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意外的惊喜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意外的惊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顶着两个黑眼圈和混乱不堪的思绪,何玖珊参加了每个早班例行的早会。朱林在前面说了什么,她并没有听见,只是任由着自己的思想无边的漫游。直到,同事们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甚至有些抱怨她才反应过来。
此时,映入她眼帘的是朱经理冷峻的表情和眼眸里的薄怒。
“既然没有人主动请缨,那么,老规矩,抓阄好了,这样公平!”朱林提高了声音,压制住逐渐放大的抱怨声。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何玖珊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紧张。悄悄的拉了拉身旁袁燕的衣袖,“什么事儿要抓阄?”
“你刚刚脑子游魂了?出差啊,临市盛世百货化妆品部有大型促销活动,要我们支援一个人。没人自告奋勇,朱老大急眼了!”
“哦!”何玖珊应了一声,想都没想,举起手叫到,“朱经理,要不我去吧!”
朱林的脸上终于露出了欣慰的笑意,“好!你们一个个的学学何玖珊,人家才来多久,就知道以大局为重!”
周围唏嘘声一片,何玖珊甚至听到有的人轻松的吐了口大气。
“去临市的大巴一共三趟,早上的肯定赶不上了,晚上五点的那趟又太晚了,你现在去行政部填出差申请单,领补贴,然后回去收拾东西,坐两点的那趟过去,整好!明天早上九点到临市盛世百货化妆品报道即可!今天就给你算出勤了,在那边的销售业绩也会计算到你这个月的提成奖金里。”
“我知道了,朱经理!”
“还有到那边好好表现,每天都有营业指标,要努力达成,记住你代表的是整个滨城盛世的化妆品部,别给咱们丢脸!”
“我会加油的,经理放心!”何玖珊心里想,她怎么会不努力,就冲那提成奖金她也得努力!
“散会!”朱林说完踩着高跟鞋节奏分明的走出会议室。同事们也纷纷朝外走去,有的回头朝何玖珊笑笑,有的小声跟她说声谢谢啊!还有平时并不怎么亲热的,居然跑过来抱了抱她,对大家的反应她都能理解,毕竟不是平时,马上过年了,大家都往家跑,谁愿意在这个时候出差啊,人多,车票不好买,搞不好回程会很麻烦。
回到更衣间,何玖珊收拾衣服,她知道这样的活动,盛世的制服是必须带去的,虽然经理没有特意交待过。
袁燕鬼鬼祟祟的挪到她身后,小声说,“你傻啊?三天,回来的时候正好是除夕,明天又是情人节,谁都不愿意去,就你逞强!”
“你也说了,大过节的,抓到谁谁都别扭,反正我孤家寡人一个,在哪里都一样,还有补贴和加班,多好!何玖珊一边收拾一边笑着说。
“那明天你不和你那个警察帅哥约会啊?”
“根本没有的事儿,约会什么,不过是普通朋友!”
“不会吧,我看人家看你那眼神可没那么简单,相信我,你燕子姐姐可是从来没看走眼过!”
“八婆!”何玖珊轻笑,脑子闪过廖瑾瑜的脸。你一天到晚的乱点鸳鸯谱,还是好好想想过年这几天,怎么对付袁妈妈给你安排的相亲盛宴吧!就别操心我啦!”
说起这个,袁燕立码耷拉了脑袋,没了精气神儿。
“有提袋吗?给我一个!”何玖珊翻了半天她的更衣箱也没找到装下制服的袋子,转过头了问袁燕。
“你昨晚又没睡好?”袁燕才注意到何玖珊的两只熊猫眼,随手从自己的箱子里翻出一个袋子递给她。。
“嗯,又有点范失眠的毛病了!你快出去吧,马上迎宾了,你这个月都领了几单罚款了!”
“知道,知道!”袁燕说着往更衣室外走,到门边时回头说,“我妈要你除夕到我家吃年夜饭!”
“我过年的时候一定去拜访她老人家,让她多做点我爱吃的小点心!”
