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你是傻子吗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你是傻子吗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换好衣服磨磨蹭蹭的正要回客厅,却看见廖瑾瑜提着她买的泡面和面包,站在衣帽间门口,.
“这就是你答应我的能很好的照顾自己?”
“那个,我今天有点累了,所以,所以不想做饭!”何玖珊低着脑袋很小声的答。
“你跟那个男人逛商场的时候,不是挺开心的,现在知道累了!”
何玖珊大致知道他生气的原因了,急忙解释,“那个人就是帮过我的陈警官,他今天去咱们商场给他妈妈买衣服,又不懂女装,恰好我在,就让我帮着挑选下。”
廖瑾瑜听何玖珊说完,脸色依旧不怎么好看,甚至用有些讥讽的语气说:“
“逛了一个下午,他都不肯请你吃顿饭吗?”
“他说了,可是我没去!”
廖瑾瑜听她这样说完,没再打理她,转身去了厨房,不过厨房里立刻传出叮叮当当的一通声响,听着这动静何玖珊觉得厨房里的那里锅盆碗筷遭殃了。
蹭到厨房门口,何玖珊不敢说话,静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餐桌那等着去!”廖瑾瑜的声音依然不怎么友好。
“哦!”
何玖珊很听话的坐了过去,很快,一碗卖相不怎么好的西红柿鸡蛋面重重的放在面前,因为放的力道大了些,碗里的汤汁溅出来几滴洒落在桌面上,泛着油花。何玖珊抬头,眼里布满诧异和委屈,睫毛微微颤动着。
廖瑾瑜似乎觉得自己做的有些过分,迟疑了一下,放缓了声音说了声,“对不起!”
何玖珊低下头,抿着唇不说话,眼泪却不争气一滴滴的落下来。她其实知道,自己没必要哭,可是这些天来她享受惯了他对她的温声细语,和颜悦色。今天这种态度,她有点接受不了。如果他不道歉她还可以强撑着装着无所谓,但是他一句的简单对不起,她便控制不住自己了,莫名其妙的觉得委屈到不行。
廖瑾瑜走到她身边,臂弯搂过她的肩膀,将她头按在自己的胸口处,手抚着她的长发,
“刚刚是我不好,抱歉!今天有些烦躁!”
“因为什么?”何玖珊抬头,脸上挂着眼泪,语气不似往日,有了些赌气的成分。
“看见你和那个陈警官一起有说有笑,对我视而不见,心里不舒服!”廖瑾瑜并不隐瞒心里的情绪。
“我想跟你打招呼的,可是你把眼神错开了跟你的下属说事儿,我以为你不愿意当着下属的面跟我说话!”
“是,有我的原因,可是心里还是不舒服,你又这么晚才回来,知不知我在门口等了两个多小时!”
其实廖瑾瑜当时确实没打算和何玖珊有交流,因为他身后的女职员是徐莲,他不想让她注意到何玖珊的存在,至少目前还不行,有些事儿他不想假借人口,他要自己去跟姑姑说清楚,正是因为这样他更加莫名的烦躁。
“那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怎么没打?你自己看看手机!”
何玖珊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果然十几个未接,都是他一个人打过来的,心里的歉意油然而生,不好意思的揉揉了眼睛,
“嗯,那个,抱歉,上班的时候静音了,下班忘了调整回来,下次我注意。”
“嗯,快吃吧!一会都凉了。”
廖瑾瑜拍拍她的肩膀。
“你是不是也没吃呢?”
“嗯!”
何玖珊站起身,去厨房看了看,锅里还有面,她盛了出来,放在桌上,把筷子放到廖瑾瑜手里,没有再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吃着碗里的面。面的味道很一般,但有家的味道,何玖珊吃着很舒服。
廖瑾瑜也坐了下来,陪着她一起吃。虽说是该解释的都解释了,也都互相道了歉,但是气氛依旧不怎么好,两个人谁都没有开口,餐厅里一直很安静。吃过面,何玖珊主动收拾了碗筷放到水池里,正要洗。廖瑾瑜却拉开她,依旧没有说话,而是打开水龙头,自顾自的忙活起来,何玖珊就站在一旁看着他把那两只碗洗干净放到消毒柜里。
这个晚上与平素不太一样,整个公寓里弥漫着一种低气压。客厅里没有了以往的欢声笑语,两个人各把着一侧的沙发边缘看着无聊的电视剧,甚至连偶尔对剧情的讨论声都没有。何玖珊有好几次看着茶几上那只放着围巾的提袋,想告诉他那是她送给他的新年礼物,但每次抬头看到廖瑾瑜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电视屏幕,最终还是没能开口。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很快过了十一点,廖瑾瑜却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或许有他在身边吧,又累了一天,何玖珊居然有些犯困,强打着精神,却止不住的倚着沙发背,打起了瞌睡。廖瑾瑜的眼眸望过去,看着她的脑袋有规则的点了几下,然后又挺直脊背,强睁开打架的双眼,没有几秒像有吸力一样又黏在一起。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吐出来,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没说,好像跟自己较劲一样,他突的一下站起身,一旁的何玖珊,并没有睡实,他大幅度的动作吓了她一跳,人也跟着站了起来,迷蒙着睡眼,“要回去了吗?”
