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能有多久就是多久吧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能有多久就是多久吧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廖瑾瑜当然明白她还经历过其他,那日她酒醉后的话,他不曾忘记。想到这他即刻打电话给郑鹏程安排调查何玖珊家里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门铃响起,何玖珊像蝴蝶一样飞过去,想都没想就打开门,“廖先生,你去哪了?”
廖瑾瑜却一下子黑了脸,“怎么一点安全意识都么有,不问是谁就开门?”
何玖珊揉揉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忘了!”
“现在记住了?”
“嗯!”
提着购物袋,廖瑾瑜进了厨房,将里面的食物分门别类的放入冰箱,何玖珊看着他的动作,突生一阵恍惚,有了家的感觉。
“傻站着干嘛?要不要吃苹果?”廖瑾瑜从袋里捡出一个红红的苹果,转身在水池里洗干净。
“你左手边的抽屉里有水果刀,拿给我。”
何玖珊照做。
苹果在他手里慢慢转着圈,皮被他削成长长的一条,落出里面的果肉,剩下一小圈的时候,他说,“过来!”
她伸手去接,他却不给,她迟疑着,有些不满的望向他,他已经把苹果放在她的唇边,她咬一口,很糯很甜,他也咬一口,味道不错。
门铃又响,何玖珊这次长了记性,跑到门口问了谁,听到郑鹏程的声音才打开门。
看见她,郑鹏程恭敬的叫了一声何小姐,之后才朝已经坐在沙发里的廖瑾瑜走去,将几张文件递过去。
何玖珊猜他们有公事要谈,知趣的走开却被廖瑾瑜叫住,“玖儿,来看看郑助理帮你找的保姆人选。”
“保姆?我可以照顾自己的!”她想都没想过自己的生活起居要保姆负责。
“总要有人做饭打扫房间什么的。”
“这些我都可以做的,不需要假以人手!”
“可是,”
“廖先生,我不习惯我的生活里有陌生人。”
廖瑾瑜沉默了,何玖珊有点紧张,她以为他生气了,
“廖先生,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真的不需要。”声音里又开始出现那种无助的小心翼翼。
廖瑾瑜点点头,“对不起,忘了提前征求你的意见。”
何玖珊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他沉默并不是生气,而是自责吗?
“不过,你现在的身体尚在恢复中,不宜劳累,暂时先让那个护工过来照顾你,直到你能上班,好吗?”
“哦!”何玖珊没办法再拒绝。提到上班她忽然想起歇了这么多天也没请假。
“糟了,员工手册上有规定,旷工三天会被开除的,可是我忘了请假!廖先生,你是盛世的股东又是集团的副总,能不能替我求求情啊?”何玖珊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这个恐怕不行,我不能随便破坏规定!”廖瑾瑜答的一本正经。
何玖珊着急了,脸上红红的,“那怎么办,能不能借电话用下,我给朱经理打个电话解释下,我的手机应该落在那个房子里了。”
“你拿我的手机给经理打电话,是暗示她你身份特殊,让她给你开绿灯吗?”
“啊,这个没想到,那怎么办,真的会被开除的!”
“是啊,已经五天了,而且暂时你也上不了班,没准已经发开除通告了!”
郑鹏程看他老大一副极为难又一本正经的样子几乎要憋不住笑喷了出来。
她却没有注意到郑助理的表情,依然很着急。
“那怎么办,廖先生,你帮帮我好不好!”她摇着他的手臂恳求着,他对她疑似撒娇的小女生姿态很受用,嘴角微微的勾起。
“不逗你了,郑助理已经帮你请好假了!具体的理由,让他跟你说!”
郑鹏程终于可以说话了,“何小姐,我跟朱经理说,我开车不小心碰伤了你,需要休息半个月,假期批过了。”
何玖珊紧绷的情绪放松下来,居然不经意的有些嗔怒的瞥了廖瑾瑜一眼。廖瑾瑜心情大好,爽朗的笑出声来。
郑鹏程抓紧时机从包里掏出一个新的手机,“这是先生让给你准备的,卡已经补好了!”
“额!我的手机应该还能用,拿回来就好了!”
“不要了,反正你的通讯录里也没别人的号码。”廖瑾瑜说着,把手机拿过来输入了自己的号码,继续说:“那个房子的东西都不要了!”
“我的证件还在哪里呢。”
“这个你不要管,郑助理会去取,从现在起把那里的记忆给我从你的脑子全部删除!”廖瑾瑜的语气不容置疑!
郑鹏程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再待下去,继续当电灯泡,忙问,“先生,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了,晚饭需要我帮着定吗?”
廖瑾瑜想想了,“还是中午的那家素食吧,送餐过来!”然后转过头对着何玖珊,“还得吃些清淡的,否则对伤口不利,将就点,嗯?”
“我吃什么都行,倒是你,不需要吃肉吗?”
何玖珊说完这句话,看到廖瑾瑜眼镜后面的眼睛闪过一丝精光,脸上有些坏坏的笑意,忽然意识到这话说的冒失了,怎么听怎么都有点暧昧。
郑鹏程赶紧拿上包,道了再见,匆匆离开。他觉得今晚,老大和何小姐之前一定会发生点什么,或许他可以安心的睡个好觉。
然而,郑助理真的想错了。
吃过饭,廖瑾瑜陪着何玖珊再客厅里看了会儿电视,差不多九点的时候,叮嘱她早些休息,就离开了。
宽敞的房间里又剩下了何玖珊一个人,下午温馨的画面还在,房间里还弥漫着他身上那淡淡的薄荷味,一抹孤单悄无声息的袭上心头。
其实,他说走的时候她不舍,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无端的放大这种依赖。或许自己由这种依赖已经产生了不该有的情愫。即便她能感觉到他也有那么一点点喜欢自己,但是她清楚自己跟他之间的距离太远,好似隔着整个银河系。
几天的耳鬓厮磨,尤其是整整一个下午的相处,她不似在医院时那样紧绷着神经,家的感觉是那么浓烈,何玖珊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能延续到哪天,静下来的她甚至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虚幻缥缈,像个新版的童话故事。他对她的好,她将没齿难忘,然而其他的她不敢奢求,如果只是身份上的差距,何玖珊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奋力的搏一搏。但是,现在她连灰姑娘都不是,又怎么能盼望有王子给她那种叫做爱情的东西。爱和被爱,或许自己都已经不配拥有。
想的累极,头甚至有些微痛。她劝自己什么都不要想,顺其自然,这种奢侈的美好能有多久就是多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