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房东大妈怎么认识他
章节列表
第一百一十五章 房东大妈怎么认识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一直到了小区楼下,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停了车,何玖珊说了声:“谢谢!”举步下去。

廖瑾瑜也下了车,跟在她身后,“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

“我不放心!”

何玖珊笑笑,“我每天都自己回来,自己上楼,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回去吧!”

廖瑾瑜却不理会,迈步越过她,自己率先上了楼梯。他真想告诉她,我每天都是躲在暗处看你上了楼,房间亮了灯,坐在车里看着那窗口,直到灯什么时候熄灭什么时候才走!

不过,想归想,有些话似乎还不是说的时候,他只是用了绝对命令式的语气说了句:“跟上!”何玖珊不由得不听。

打开门,何玖珊进了屋,把包扔在沙发里,“现在你可以走了!”

廖瑾瑜熟练的摸到灯的开关按下去,屋里立刻明亮起来,“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进门不知道先开灯吗?”他皱着眉,不悦的说。这两天他在楼下观望的时候,早就发现,她上楼有一会儿窗口的灯才会亮起,他猜她一定不是进门就打开灯的,这个坏毛病在公寓住的时候他就说过,只是她一直不当事儿,今天跟上来,正好再次提醒她。

何玖珊无言,他说的没错,她确实没有进屋就立刻开灯的习惯。“我以后会注意的。”

“那好,早点休息,我走了!”廖瑾瑜说走却没有动,眼睛瞟了瞟不远处餐桌上的菜。

何玖珊看到他这个动作,以为他是饿了,“那个,袁燕每天都会给我送饭过来,要不我给你热热,你吃了再走!”

廖瑾瑜脸上马上呈现出愉悦的表情,吃饭不重要,关键趁着这个机会他能单独跟她多呆一会儿。

“好啊!反正不吃也浪费了,辜负了做饭人的一番心血!”说着,便不客气的坐在餐桌前等着。

饭在电饭煲里一直温着,热了菜和汤,廖瑾瑜安静且优雅的开吃。何玖珊不知道该说什么,从包里拿了书出来,坐在沙发里看。

房间里很安静,气氛有点尴尬,廖瑾瑜却悠然自得。

一阵敲门声响起,何玖珊拿起手机看看时间,都十点多了,会是谁?袁燕吗?她站起身,还没等迈步,廖瑾瑜就一个箭步蹿到门前,“我去!”

门打开了一道缝隙,“廖先生在家啊!”一个四五十岁的大妈站在门口。何玖珊纳闷这个人是谁?怎么会认识他呢?

“刚回来,您有事儿?”廖瑾瑜倒是跟大妈好像很熟络。

“是这样,明天楼里更换自来水管道,每家都要留人,我给郑先生打电话一直没打通。刚刚看灯亮了特意上来通知一声,别耽误了大伙的事儿!”

“好,您放心,明天家里肯定留人的!您进来坐会儿?”

“不了,这么晚打搅你们小两口,我都不好意思了,你们快休息吧!走了!”

“您慢走!”

门应声关上,廖瑾瑜回头正碰上何玖珊满是质疑的目光。

“那个,玖儿,明天早上我在这盯着,不会耽误你上学的!”

“她是谁?你怎么认识人家的?”不用说,大妈肯定是这楼里的人,可是廖瑾瑜怎么认识?好像还挺熟。

廖瑾瑜知道藏不住了,只能坦白交代,“我听说学校的宿舍紧张,你没申请下来,所以租了这房子,让袁燕告诉你是她家的,为的是你住着安心!那大妈是房东,她家在一楼,人挺好的。”

何玖珊眨了眨眼,原来袁燕和他串通一气了,可是她却一点也没有生气的感觉,反而心暖暖的,眼睛有些酸。他总是这样为她安排好一切,即便她已经离他而去,他也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默默的付出。

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尽量保持着平静。

“那个,”廖瑾瑜看着何玖珊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忽然有点语塞,那个了很久才说,“别怪袁燕,是我要她这么做的,她也为你好!”

“吃饭吧,再放一会儿又都凉掉了!”何玖珊不接他的话,坐回沙发里,捧起书继续看,心里估计着房租的价格,盘算了这些天家教的收入应该差不多,直接给他的话他一定不会收,她要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说服他收了租金呢。

廖瑾瑜并不揣摩何玖珊的心理,自顾自的吃完饭,收拾了桌子,洗了碗,然后回到小厅里凝望着捧着书的何玖珊,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上。打火机的声响惊动了她,抬起头,秀眉微微蹙在一起,“别再抽了,戒掉吧!”

“你会帮我戒吗?”

