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一章 别拒绝我
章节列表
第一百零一章 别拒绝我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本来已经分散了的记者们的注意力一下子又集中了,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廖男神这句不是的意思,廖瑾瑜又开口了,“徐小姐不是我未来的妻子,她只是廖家比较重要的人,算是廖家的亲人!”他特意用了廖家,而不是他。

徐烟雨知道他是给她的留足了面子,但心里却升腾气一股怨气!事情都到这个份上了,难道他还在惦记着何玖珊吗?不行,绝对不可以,她要想个对策才好。

只是廖瑾瑜没有给她继续发挥的时间,将她丢给身旁的保镖,大踏步的走了。



何玖珊坐在阳台上看着楼下的街景发着呆。她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那么没出息,关了电视却没能阻断她对他的思念,拿着手机上网,看到拍卖会的消息她又点了进去,她看到了他拍的那条项链,一颗颗黑钻通体晶透,下面缀着一颗雕刻成四叶草形状的坠子。

网络上对廖男神会将这条项链送给谁,引发了讨论和猜测,不过大部分都在说,今天陪廖男神出场的那位女士的可能性最大。大家纷纷开始猜测她的身份,虽然这个女孩在滨城名不见经传,但是一看就是出自名门的大家闺秀,礼仪举止处处恰到好处。更有甚者在短短的时间内,居然扒出徐烟雨是德国顶级学府医学硕士研究生的身份。

不过言论并非一边倒,也有人把那张曾经在市医院大厅拍到的廖瑾瑜挡住何玖珊容貌的那张照片搬了出来,说或许那个才是项链未来的主人,否则为什么廖男神不像韩总裁一样在会场直接给自己喜欢的人戴上呢?这个人的言论一出来,后面稀里哗啦的跟了一串骂声,好像大众认为徐烟雨才是最配得上男神的女人。

何玖珊没有勇气再看下去,她忽然觉得自己决定离开他身边是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退出网络,她望着窗外已经漆黑的天空继续发呆。

何震轩这两天都没收到妹妹的任何消息,想着今天是周末便给她打来电话,询问她这个周末要不要过临市去。何玖珊想了想,借口说是下周有考试就不过去了。其实她是还没想好,见到哥嫂要不要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她怕直言相告会给哥哥带来压力和负担。不说吧,见面的时候,哥嫂肯定会提及廖瑾瑜,她又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掩饰住内心的情绪,所以她决定暂时先不过去,等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些了再说。

何震轩又嘱咐了她几句才挂断,握着手机,何玖珊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居然打开了黑名单,一串廖先生的未接电话跃然眼前,所有的时间都是截止到昨晚,原来他一直再联系她。呵呵,这有什么可心动的,他不是一直如此吗,见他在楼下等了一夜,你不都没有动心吗?看到这些电话还有什么可难过的呢!玖儿,你给我振作起来,不要这么没出息好不好!

目光落到免打扰的未读信息上,她再次不受控的的打开了,廖瑾瑜那条带着侮辱和质疑的信息跃然眼前。原来,在他那里自己是那么的不堪。

心里的疼痛此刻已经麻木了,冷笑一下,“谢谢,谢谢你,给了我让不再想你的理由!”

想明白了,她也不再纠结站起身走向厨房,虽然没有什么胃口,还是得给自己弄点什么吃的,即便在那非人的一年多时间她都没想过死,现在依然不会,那是对生命的不尊重。不管如何她都不能糟践自己的身体,如果饿出胃病来,那就糟糕了。她知道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她不会有闲钱用来给自己治病。

翻遍了整个厨房,除了之前剩下的米,什么也没有,无奈她洗了点米,放到电饭煲里煮上粥,借着这个时间她去洗了个澡,温热的水顺着身体流淌下来,洗净了一身的疲惫与尘埃,也洗净了她的心灵。

勉强喝了一小碗粥,等了一会儿,又吃了两颗舒乐安定,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等着药力上来入眠。

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声声入耳,她随着那轻微的声响数着秒,不知数了多少,她仍旧一点困意都没有,她轻叹一声,看来舒乐安定两颗已经不起作用了,失眠症又要卷土重来了吗?

