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午夜惊魂
章节列表
第八章 午夜惊魂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何玖珊淡淡的一笑,
“圣诞算什么节日,王叔还真时尚了。对了,我今天领到奖金了,先按市价给您两个月的房租吧。”她说着,就去掏口袋里那个信封,心想或许他来这里,等到这么晚就是为了要租金,只是顾忌着情面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玖珊,你这是哪的话,怎么能要你的钱,我是看你无依无靠的心疼啊!”老王说着,抓住她的手,看似推脱却一个劲儿的往怀里拉,脸上的表情尽显猥琐。
何玖珊就是再单纯,也能感觉到某种危险的信号。脑子里琢磨着怎样才能脱离这种窘迫。
“王叔,谢谢您对我的照顾,我想我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您的。但是房租还是要付的”她费力的想抽出自己的手,却没有如愿。
“珊珊啊!”老王的手加深了力道,语气温和中带着轻佻,“不要总是提你爸爸,来聊聊我们如何?也不要再叫叔了,我哪有那么老啊!”
何玖珊听他嘴里吐出“珊珊”这两个字,后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手还被这个硬说自己不老的老男人的手攥着,那汗涔涔的手心和他的话让她一阵恶心。
“太晚了,王叔你回去吧!我要休息了!”猛然用力,终于甩开那只让人厌恶的手,却因为动作过猛,她一个趔趄,倒在沙发的边缘,腰部正好磕在扶手上,顾不得那刺骨的疼痛,想立刻起来,哪知老王的身体重重的压下来。何玖珊的脑子“嗡”的一下子,根本听不清老王嘴里哼哼唧唧说的什么,心里却明白即便听清了也不是什么好话。
那张带着浓重烟味的嘴凑过来,在她的脸上,脖子上乱啃,手也开始不闲着,胡乱扯着她的衣服。何玖珊慌乱的躲避着,手无意中碰到了口袋里的手机,并不自知。
“放开我,放开!王叔,你是我爸爸的朋友,求求你看在您跟我父亲的情分上,别这样!”
她哭着恳求,但是对方却置若罔闻,依旧上下其手。
“混蛋!你放手、放手啊!”她大声骂出难听的字眼,手被他圈在背后,只能来回扭动着身体,却根本无法摆脱对方的纠缠。
此刻的何玖珊非常后悔,如果知道是会有这种情况出现还不如麻烦陈泽跟她一起上楼来。
还好,扭动中她的一条腿脱离了他身体的桎梏,抬起狠狠一蹬,踹在对方的身上。老王没有防备,这一踹,让他暂时离开了她的身体。
何玖珊迅速的爬起来,往门边跑,哪知刚迈出腿,又被老王扯住头发生生拽了回来,他喘着粗气,依旧不忘调戏,
“我就喜欢有点性子的小野猫,别怕,王叔教你!保证到时让你欲仙欲死!”
“滚开,别碰我!”何玖珊大叫,挥舞着另一只手朝老王脸上扫去,“啪”的一声脆响,老王一愣,立刻变了嘴脸,他想过自己不会那么轻易得手,但万万没想到何玖珊敢动手打他。
“臭娘们,给脸不要脸,敢他妈的打老子!”
他抓住何玖珊的胳膊,反扣在背后,又狠狠的在她后腿窝给了一脚,何玖珊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硬生生的跪在水泥地上,膝盖处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疼的她额上冒出了冷汗,两只眼睛瞪得滚圆滚圆,怒视着眼前这个恶心的老男人。
“老子今儿说什么也得上了你,你以为白给你房子住,真是看着你那犯了事儿死去的爹?做梦吧!要不是看上你有些姿色,呵呵,我管你?”
他一手按着她,另一只手解开皮带,抽了出来,把她的双手反着捆了个严实。然后,狰狞的笑着,手顺着她的衣领伸了进去,何玖珊绝望的闭上双眼。她知道今晚在劫难逃了,但依旧来回扭动着身体,尽量不让老王的魔爪碰触到自己的肌肤。
躁动不安的身体让老王失去了仅剩不多的耐性,何玖珊的衣服被硬生生的撕开,她听到扣子蹦出去落到地上的声音,老王身上令她作呕的气味,还有那粗重的喘息,让她再一次清醒,既然不能自救,那么就算死她也不愿让这个道貌岸然所谓的长辈白白糟践。
狠狠的一口,不管是哪,她咬了下去,嘴里立刻传来了一股血腥的咸。老王疼的嗷嗷直叫,接着是一个又一个耳光,劈头盖脸的落在她的面颊之上。
“妈的!臭娘们,老子先打服了你再上你!”
何玖珊不开口也不再挣扎,眼睛死死的盯着老王的眼睛,咬紧了嘴唇,猛然窜起身朝着茶几撞去,随着哗的一声响,玻璃渣子四溅,何玖珊觉得额头上有热乎乎的液体流淌下来,很疼,疼的她格外清醒。
本以为见了血,老王会胆怯会放手,哪知道他居然冷笑着上前一步将何玖珊按倒在地,一个膝盖压在她的肚子上,随着重量的增加,身下的碎玻璃深深的刺入了她的后背,很疼,疼的她拧紧了双眉。
“想死,伺候老子快活之后,我成全你!”
已经被撕扯的面目全非的毛衣被老王死命的拽下,里面的打底衫也几乎不能遮体,那家伙肮脏的手开始解她牛仔裤的扣子。
何玖珊一点力气都没有了,两只眼空洞的望着屋顶,不再做任何反抗,她想,过去今晚,应该都结束了吧,在这个不平安的平安夜。
门“咔”的被踹开,老王先是一愣,转头看向如神祗一样出现的男人。
“你是谁?大半夜的发什么神经,信不信我告你私闯民宅!”老王以为是多管闲事的邻居听到了屋子的吵闹,破门而入,并有没有做了亏心事儿的窘迫,气焰乖张的叫嚣着。
廖瑾瑜上前一步抓起老王丢给身后跟随的人,冷冷的开口“知道该怎么处理吧?”说话的同时,脱下外套盖在衣不遮体的何玖珊身上。
“知道,先生放心。”随从应着,控制住老王,老王还在嚷嚷,“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吗,敢管我的闲事,要你好看!”
“让他闭嘴!”廖瑾瑜淡淡的说,看都不看老王一眼,随从的人在门口的衣架扯了个什么东西,塞在老王嘴里,连拉带拽的把他拖了出去,老王的嘴里不停的发出不满的呜呜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