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二章 徐烟雨失策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二章 徐烟雨失策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何玖珊又累又困,虽然不想跟他说话,却不能不气喘吁吁的低声求饶。廖瑾瑜看着她已被汗水浸湿的碎发贴着她绯红的小脸, 还有白皙的皮肤上被自己整出的一片片紫红色的印记,忽然有些心疼。以往在自己没有药力催动的情况下,她承受起来都有些困难。只是那时,他会体谅她的感受,会引导着她一点点的让她适应,而且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无度到没完没了。他想她一定被自己折腾坏了,虽然,余兴未减,但他还是控制住自己,将她揽入怀里,“睡吧!乖!”

好像廖瑾瑜是何玖珊最好的安神药,她也确实困了,几秒钟的功夫,她便进入了梦乡,睡意朦胧中,她挪了挪身子,将头埋在的胸膛里,像一只倦怠至极的小猫。

廖瑾瑜此刻却毫无睡意,刚才他的行为不受控制,但是大脑意识很清楚,何玖珊那句“是吗?我走的那天你不是和徐烟雨挺快活的吗?”一直在他耳边回响,她怎么会有这种想法?虽然何玖珊有时候有点小任性,爱跟他耍点小脾气,但是他了解她,不是那种无中生有的人,那么她这个诡异的想法从何而来?难不成是徐烟雨跟她说了什么?

一定是的,袁燕说她已经骂醒了何玖珊,他等了一天却没想到看到陈泽送她晚归。然而第二天清晨,看到在楼下车里待了一夜的他,她丝毫没有感动不说,还决绝的提出分手。这一切都不符合常理,却真实的发生了。

今天从拍卖会会场出来,他让司机将徐烟雨送回别墅,自己直接驱车去警局见了陈泽。两人见了面,直接以男人最直白最简单的方式交谈,廖瑾瑜问陈泽,为什么要趁人之危,明明知道何玖珊在和他吵架,却要带她去酒店?

陈泽很坦然的承认,他喜欢何玖珊,但到目前为止,何玖珊的心里却只有一个廖瑾瑜,他绝对不会逼迫她什么,但会默默守护着她的幸福,她的快乐,不让任何人伤害她,廖瑾瑜你也不行!

陈泽说,那天的何玖珊非常落寞,让人看着说不出的心疼。她的话极少,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着流泪,要不就是望着什么方向发呆,如果你廖瑾瑜给不到她想要的生活,那么请放手,至少给她自由。

廖先生听了这话沉思了许久,满腔怒火一下子偃旗息鼓了。似乎在不久前,他也这样对她许诺过,只是到最后伤害她的人好像跟自己有关。

按陈泽说的,在他开心等待着何玖珊联系自己,以为误会烟消云散的那天,何玖珊却处于失魂落魄,完全崩溃的状态。她找陈泽是让他帮她找兼职,却不让陈泽问为什么;陈泽说送她回家,她却哭着让他帮她找便宜的酒店;而进了酒店她又打了退堂鼓,不得已才说出了公寓的地址。

公寓,那是何玖珊认为的家,廖瑾瑜明白,那里有着两个人的快乐时光。如果不是为了去学校方便些,不是心疼他来来回回的接送她过于折腾,她才不愿意搬到别墅住。她不只一次的跟他说,在别墅里,虽然他依旧在她身边,她却总是找不到家的感觉。

跟陈泽告别,回家的路上,廖瑾瑜一直在琢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让她认定是家的地方,却不愿意回来又不得不回来,他百思不得其解。

回到别墅,廖瑾瑜的情绪依旧不好,把自己关在书房继续思考,徐烟雨端着两杯红酒敲门进来,坐在楠木书桌上,将一杯酒递给他,“瑾瑜哥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正好,我心情也很差,不如咱们借酒浇愁怎么样?”

廖瑾瑜抬眼看看她,接过她手中的酒杯,他的酒量自己很清楚,绝对不会出现酒乱的事儿,只是他没想到,徐烟雨会在酒里下了迷药,而且份量不小,只是半杯红酒,十几分钟的功夫,他便有了反应。

徐烟雨看着他表情的变化,佯装半醉,双腿从书桌外面直接转到了里面,手顺势搂住了廖瑾瑜的脖子,红唇也送了过去,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

廖瑾瑜此刻体内燥热无比,非常想抱紧她好好的蹂躏一番,他纳闷一向对徐烟雨无感的他,为什会出现这种不正常的情况。而此刻的徐烟雨就像一只妖娆的狐,百转千回,不遗余力的卖弄,风情万种。

身体里最原始的渴望呼之欲出,他的眼前幻化出何玖珊娇小的样子,还有她灵动甚至有些调皮的眼神。

不自控的把徐烟雨掀翻在楠木书桌上,整个人也栖身下来,唇将要落在她犹如天鹅般美好的颈项上的瞬间,一股夏奈尔五号经典的味道吸入肺腑,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眼前的人并不是他的小玖儿,猛然起身,两只眼睛里落出恼怒的光,还喷着火。此刻他恍然明白,那杯酒有问题。

