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怕被同事误会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怕被同事误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何玖珊都没有见到廖瑾瑜,包括休息的那天,期间郑鹏程倒是来送过一些水果和零食。每天的睡前握着手机静静的等电话已经形成了习惯,直到他打过来,两个人聊上一会儿,道了晚安,何玖珊才会去睡,而躺下时又总是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辗转反侧。前些天一挨枕头就能睡着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失眠卷土重来。
第二周,何玖珊的班次已经换成了晚班。年关将至,商场的业务非常繁忙,很快一个班儿就过去了,出了员工通道和袁燕等同事们说了拜拜,一个人朝着公交站方向走。冬夜的十点,即便是快过年了,街道上一如既往的冷清。风很大,似乎穿透了身上的外套,何玖珊忽然又想起了平安夜那晚,今天还是那次之后头一次晚上一个人回家,莫名的恐惧悄悄爬上心头,她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双手抱肩加快了脚步。
口袋里手机震动个不停,她掏出来看见屏幕上跳动着廖瑾瑜三个字,吸了吸鼻子接起,“喂!”声音有些颤抖,她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突袭而来的恐惧还是冬日的寒。
“在哪?”
“刚下班出来!”
“我在员工通道那个门没有看到你?”
“你来了?我已经拐到商场正门这边,准备去赶公交车!”
“在那别动,我马上过来!”
很快,何玖珊看到一辆黑色的商务车朝她驶了过来,在她面前缓缓的停下,一侧的车门打开,廖瑾瑜的脸呈现眼前,车内的暖气随之扑倒何玖珊脸上,眼睛有些酸涩,变得红红的,加上冻的红红的鼻子和脸颊,显得异常的委屈和可爱。
廖瑾瑜心头一紧,伸手把她拉了进车里,双手将她冰冰的小手裹在掌心,暖流瞬间延着她的指尖流淌开来。
“冻坏了吧?”
“还好!”
“你怎么来了?”
“这么晚,我不放心!”
何玖珊差点又要说谢谢,想起他说过这两字最没营养,便不再开口。
“吃饭了吗?”
经他这么一问,何玖珊才想起忙了整整一个班居然忘了吃饭,心虚的摇了摇头。
廖瑾瑜很自然的揉揉了她的脸蛋,
“就知道,我不在,你就是这个样子,还说能照顾好自己,以后你的话在我这没有信誉度了!”
“不是,今天主要是我接了一个太太团,十几个人呢!忙晕了!”
“前面那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粥城停下!去给何小姐买红枣紫米羹不加糖,一份白灼菜心,再来一份虾饺!”廖瑾瑜不紧不慢的吩咐着司机。
回到公寓,廖瑾瑜盯着她吃完饭,又陪她坐在沙发上聊天,何玖珊看到他脸上现出倦容,下眼睑处微微范青。
“最近很累吧?”
“不轻松!”
“回去吧,洗个热水澡好好休息!”
“嗯!”
廖瑾瑜应着,拿起黑色的大衣,朝门口走,
“最近睡眠好吗?”他站在门口停下来问。
“还好!”她说了谎,因为不想让他太担心自己。
“嗯,晚安!我走了!”
第二天早上,何玖珊窝在沙发里百无聊赖的在稿纸上写写画画,空间设计曾经是她的爱好,大学选择的专业也是这个。只是,她终是与自己的理想失之交臂。虽然她的人生中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机会,不过最近,闲着的时候,她又习惯性开始画着玩。
门铃响的时候,何玖珊看了看时钟,还不到十点,会是谁呢?跑到门边还未开口,就听到郑鹏程的在外面叫了声何小姐,何玖珊打开门。
“郑助理,这么早啊?有事儿?”
郑鹏程哀怨的想,这还算早,他家廖先生大半夜安排他去给何小姐买保暖的衣服和手套,他可是一早就在人家专卖店门口等开门的第一个客人。
脸上堆满笑容,“何小姐,早!廖先生让我给您送过来的衣服。”
何玖珊接过他递上的提袋,“太麻烦你了!别在门口站着,进来坐,我去给你泡茶!”
“不了,何小姐,这两天先生忙,我的事情自然多,走了!”
郑鹏程想,即便不忙,老大不在的时候他哪敢单独跟何小姐接触,更不用说麻烦她给他泡茶,老大知道一准扣他薪水,他怕自己没眼色误打了醋缸,廖先生那点心思他全懂!
打开提袋里面是一件宝蓝色的羽绒服和一件白色的羊绒衫,还有一副羊皮手套。款式都很简洁,她很喜欢,但是看到吊牌上的价格,她倒吸一口冷气。抱着两件衣服走件衣帽间,拿出衣架挂在衣柜里,手套放在配件架上。
临上班前,何玖珊犹豫了很久,那两件衣服和手套表面上虽然没有明显的logo,但是一看做工和质地就知道价格不菲,盛世化妆品部的小姑娘们一个个都是时尚先锋,常常忍饥挨饿攒钱买奢饰品,她们一定会看得出衣服的价值。她觉得自己还是没有必要太过招摇,引来闲话,毕竟前不久刚刚做戏,收了郑鹏程所谓的赔偿金。
晚上,廖瑾瑜的车如昨天一样,停在员工通道门前面一段距离的停车带上。只是提前给她发了消息。磨磨蹭蹭的等大家都走的差不多了,她才在袁燕的催促下出来,到了门口和袁燕说了拜拜,又佯装看电话耗了几分钟,才朝他说的方向走过去。
廖瑾瑜今天自己开了那辆白色的玛莎拉蒂跑车过来,看见她走近,下了车迎上她很自然的牵起了她的手,她一顿,想逃,他却不放她的手。
打开副驾驶那面的门,他一手挡在车门顶端,让她坐进去,才转到驾驶位进来,挂档,车子缓缓驶出停车位。
“怎么还穿这件也没戴上手套,郑鹏程送去的那些不喜欢吗?”他轻问。
“喜欢倒是喜欢,就是价格太高!”
“消费不起?”他弯起嘴角,眼角有丝丝调侃。
她想起那日留在华夏酒店总统包房茶几上的字条。抿了抿唇,“我只是一个小小的打工族,穿着奢饰品去做化妆品专柜的导购,怕被同事误会我不是良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