夫人的指令,很配合的站起身朝阳台走,何玖珊却拉住他,“不行,我哥一天够累的了,睡行军床太不舒服了!还有嫂子怀着孕呢,那个小床太硬了也不舒服!”

“对,对,大哥,还是我睡行军床吧!我跟玖儿住小间!”

何玖珊拧着眉头,这个人怎么回事儿,她可没同意跟他同宿一室。抿抿唇,她说:“那个,要不你去酒店住吧!”

廖瑾瑜顿了顿,看向何玖珊,脸上浮出些忧郁,随即又和颜悦色,甚至有点低三下气的说,“也成,我给韩总打电话,我们还住春节前来的那次住的房间,行吗?”

“我是说你自己,又没说是我们两个!”何玖珊朝他翻了个白眼,他以为她傻啊,想跟她重温昔日的场景,哼哼,想啥呢!

廖瑾瑜没说话,只是双眼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她,似乎想看穿她的心思,她忽然有点心虚了,低着头,眼睛盯着脚尖,好像自己是个犯了错的孩子。

林湘看这个又看那个不知该说什么,眯着眼抿着嘴偷笑,何震轩却不高兴了,“玖儿,是不是嫌弃哥哥这里不够档次,才要住酒店?”

“哥,我没有!”

“大哥,玖儿不是那个意思,她是怕你和嫂子因为我们的打搅,休息不好!”廖瑾瑜急忙替他的小丫头说话,他看的出来,玖儿多少有点忌惮这个大哥。

“都是一家人了,你怎么能把瑾瑜往酒店赶,越来越不像话了!人家宠着你,对你好,你就持宠而娇吗!”何震轩依旧数落着何玖珊。

何玖珊嘟着唇不说话,脑子里却想,这么一会儿,他亲爱的老哥都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了,看来这家伙的糖衣炮弹没少给她哥灌。

“大哥,我们不去酒店,就住小间,你和嫂子还是睡你们自己的房间,行军床在阳台是吧?我自己去搬!”廖瑾瑜说着就朝阳台走,何震轩赶紧跟在他身后。

可是当把那个塑料膜包着的行军床搬到客厅里打开,新的问题又来了,那床太久没用,坏了!

何震轩鼓捣了半天也没支起来,他尴尬的朝廖瑾瑜笑笑,何玖珊心里却偷偷高兴,这下他该走了吧,可是心里又有那么一点点不舍得。干脆她选择保持沉默,看他自己怎么收场。廖瑾瑜却没所谓的把那坏掉的床立在墙边,“没事儿,我和玖儿挤挤就行,反正我也喜欢抱着她睡!”

何玖珊冒汗了,这个人的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她还没答应他和好,他就腆着脸说住一起。就算是和好了,他怎么能在哥嫂面前说那么大言不惭的话,脸居然一点都不红。可是,她不知道听了他的话,这会儿自己的脸都像个西红柿了。

林湘在一旁偷偷的笑着,何震轩也没觉得怎样,他清楚妹妹一直跟廖瑾瑜住在一个屋檐下,不可能各自睡各自的,同宿一室那是必然的。

住的问题算是解决了,接下来面临的就是洗漱要排队了,这就是一个洗浴间的麻烦。林湘找了一套自己洗干净的睡衣,又拿了一套何震轩还没上过身的给了廖瑾瑜。何玖珊也没客套,在自己哥哥家里,她觉得没必要,况且她到现在脸还烧的厉害呢,借着洗澡的茬,当仁不让的钻进卫生间,自己打了头阵,她才懒得管廖瑾瑜怎么样呢!反正他才不会不好意呢!

洗干净自己之后,何玖珊跟哥嫂囫囵的说了声晚安,理都没理廖瑾瑜就进了小间,爬上了床开始装死,只是身子不自觉的尽量往墙边靠。

廖瑾瑜进来的时候,看到她给自己刻意留着的位置,脸上浮出暖暖的笑意,摘了眼镜放在床头,掀起被子,挤了进去,将何玖珊环进怀里。

床太小,即便他不搂着她,也一样是前心贴着后背的,一点空隙都不会有。

她背对着他,一动不动,感受着那温暖的气息在自己的后背散开。脑子里琢磨着,如果他接下来有些小动作,自己该不该拒绝。

出乎预料的是,廖瑾瑜什么也没做,只是抱着她。过了一会,何玖珊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动静,还有他轻缓的翻身,她以为他睡着了。没想到,很快自己耳朵里插进了一支耳机,他自唱的那首歌又在耳边响起。

“我知道你还没睡,就当这歌是你的催眠曲吧,以后每晚睡的时候都要听,好吗?”他轻轻的在她耳边低语,气息流淌到耳后,有些酥痒。她没有回答,却仔细的聆听。他继而环着她的腰身,不再吵她。

