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八章 袁家巧遇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八章 袁家巧遇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何玖珊教的小男孩叫苏乐,聪明却调皮,很容易走神。针对这种情况,何老师做了一个小方案,和小家伙约定,每隔20分钟跟他做个游戏,如果他输了就保证规规矩矩的做满40分钟的习题,如果何玖珊输了就延长10分钟休息时间。

期间,何玖珊故意放水输了一次,乐乐很高兴。师生两人第一次配合挺愉快。连他最烦的英语都认真的复习了,有不会的还专心的请教了何老师。

时钟很快指向了七点,可是乐乐的父母还没回来,虽说知道袁燕就等在楼下,可她并不好意思打电话催,只能耐心的等待,正教乐乐起劲的唱着一首英文歌,乐乐爸爸风尘仆仆的回来了,一进门就道歉。何玖珊客气说了句没事儿,拿着包跟乐乐道再见准备走人,男主人从钱夹里拿出一百元,“何老师,这是您的课时费!”

何玖珊接过来,从包里找了张五十元的钞票出来,

乐乐父亲忙说,“何老师,你就都收着吧,已经都过半个小时了,再说以后还得麻烦您,我和乐乐妈妈都忙,回来没准点。”

“没事儿,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何玖珊见他不接,将钱放在茶几上。“乐乐我走了,明天见!”

“何老师,慢走!再见”

父子俩异口同声。

出了楼宇门,何玖珊就看见郑鹏程的车子停在道边上,还没等她走过去,袁姑娘就迫不及待的跳下车来,挥着手臂“妞,在这呢!”

一上车,袁燕的小嘴就停不下来:“行啊,妞有你的!听说,咱把男神都给踢了!你都快成神勇小白鼠了!说说咋回事儿?”

何玖珊“.........”

“我说,一直以来廖先生可都是甩别人的主儿,这回居然让你踢出局,真帅!想想他那吃瘪的样子,我就想笑!”这句话袁姑娘可说的是心里话,刚才看廖瑾瑜那副痴情满满却无奈的样子,又羡慕又好笑。

“好好开你的车,别手舞足蹈的!说,找我啥事儿?”

“你丫的,我不找你,你连个电话都不给我打,非得有事儿才找你不成?”

何玖珊懒得跟她废话,头靠在椅背上为闭着眼,休息。前些天她都乱的不成样子了,哪有心思找人聊天、逛街啊!

袁燕斜着眼角看看她,“别说,找你还真有事儿!我听说你从他那搬出来住学校了?”

“嗯!”

“让你住我家跟我睡你都不习惯,住校的话,那么多人挤一个房间,还有公用浴室你能适应吗?”

何玖珊没回答,挤一个房间她倒是能凑合,只是公用洗澡间这个事儿她之前没想到,今天才注意,一天都在苦恼这个问题,主要她腹部的那条疤,被同学们看到了她该怎么解释呢?

她皱着眉头不回答。

“ 一看就知道不习惯,看看这是什么?”

何玖珊睁开眼,看见袁燕手里拎着一串钥匙。

“奖励你勇敢的踹了廖男神,把我的嫁妆房先借给你住!”

“燕子!”何玖珊叫了一声,眼泪就滴了下来。

“得得,最受不了你有事没事的跟我着掉金豆子!不就是一房子吗,又不是送你只是暂借你住!收好了,我现在就带你过去。今天小郑子都让人收拾好了!拎包入住,我可是五星级房东!”

“谢谢你!燕子!”何玖珊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激她,忽然见她发现老天一直真的很眷顾她,让她拥有袁燕这样一个朋友,总是侠肝义胆的支撑着她;还有陈泽,爱她却不逼迫,永远给她最有力的帮助。更有那个优秀的男人,纵然她跟他的时光不长;纵然她不能陪他到地老天荒,但是他却给了她温暖一生的回忆;

“感谢的话就别说了,矫情!”袁燕心想,你千万别感谢我,要谢一定要谢你家痴情大暖男去,我只不过是成人之美罢了。不过,她当时不知道何玖珊跟廖瑾瑜分手了,要是知道真的会把自己老爸老妈给她准备的嫁妆房收拾了让何玖珊暂住,只不过,那里离滨大有点远。

何玖珊终于有了自己的落脚点,而且收拾的整洁温馨。家教这份工作收入也不错。她也算安定下来,每天按时上课,闲的时候会去自习室或者学校图书馆,下午四点准时会到乐乐家帮他补习功课,倒是没有太多的时间用来感伤,只是每逢夜晚的时候她依旧会失眠,会想念那个温暖的怀抱。

第一天回家的时候,餐桌上摆着自己爱吃的菜,还有汤。她马上就想到了袁燕,一个电话打过去“燕子,饭菜你送过来的啊?”

“怎么样?有咱爸的味道吗?”

“还没吃呢,刚进门,不过一闻就知道是袁爸那大厨水平。”何玖珊说着把鼻子凑到那糖醋排骨跟前,别说,这一闻她还真的饿了。

“哈哈,反正比我水平高多了,快吃吧!以后天天有!”