“瑾瑜哥哥,不要为难自己!”徐烟雨嗲声嗲气的又朝他身上贴去,双眼魅惑,不停的放电。别说有药力的作用,就是正常情况下,定力稍稍差一点的男人,一定会承受不了这种诱惑,不管不顾了。

只是,徐烟雨低估了廖瑾瑜,他想放纵的时候,没人能管的住,他想自制的时候,绝不会被人牵着鼻子走。他用力的推开身上柔软成一滩水的她,嫌弃的看了一眼,拿上手机带着一股气流,快步离开,书房的门嘭的一声被关上。

徐烟雨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急忙追下楼,看到廖瑾瑜的车以极快的速度冲了出那扇雕花的大门。

她,知道自己失策了,但同时又庆幸,幸亏一年多以前那一次,自己没有出现才顺利得逞,至今廖瑾瑜还不知道那次发生了什么,才让她手里有了那张至关重要的王牌,只是她必须想办法把何玖珊赶走,那张王牌才能在最关键的亮出,否则太跟过危险。



天色已经大亮了,看着怀中熟睡的何玖珊,他很想就这么抱着她睡个够,也好让自己好好的休息一天,但是他知道今天还不是时候,他必须去找徐烟雨算账,还要弄清楚,她跟他的小玖儿说了什么,做了什么,让她濒临绝望,让她差一点又无家可归。他要还原事实真相,给何玖珊一个公道,也是要给自己洗清污名,天下的人都可以误会他廖瑾瑜,但是何玖珊不能。

他知道徐烟雨心里的执念,所以这些年他一直在有意的避开她。只是,因为徐二叔的恩情,他不想伤害她,才跟她定了三年之约,目的就是给她一个逐渐缓冲的过程,让她适应。

如果,现在没有何玖珊,即便徐烟雨用了这么卑鄙的手段,他可能也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会让自己小心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她的做法不仅伤害了他,更是伤害了何玖珊,他说过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她,那就一定得兑现。

轻轻的,他在何玖珊额头上落下一吻,从她的脖子底下慢慢的抽出胳膊,起了床。

公寓的衣帽间里一直有他的衣服,找了一身换上,将昨天穿来的那身直接装进袋子里丢到了门外。他清楚,八点一过,公寓的物业就会有人把那些堆在业主门口的垃圾收走。那套衣服就算再昂贵,他也不要了,因为那上面沾染了别人的味道,他忽然觉得很恶心。

何玖珊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中午了,身边一片冰凉,她怀疑昨夜是不是自己的一个梦,可是浑身的酸痛,还有身上触目可极的地方那青一块紫一块的吻痕,都证实着昨夜多么的激烈和荒唐。

只是,她想不明白,今天不是周末吗?怎么他会走了呢?以往,要是赶上周末,两个人夜里不眠不休的缠绵之后,廖瑾瑜通常是赖床的,即便何玖珊醒了想起,他都会把她重新按在被子里,让她陪着他睡饱了才行。

何玖珊摇摇头,怎么还要在想以往呢?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他是不是赶回去安慰徐烟雨呢?撑着疲惫的身体,何玖珊起了床,洗了个热水澡,感觉舒服多了。莫名的心情好像比前两天好多了,居然有了些饥饿感,她想厨房里还有昨天剩下的粥,她可以热了吃些。

这么想着,她去了厨房,没想到餐桌上摆着流沙包,虾饺,透过保温箱的玻璃门,她看到里面放着她喜欢吃的那家粥城的海鲜粥。

心情似乎更好了些,胃口竟然在看到这些美食,咕噜咕噜叫了几声。因为就自己也没有必要客套,她坐下来开始吃,甚至吃的有些狼吞虎咽。很快,桌上的盘子都空了,可是她居然还有点意犹未尽。

摸摸自己的小胃口,自言自语:“能不能有点出息,他莫名其妙跑来折腾了一通,再给你准备些好吃的,你就开心了?没有他你活不了吗?”

“可是,他昨天明明在别墅,如果真像徐烟雨说的那样,他被下药了干嘛还舍近求远来找你呢?没准真的是被徐烟雨骗了!”

“ 那他的手机为什么在徐烟雨手里!”

“说你傻,你还真傻,要是徐烟雨跟他借手机用用,他还能不给?再说,你都没问问他,就青红皂白直接给就他定了罪,你也有问题。”

习惯性的自己跟自己对话后,何玖珊动摇了,她觉得确实有些冲动,这件事她都没问过他,为什么就这么轻信徐烟雨,至少应该让他知道是因为什么吧。她想,还是等他回来,她要问清楚,看他怎么解释,再做最后的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