何玖珊想,戒烟这事儿她怎么帮他啊!她的眼眸定在他夹着烟的手指上,他的手指很长,说实话,那夹着烟的动作很man,很迷人,她没有说话,就这么盯着,眉头却始终没有松开。

廖瑾瑜被她盯的有点不自在,主动将烟熄灭,“玖儿,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我便不再吸,其实我也不喜欢抽烟,可是,没有你的日子,我受不了!”

何玖珊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牙齿咬着下唇,一言不发。廖瑾瑜走过来,蹲下身,手指按住她柔软的唇瓣,“别咬!”

“不早了,你走吧!我累了,想睡了!”何玖珊扭头躲开他的手,合上书本,站起身来下了逐客令,

“我今晚不走了!”

何玖珊立刻睁大一双眼睛,这人怎么给点阳光就灿烂呢?怎么就不走了呢,她答应他什么了吗?

廖瑾瑜拍拍她的肩膀,

“我睡外面沙发,大妈不是说了,明早要留人,你安心去上课,我盯着就行!”

“可是,我这里根本没有你的睡衣,也没有你换洗的衣服!”何玖珊说完就后悔了,这不等于变相的答应他留下了吗。

廖瑾瑜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弧度,“没事儿,将就一宿,明早让人送衣服过来就行了!”

何玖珊也不再矫情了,他决定的事儿什么时候能改,“你随意吧!”

说完自己起身回了卧室,本想再也不管他,可是心却狠不下来,找了一床干净的被子,夹着枕头给某人扔在沙发上。

廖先生开开心心的,没用她指挥,自己乖乖的去沐浴了。

何玖珊的头一个有两个大,他们这算什么呢,不是明明说好分手的吗?

她懒的再想,干脆连澡都没洗,就躺下了,当然是和衣而眠,而且锁了卧室的门。

廖瑾瑜从洗漱间出来,看到客厅里已经没了她的身影,也没去打搅她,窝在沙发里,闻着枕头上残留的青苹果香气,安静的入睡了,这是他连日来睡的最早也是最舒服的一晚,虽然沙发很小,让他那高大的身躯有点委屈。

何玖珊没想到自己居然很快就睡着了,不过夜里醒来,她偷偷的出去,站在卧室门口看着蜷缩在沙发里的他,发呆了很久,他这么大的个子,窝在沙发里睡一定不舒服,明天醒了肯定浑身酸痛,她想叫醒他,让他到屋子的床上睡,但终究什么也没有做,独自回到屋里,两眼望着天花板,发呆。

她再次睁开睡眼,是被闹钟叫醒的。麻利的起了身,这次她想告诉他,她起床了,让他回屋再好好歇会,可是没想到,一出门饭香味扑鼻而来。

“起了,小懒猪,昨天晚上都没洗澡,快去好好把自己洗干净,准备吃饭!”廖瑾瑜精神抖擞的正在厨房忙活着,听见动静回头朝她说着。

何玖珊忽然又有了家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无比贪恋,鼻子一酸,没等眼泪流出,她就跑到洗手间,打开花洒,温热的水顺着脸颊淌下,滑倒唇上,有些微微的咸涩,她知道那水里还夹杂了自己的泪。

早餐很简单,就两样,白粥,鸡蛋饼,不过这已经不错了,何玖珊知道自己的厨房里能够用上的食材也就这些了。

两个人静静的吃了饭,也到了何玖珊上学的时间。

“我走了,你再回房间睡会吧,完事儿帮我锁好门就行!”

“我送你!”

“不用,这里离学校这么近,走路二十分钟就到了!”

“听话!”

何玖珊无奈了,她知道她说什么也没有用,还不如不说。听之任之的让他把她让到学校门口。车子停了后,何玖珊刚要下去,廖瑾瑜却拉住她的手腕,递给她一个袋子。

“这是什么?”

“水果!”

他什么时候准备的水果?不过,何玖珊转念一想明白了,袁燕每天送饭来的时候,都会放些水果,昨天是什么,她没注意,一定是他看到了,给她带上了。

接过袋子,何玖珊下了车,习惯性的站在晨阳中,看着他的车掉头,开走。

马上要其中考试了,何玖珊不敢怠慢,上课的时候极为认真,那水果袋子的事儿也忘的一干二净了。直到午饭的时候才想起来,打开袋子,看到保鲜盒里面放着削了皮切成块的苹果和橙子,上面还细心的叉着水果叉。她呆呆的看着那一盒水果,心潮彭拜,坐在周围的几个同学开始奚落她,“爱心便当哟!”

“是你那无敌帅男友准备的吧,太贴心了!”

“好羡慕,我也想要个男神!”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何玖珊被说的脸有些微微的泛红,心也动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