“燕子,太麻烦了,我自己随便吃点就行了!”

“呵呵,还真猜对了,没人管你的时候,你一定凑合!行了,这事儿,你就别管了,回家负责吃就好了!”

“可是,”

“得,我没时间跟你着唠嗑,老妈逼着我洗碗呢,不说了,拜拜!”

自此以后的每天也都是如此,回到家里总是有做好的饭菜摆在桌子上,而且都是她喜欢的口味,甚至还有水果。

何玖珊有些不好意思,想告诉袁燕不要再麻烦了,但是最终还是没打这个电话,袁燕的脾气她了解,她认准了的事儿谁让她停也停不了。

这几天给乐乐上课,她的收入也有小一千元了。除了第一天上了三个小时,接下来的三天,他的父母都是到九点过了才回来,中间何玖珊还帮小乐乐做了晚饭,当然她那点厨艺也只能简单的对付一下,让孩子充饥而已,乐乐的父母却很感激,每天都是谢字不离开。

到了周末,何玖珊没什么事儿,窝在学校的图书馆看书看到下午三点多,算算袁燕也该下班了,去超市买了些礼品,并没有事先打电话便去袁家看望袁爸袁妈,以表谢意。

开门的是郑鹏程,看到何玖珊明显一愣,“何,何小姐,你怎么来了?”

这时袁妈刚好出来,听到郑鹏程这么说不高兴了,“你这叫什么话,你们都来了,怎么能把我丫头一个人丢在家里?快进来!”

听见对话,袁燕跑了出来,看见何玖珊也是一个愣怔,鉴于他家小郑子已经挨了老妈喷,自然不敢乱讲,“妞!”她只叫了一个字,眼神儿却一个劲儿的往厨房瞟,何玖珊有点纳闷,顺着她的视线也瞟向厨房,看到廖瑾瑜健硕的背影,好像正在跟袁爸虚心的请教着什么。

她顿了顿,可是已经来了,总不能再退出去吧。

“袁妈妈,好!”她强打笑容,心里那个后悔啊,早知道先打个电话了,可是他跑袁燕家来干什么呀?

听见何玖珊的声音,廖瑾瑜放下手里的食材,走了出来,脖子上还挂着围裙。

“忙完了?怎么不打电话让我去接你?”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润,一周没有见到他,何玖珊其实真的很想很想,有几次,她甚至想过去盛世或是他经常路过地方偷偷的看他一眼,只是一眼就够了,但是每当此时理智便会战胜感情,她告诉自己不如不见。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与他巧遇,她明白他话的意思,很明显,不想让袁家二老知道他们已经分开的事儿,她也正好不想说,顺着他的话说:“我自己来,挺方便的。”

“丫头,听廖先生说你最近学习可忙了!压力也大,累不累”袁妈在关心的一旁问道。

“还好!”

“燕子妈,老毛病又范了是吧,别让丫头站门口,里边坐着聊去!我跟瑾瑜两人忙活,菜一会儿就上桌了。”

何玖珊喃喃的想,他什么时候跟袁爸这么熟了,从廖先生都直接改称呼瑾瑜了!

袁妈听老伴一说,赶紧招呼着往屋里让人,袁燕看自己老妈拉着何玖珊的手问这问那,心里一个劲儿的盘算着小六九,她可怕一个不留神她老妈问到住处的事儿,那不就露馅了。眼珠子滴流滴流转了转,手臂揽着何小姐的肩直接拽他进了自己的闺房,把老妈和郑鹏程全部关到了门外,还不忘大声嚷嚷:“不许偷听我们两个的私房话!”

何玖珊眨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她那二货样:“我才来,你怎么都不让我跟袁妈说会儿话。”

“说啥,我还有话跟你说呢?”

“你还能有什么好话!”

何玖珊歪在床头上懒洋洋的。

“你跟廖男神真的就这么完了?”

何玖珊低垂下眼眸,不理会袁燕的问题,真的就这么完了吗?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不仅一次这样问过自己,可是不完又怎样,他始终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人,而她只是茫茫人海中的一粒尘埃。他们之间的距离遥不可及,他们的相遇是一场美丽的童话,是尘埃不经意间落下时的一个仓促的偶遇。不是被清理干净就是被风再次吹走,只能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袁燕见她不说话,挨着她身边坐过来,“妞,他对你真的很好!所以不要错过之后再后悔!”

何玖珊收回茫然的视线,无奈的拍拍了床头上的拳击手套,“后悔也只能错过!我始终无法跟他匹配,他太过耀眼,我承受不来!好了,说说你跟郑助理吧,看你两这意思有望今年大婚?”

何玖珊错开话题,这样的谈话太过沉闷,她不想再讨论下去。但是她并不知道,袁姑娘早已被她的廖先生收买,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间谍,她的话不折不扣的连标点符号还有表情都无一遗漏的被转达给廖瑾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