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一章 你还有我
章节列表
第十一章 你还有我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廖瑾瑜把她放到床上,让她上半身靠着床头,拉上被子盖在腿上。
将白色衬衫的袖口解开,一边向上挽起,一边走向卫生间洗了手,才回到的沙发前,将茶几上的餐盒打开,把里面的粥分一些到小碗里。
何玖珊傻呆呆的看着他的一系列动作,那露着半截蜜色的小臂,骨骼清晰,血管凸起有致,显得非常有力量,一看就是经常锻炼。
直到一勺粥已经放到唇边,她才意识到自己走神了。
“想什么了,这么出神?试试热不热!”
这几天一直在输液,吃饭的时候大多都是廖瑾瑜喂她,偶尔的一两次是护工阿姨,她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今天,何玖珊居然一下子红了脸。
“那个,廖先生,我自己来吧,今天手上没插着针。”
廖瑾瑜迟疑了一下,把碗放在小桌上,“好!”手里的勺却没递给她,一脸的笑意,何玖珊莫名其妙的转转眼珠,看看那只不锈钢的小勺,又看看廖瑾瑜。
“是不是还没洗漱呢!”
“啊!忘了!”
何玖珊一溜烟的下床跑向洗漱间,“嘭”的一声关上门,还能听见廖瑾瑜在外面夹杂着爽朗笑声的话,“又不穿鞋子!”
她并不理睬他,慌乱的洗脸刷牙,拿起梳子梳理长发时,忽然想起,昨晚她说,头皮痒,额头上有伤口又不能洗,难受死了,于是他就让她把头发垂在床下,帮她小心翼翼的洗干净,又用吹分机吹干。尤其是手指肚轻轻按压头皮时,心里流过一股股暖流。
放下梳子,走出卫生间,门口处摆着毛绒绒的拖鞋,两只脚踏进去接触到那软糯糯的鞋底,才察觉到原来自己的脚心那么冰冷。
廖瑾瑜端着报纸坐在沙发里,眼睛看着新闻,嘴里却不闲着的开始催促她快些吃饭,粥都凉了。
何玖珊坐到另一个沙发里,端起粥,吃了一口,虽然没什么滋味,却感觉味道很好,很甜。
“廖先生”她叫
“嗯”他答,眼睛并没有离开报纸。
“我一会真的能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吗?”
“什么时候骗过你,刚刚回来时问过医生了,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听到出院,她并不开心,心中反而怅然若失。随着身体和情绪的恢复,她不是没想过离结束这样温馨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可是她却不舍,况且出院了她去哪呢?手里的钢勺一下下搅动着粥,但是没有再往唇里放一口。
见她不语,廖瑾瑜抬头,放下报纸,“再搅,粥都烂掉了!”他说着,夺过她手里的勺,盛了一勺放在她嘴边,“张嘴!”
她依言而行,隐忍着眼里的泪水。
“出院了也不会让你再回那房子,我给你安排好了住处,一会儿办完出院手续送你过去,你想想那边有没有重要的东西,我差人给你拿来。”
他轻描淡写的说,又把一勺粥放到她唇边,她听话的张口,泪控制不住的滚了出来。
“别哭!”他不是很光滑的指腹拭过她的泪痕。
“廖先生!”
“别说谢谢,这两个中文字是最虚伪最没价值的。”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别想太多,好好的把身体养好。还有,那个人已经送到警局了,但是我不会让你去配合录什么口供的,放心!”
“廖先生,你不让我说,我还是要说谢谢你,因为除了这两个字我一无所有!”
廖瑾瑜抬手揉揉她的头,“你还有我!”
何玖珊咬着唇,你还有我,简单明了却是令人安心又动容。

郑鹏程办好了出院手续走进病房,把一个大大的手提袋,交个何玖珊。
“何小姐,这是先生让给您准备的衣服!”
“去换好了,我们就可以走了!”廖瑾瑜拍拍她的肩头,像哄个小孩子一样。
“郑助理,医药费多少钱?”这几天,郑鹏程常来常往的,何玖珊已经知道他的身份。
郑鹏程没敢言语,两眼望向一旁的他老大。廖瑾瑜扯开嘴角笑,“怎么,又要一人一半吗?”
听他提及初遇时的事情,何玖珊尴尬的抖抖手,“我现在没钱!”
“那让郑助理先记好账,等你有钱时再还他好了!”
何玖珊郑重其事的点点头,她想自己现在什么也别说了,因为说了也是废话。她不傻,当然知道vip病房,光房间费一项就价值不菲,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还清。
廖瑾瑜给何玖珊安排的是自己市区公寓,环境优雅,闹中取静,离盛世百货路途方便,最关键的是这里安保设施非常棒,陌生人根本进不来。
三个人出了医院先去了一家环境不错的素食餐厅,主要因为何玖珊的伤口还没有彻底痊愈,有好多忌口。郑鹏程再次感叹:廖先生莫不是转性了,这少爷的饭桌上什么时候像这样清淡过。不过想归想,他可不敢说。
回到小区,廖瑾瑜并没有马上带何玖珊上楼,而是陪着她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这个小区平时很静,一般看不到什么人,但是今天,却有不少孩子们在玩雪,显得很热闹。
雪,正下的起劲儿,鹅毛般的一片接着一片的飘落,街道上、树枝上,房顶上都积满了厚厚的一层。不一会儿,何玖珊的乌黑的长发上也挂满了雪花,就连浓密的眼睫毛上也没能幸免,随着主人的动作,一下下闪烁着亮闪闪的光。
“都成了小雪人了,冷不冷?”廖瑾瑜抬手给她掸掸头发上的雪。
“你也一样啊!”
他再次看到了她的笑容,比早上的那次要深了许多。
一个雪球飞了过来,砸在廖瑾瑜身上,闯祸的孩子吓得不敢说话。廖瑾瑜忽然来了兴致,
“我们跟你们一起打雪仗好不好?”
闯祸的小家伙听了立刻开心的拍手。
于是,两个大人和一群孩子,昏天黑地的暴动了。廖先生终于听到了何玖珊银铃般的笑声,原来是那么的悦耳,似羽毛般扫过他的心尖,让他莫名的心情愉快。
开心归开心,何玖珊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完全复原,差不多一个小时,他就喊了停,玖儿有些不情愿,求他再让她跟孩子们玩会。那模样怎么看怎么都像在跟他撒娇,但是廖瑾瑜始终是理智的,不容分说的拉着她的手上了电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