歌曲是循环播放的,一遍又一遍,何玖珊的眼皮开始打架,脑子却还很清醒,她听过那首歌的原唱,记得那歌最后的一句歌词其实是:“你的微笑,像种毒药,每天想着想到睡着,最后的结局不想知道,管他幸福还是伤心也好,爱过才重要!”只是被他删改了,他用的一直是这首歌最后那句,“我会努力,让你看到,把远距离变成一步之遥。”

听了N+1遍以后,何玖珊终于开窍了,她随着耳朵里歌声,低声吟唱:“你的微笑,像种毒药,每天想着想到睡着,最后的结局不想知道,管他幸福还是伤心也好,爱过才重要!”

他在努力,那么她还矫情什么,就像歌里唱到的不管结局如何,她和他爱过了才重要。

廖瑾瑜听着她的浅唱,拍拍她的纤腰,唇贴在她后脑的发间:“放心,我们的结局一定是幸福美满!”微热的气息不经意吹到她的脖颈上。

她的眼泪悄悄的滑落下来,伪装了这么久的坚强彻底瓦解了,她轻轻的转身,将头埋在他的胸膛里,双手环着他健硕的腰身,感受着那久违的气息。廖瑾瑜一只手掀起她尖尖的下巴,另一只手的手指,尝试着抹干她晶莹的泪,可是那水滴却总是在他下一个动作前又悄然而至。

他的唇慢慢像那粉嫩柔软的唇瓣靠近,落下一吻,却也只是浅尝而止。

然后他放开她,轻轻拍着她的肩,“睡吧,宝贝儿,今晚我们都会好梦!”

何玖珊听话的闭上双眼,很快睡着了,虽然很挤,但真的是一夜好眠,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天光大亮了,那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了!

外面的天气很好,房间里很明亮。昨晚睡前她并没有拉上窗帘,纵然是有他在身边,她依然会害怕看不到窗外景色时心里产生的那种无助带来的窒息。哥嫂当然不知道她的这种恐慌,不会像他一样给她准备了特制的纱。

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真的很笨,以为住到袁燕嫁妆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那种特制的能从屋里清晰的看到窗外的纱帘是怎么来的?除了他,还有谁知道她的秘密并体贴的换上!她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当真的信了袁燕的话。

阳光透过敞亮的窗子洒满了半个屋子,照在白色的瓷砖地上闪着有些晃眼的光。懒洋洋的她翻了个身,被子里残余的某人的味道让她痴迷,双手环着枕头继续犯懒。

屋外偶尔传来一些谈话声,她听得出那是哥哥和他的声音,明显得压的很低。但是这里是老房子了,隔音效果并不好,依稀听的到,只是具体内容无法听清楚。

懒懒的伸出一只藕臂,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天,居然已经十点过了,怎么就这么大喇喇的睡到日上三竿了呢?还是在哥嫂家里,这让人家林湘怎么想啊,上次住下就起的够晚了,这次简直又创世界纪录了。

没敢再赖下去,迅速的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顶着乱蓬蓬的发,何玖珊推开卧室的门。客厅里也很亮堂,沙发里两个男人兴致盎然的聊着什么。好巧,他们今天都穿了白衬衫,哥哥的侧脸,廖瑾瑜的背影,透出一样的儒雅、干净和帅气。她不禁有些失神,很多年前,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曾经就幻想过,将来有一天她的爱人、父亲还有哥哥坐在一起畅聊的场景。只是现在,遗憾的是那个当她为掌上明珠般的父亲已经不在了。

林湘提着水壶从厨房里出来,准备给聊天的男人们添茶加水,看到倚着门框发呆的何玖珊,笑着说:“玖儿,起来了!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何玖珊不好意思的抓了抓头,那长发更乱了些,“嫂子,对不起,我又起晚了!”

廖瑾瑜听到声音,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伸手揉了揉她的头顶,手指又穿过她的长发,帮她理顺了些。

“前些天一直备考,睡的晚,那么辛苦,昨天又一大早起来赶路,今天起晚了也正常!”

“在自己家里起晚就起晚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何震轩对她妹妹起床晚这件事一点也不介意,曾经每到周末,这丫头哪次不是睡到太阳晒P股才出房间的。这点能起来就算奇迹了。

“去洗漱吧,我给你热早餐去!”林湘蓄满了茶,朝何玖珊挥挥手,去了厨房。

“嫂子,你别忙了,我不吃了,一会儿就午饭了!”

“不行!”廖瑾瑜和何震轩几乎是一口同声。

何玖珊灰溜溜的跑进卫生间,开始洗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