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廖先生你会不会护短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廖先生你会不会护短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周一,何玖珊一大早起了床,简单的收拾了自己,兴致勃勃的去盛世百货复工了。更衣间,同事们见到她都跑过来询问伤情。何玖珊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没事儿了!
换衣服的时候,额头的刘海被套头毛衫弄的有点乱,伤疤不经意间暴露出来。袁燕正好回头,看个满眼,惊叫了一声,“玖珊,你额头留疤了!”
何玖珊用手梳理了下刘海,“嗯,可能再过过就能浅些,现在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明显了!”
“这个郑助理是怎么开的车啊,怎么这么严重?说说,那天怎么回事!”
“也不怪人家,是我走路不小心!”何玖珊不知道郑鹏程怎么解释的,只能囫囵的带过。
“他给赔偿了吗?我跟你说,这个属于毁容,你得让她给你出整容的费用!”
“谁要整容?”经理朱林正好进来,问了一句。
“朱经理,不好意思我请了这么久的假,给您添麻烦了!”
“说哪去,玖珊,怎么样,全好了吗?”
“好了,一点事儿都没有了!”
“什么没事儿了!你让经理看看那疤,要我说郑助理就得出赔偿费!”袁燕气哼哼的说。
虽然 何玖珊来的时间不长,但是因为平时非常随和,人缘挺好。再加上她跟袁燕总是一个班,关系更好。袁燕又是个好打不平非常义气的主,所以一看见她上司,就一个劲儿的嚷嚷,替何玖珊打抱不平。
朱林听说留了疤痕,也近身过来,掀起何玖珊的头发查看,那小肉虫子般的疤趴在光滑的额头,很明显。
“嗯,还真是挺严重的,郑助理怎么说?”
“他说会给我带一种药膏,涂几次,疤痕就没了!”她把廖瑾瑜的话解释成郑助理的,反正都一样的效果。
“这明显是托词,朱经理,您说我说的对不对?”袁燕已经换好了制服,却依然赖在更衣间说着自己的道理。
“是有点!”
“朱经理,玖珊还不满二十周岁呢,这疤要是不下去,将来找男朋友都得受影响!”
听到袁燕的话,何玖珊心头一抽,脸色也白了许多。袁燕并未察觉,继续唠叨着,“是不是郑助理仗着有廖先生撑腰,欺负玖珊就一普通导购啊!”
朱林也换好衣服,整理了一下,回头说,“郑助理应该不是那种人,有机会碰见他,我帮玖珊问问!”
“不用,不用,真的不用,朱经理,你别听燕子瞎闹。”
“好了,时间到了,先出去开早会吧!”朱林说着率先走出更衣间。
事情好像就是那么凑巧,盛世百货刚刚开门纳客还在迎宾,郑鹏程就走了进来,刚好路过化妆品部。
袁燕跟朱林挤鼻子弄眼,那意思让她去问。
朱林想想于情于理她这个经理也应该为自己的下属出个头,更何况她知道何玖珊父母双亡,一个人怪让人心疼的,于是挡住了郑鹏程的去路,礼貌的微笑着,“郑助理,请留步!”
“你是?”郑鹏程看看朱林身上的制服和挂在脖子上的襟牌,“朱经理,你好!”
“叫我朱林就行,我找你是想问问你开车碰上我部门员工何玖珊的事情了结了吗?”
郑鹏程一愣,他早忘了自己曾经给朱林打过电话扯过这个谎帮何玖珊请假。
了结了吗?他倒是想了结,可是他老大不让啊,现在他每天除了一些正常的工作,还要没日没夜的查何小姐哥哥的下落,还要查何小姐之前遇到过什么遭遇。
见他迟疑并不作答,一向是非分明,干脆利落的朱经理莫名升起一股恼火。
“郑助理,何玖珊的额头落下疤痕这事儿你知道吧?”
“疤?”郑鹏程想了想,那么长那么深的伤口,缝了7针不落疤才怪!
朱林却觉得郑鹏程是故意一副装傻的样子,好像这事儿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似得,恼火不禁更盛了些。正要说什么,便看见廖瑾瑜已经走到眼前。也不管他认不认识自己,怒冲冲的张口,“廖先生,您好!”
“你好!”廖瑾瑜不卑不亢,并没有停留的意思。
“廖先生请留步!我想问问您,前些天郑助理把我部门的员工撞伤的事儿您知道吗?”
“嗯,怎么了?”廖瑾瑜面无表情,语气淡淡的问。
“今天我这个下属第一天复工,我才看到她额头上有好大的一条疤痕,您觉得郑助理是不是要有个说法呢?”
廖瑾瑜看向郑鹏程,眼镜片后面的眸光闪过一袭狡黠。郑鹏程的眼皮子不自觉的抽了抽。
朱林乘胜追击,经典补刀:“廖先生不是护短吧?”
“我不会护短,就是护短也不会护他!”说完嘴角邪肆的一勾,看都没看看郑鹏程,迈开两条迷人的大长腿离开,还特意往何玖珊的位置望了望,见她正低头给一个中年顾客介绍商品,含着笑直奔电梯。何玖珊似乎感知到了他的气息,抬头望去看见他修长挺拔的背影。
郑鹏程觉得真是无语问苍天啊,无奈他只能低声下气的说了句,“朱经理,你让何小姐说个金额,我赔偿就是!”
午饭的时候,朱林和袁燕非逼着何玖珊说个钱数,袁燕还不厌其烦的手机上网查韩国整容祛疤的费用。何玖珊简直是满头黑线了,实在坐不住了,她假借去厕所给廖瑾瑜发了信息。
“我们经理说你和郑助理都答应给我赔偿了,非逼着我说数呢!怎么办?”
“那你就随便说一个。”廖瑾瑜回的很快。
“怎么好意思啊!人家郑助理明明一直在帮我!”
“他是我助理,帮你应该的!”
“可这事儿分明跟人家郑助理没关系,我怎么好意思开口跟他要钱!”
“小笨蛋,他赔给你,你私下再还他不就行了!”
何玖珊这才反应过来,对啊!自己还真是笨的可以了!她明白廖瑾瑜不想让平安夜那天她的遭遇弄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的地步,既然郑鹏程编了这个理由,自然就得顺着这个套路走,想到这,心里立刻轻松起来。发了一个大大的笑脸过去。
很快,廖瑾瑜的信息又回过来,“好好吃饭,小笨蛋!”
何玖珊看了那条微信,抓抓头发,嘟起嘴巴,眉梢眼角却晕开了笑意。脸上不自觉的升腾起一片红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