“嗯!”廖瑾瑜闷闷的回了一声,拿起丢在一旁的外套,迈开两条迷人的大长腿朝门口走去,何玖珊习惯性的送他。
手附在门把手上,廖瑾瑜回头,盯着很玖珊的眼睛,“你就这么盼着我离开?”
迷迷糊糊的何玖珊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话,“啊?”了一声。
“你是傻子么?”气哼哼的说完这一句,廖瑾瑜推门出去,“咚”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何玖珊站在门口听着脚步声渐行渐远,困意全无。电梯到达又下行的声音犹如在耳边,那一刻她有一种夺门而出的冲动,她想紧紧的抱住他,想告诉她,“我不傻,只是不敢!”但脚下却像被定住一样。他的心她怎会不懂,一个男人因为女孩和其他异性接触,忽略了他的电话而介意生气说明了什么,何玖珊当然懂。
傻吗?何玖珊此刻真的希望自己是个傻子,那样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和不安。忽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奔到落地窗前,白色的马萨拉蒂像着了魔般的一路绝尘而去,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内。
或许,这一切虚幻的美好都在今天结束吧?终究是偷来的幸福,从她清醒那一刻她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只是她没想到这么快,原本她以为她不会孤孤零零的过这个春节。抬眼望见茶几上的提袋,那是给他的新年礼物,是她的一份心意,不管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思,她想象的是能够含着笑亲手给他围上,轻轻的问一声喜欢吗?但终究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已。
手里紧紧攥着手机,她希望它能有些动静,却事与愿违。习惯了每晚他的睡前电话,依旧傻傻的期待,盼望.........
不知过了多久,何玖珊蜷曲在沙发上睡去,眼角流下最后一滴泪,噩梦再次席卷而来,她睡的很不安稳,梦中她再次回到了那个静的发霉的院落,那些曾经陪伴过她的松鼠在她周围跑来跑去,恐惧、彷徨油然而生,然后那些穿白袍的医生来了,带着白手套,面无表情,何玖珊拼命的跑,腿却像灌了铅,怎么也跑不动。“啊!”大叫一声,她从梦中惊醒,大口大口喘着气,看到房间里熟悉的布置,还有未全散去的薄荷味道,稍稍缓解了她的紧张。
手机叮咚一声,传来短信提示音,何玖珊看到廖先生三个字的显示,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打开:“我要出国一段时间,春节以后回来!这段时间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等我回来。书房书桌中间的抽屉有一张银行卡,密码是我第一次吻的日子,应该不会忘吧?如果有什么难事可以随时找郑鹏程,已经交待他要二十四小时待命。”
手指滑过屏幕上的字体,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温度。眼泪掉下砸在屏幕上,放大了某几个字的同时却让那些字变的更加模糊不清。她的心因为他的信息得到了些许安慰,但她清楚他是她的王子,但她不是他的灰姑娘更不是他的公主。
“玖儿,你的象牙塔终归是虚幻而成,是该走出来的时候了!”何玖珊在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她想她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等着他回来,但是再见的那一天,她不能再是那个只会依赖廖先生的玖儿。
她和他只是两条不同方向而来的射线,偶尔交汇于一点之后,然后毕竟会延着不同的轨迹各自向前,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远再无相交。
想明白了一切,天空已经泛白,简单的梳洗,收拾了房间,视线又落到了那个围巾的提袋上,犹豫了下,拿起来放进了衣帽间的柜子里。这一份没有送出的礼物花了她全部的积蓄,但她并不心疼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