正想着,外面客厅的门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何玖珊警惕的从床上坐起来,进小偷了吗?幸亏,药物没发生作用,不然就麻烦了。她环顾一下卧室,根本没有什么可以御敌的东西,不过有也没用,何玖珊明白自己绝对不是小偷的对手。

她忽然想起小时候听妈妈说过,小偷都是图财的,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伤人害命。她想不如自己装睡,别搞出什么动静,没准小偷会直接去书房,那里面有几件价值不菲的古董还有廖瑾瑜老爸的画,他拿了没准就直接离开了。

这么想着,她重新躺回被子里,头也都缩了进去,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糟糕,那脚步声很急切的走动,离卧室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紧接着是门开的声音,何玖珊闭紧了双眼,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发抖。

进来的人似乎一点都没犹豫,直接奔到床边,突然,何玖珊觉得身上一沉,她惊恐的睁开双眼,手紧紧的拽着被子,难道不是小偷是采花贼吗?还没来得及多想,她的鼻息里就传入了一股熟悉的味道,脑子猛然一沉,是他?全身紧绷的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

正想探出脑袋,被子就被掀开了,虽然漆黑一片,何玖珊还是看到廖瑾瑜眼镜片后面的那双凤眸里写满了嗜血的欲望,那目光的灼热让她的心不停的抖动起来,这不似他以往的状态。

“玖儿!”廖瑾瑜的黯哑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渴望的感觉是那么的明显和难抑抑制。

何玖珊忽然就怒了,他这算什么,又当她是什么,今天她一定要告诉他,何玖珊并非软弱可欺,她不停的踢着他,双手从被子伸出来,想推开压在身上的体重,只是她力量太小,根本无能为力,他抱着她,隔着被子她都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

她开始用力的撕扯,抓挠,指甲深深的嵌入了他裸露的手臂上。

他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疼痛般的将她的唇狠狠的吸住,冰凉的舌尖霸道的探入了她的口里。她来回摇晃着脑袋,不愿让他碰到她,喉咙里呜咽着滚这个字。只是,他根本不肯放开,何玖珊只觉得一股气涌了上来,她狠狠的咬住了他的唇瓣,用足了力气,一股咸腥顿时弥漫开来,她知道她把他咬流血了,心里忽然有些不舍,慢慢的松开了牙齿。

任他抱着她,眼泪流了下来,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今天这个样子,谁能告诉她。

廖瑾瑜强忍着体内叫嚣的不安分的因子,头埋在她的颈窝处,唇贴着她的耳廓:“玖儿,帮帮我,我被下了药,会死的!别拒绝我,乖!”

何玖珊听了,心里一惊,难怪,他样子那么吓人,原来是被人下了药,可是他为什么不去找徐烟雨?难道是因为离公寓进吗?她绝对不能心软,她不要做他的解药,把头转向一边,抹了把不争气的眼泪,“你不是有徐烟雨,再说你堂堂廖大总裁,找个女人做解药不是手到擒来吗?为什么非是我?我虽不堪,但绝对不贱!”

“不许你这么说自己!”他用手按住她柔软的唇瓣,“玖儿,有了你之后,我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兴趣!”

何玖珊冷笑两声,“是吗?我走的那天你不是和徐烟雨挺快活的吗?”

“别胡说”廖瑾瑜低叫一声,“没有的事儿,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是我不好,伤了你的心,可是我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事儿!宝贝,帮帮我好不好,真的快难受死了!从别墅开到这里,我已经忍了太久了!快炸掉了。”

他说着开始撕扯何玖珊身上的睡衣,动作一点都不温柔,唇再次袭击上她的唇瓣,那残留的咸腥味依然还在,身体的温度滚烫吓人。

何玖珊的脑袋彻底凌乱了,他刚刚说那是没有的事儿,要相信他吗?谁又能给她一个标准的答案呢?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事情是徐烟雨编造出来的,他的手机又怎么会在她手里。可是,如果不是,为什么廖瑾瑜今天非要舍近求远从别墅跑来找自己,是徐烟雨不在还是非她何玖珊不可?还有,一向谨慎的他怎么会被人下了药?是谁做得?脑子里一连串问号袭来,忘记了还在她身上作祟的廖瑾瑜。

见何玖珊不再反抗,廖先生一举进攻。

她这才反应过来,身体不断的扭动着,抗争着,越发挑起了他那些叫嚣的情绪,不管不顾的攥住她的手腕,强行将那两只不停挥舞捣乱的双手按在她的头顶之上.........

何玖珊轻叹一声,随了他去,任他此刻为所欲为,她没了反抗的力气,也不想再反抗下去。说到底,看到这样的他,她不舍也心疼。.

最终沦陷在他强大的攻势下,溃不成军。

廖瑾瑜疯狂的索取,丝毫不肯停歇,似乎不知什么叫做疲惫和结束。

最初的时候,因为难耐的药力,廖瑾瑜没法控制自己,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横冲直撞,那样子,甚至让何玖珊有些害怕。

渐渐的随着药性慢慢的过去,他恢复了以往的温情,只是依旧不肯罢手。何玖珊从他满含爱意深邃的眼眸中,看到了曾经的那个廖先生,她想如果徐烟雨没来过多好,那么他还是她的避风港,而她依旧是他听话的小玖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