虽然没见过袁妈妈,但是通过几次电话,袁妈妈听女儿说何玖珊没有了父母,不免心疼她,总是让袁燕带些自制的点心给何玖珊,那点心的味道很好,她吃时常常想起妈妈的味道。
到行政部走了一圈流程再回到家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已经十一点多了,本打算吃包泡面解决午餐,想起廖瑾瑜信息中说到的让她好好吃饭,看看冰箱里还有剩下的米饭,便简单的给自己做了个蛋炒饭,吃过以后,匆匆的去了长途客运站。
排队买了票,看看时间还早,何玖珊坐在候车室里安静的等待检票。
临近春节,返乡情重,车站里人多且吵杂,看着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群,她想起了廖瑾瑜,这会儿,他是不是已经在飞往国外的飞机上了呢?忽然她有一种要给他电话的冲动,握着手机,翻出号码,手指却迟疑着始终不敢落在拨出上。
屏幕这个时候亮了起来,廖先生三个字落入眼帘。她愣了一会儿,在即将挂断的前一刻才缓缓的点了接听,把手机贴在耳边,轻轻的只是“喂”一个字。
“是我!”
“我知道!”
“吃饭了吗?”
“吃过了!”
机场贵宾候机室放着柔缓的轻音乐,很安静,廖瑾瑜坐在舒适的沙发里一手端着咖啡,一手举着电话,那一端传来的声音很乱,但并没有盛世百货的背景音乐,廖瑾瑜皱皱眉,“在哪?”
“长途客运站。”
“去那里干什么?”
“出差,临市化妆品部有活动,要我们派一个人过去支援!”
“为什么是你去?几天?”
“要三天,明天是情人节,回来的那天正好是除夕,没人愿意去,我正好一个人,无妨的!”
“几点的车?”
“两点钟,正等着检票了!你呢,要走了吗?在机场?”
“嗯!”
“那一路平安!”何玖珊说完这一句便听到滴滴的忙音,她不知道他听到没听到她的嘱咐,本来她还想说,到了给我报个平安,但是他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就挂了电话。心中那种怅然若失再次袭来,调整了下呼吸,她让自己尽量不去想他。
又等了一会,广播里传来开往临市的客车已经检票的声音,何玖珊提着简单的行李包跟在队伍后面通过了检票口,上了车,找到自己的座位,位置不错,正好靠窗,闭上眼,挂上耳机,打开手机音乐,她准备利用这几个小时的车程,休息一下酸涩的眼睛。
旁边的人坐下又站起来,好像和人交流了些什么然后又坐下,对这种动来动去的举动何玖珊有点烦,微微的皱着眉并不睁眼。
车子缓缓开动逐渐加速,何玖珊似睡非睡,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只大手握住,她以为遇到了骚扰,满脸怒气的睁开眼,却对上廖瑾瑜金边眼镜后面深邃的眼眸。
“想叫非礼么?”他嘴角勾起上扬的弧度,好整以暇的望着她,表情有着淡淡的邪魅。
“廖先生,怎么是你?你不是在机场吗?”何玖珊瞪大眼睛,除了吃惊更多的是难以抑制的欢喜,她并不知道她脸上此刻的表情出卖了她的内心。
“想陪你一起出差!不开心吗?”
“不出国了吗?”
“还是要走的,我爷爷和姑姑都在希腊,父亲和妹妹也会过去看爷爷,所以我必须过去,只是推迟下行程,陪你过完明天再走!”
他的眼神温润如水,何玖珊明白他说陪她过完明天再走的意思,心突突的跳着,脸颊上晕染起一抹绯红,黑色瞳孔因为眼里蓄满的泪水显得格外晶亮。缓缓的她将头扭向窗外,虽然高速路两旁的树木光秃秃倒退着,但是此刻,她却觉得那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她想,他推迟了行程赶过来,穿着全球限量版的定制款大衣陪他一起坐在长途汽车上,她还矫情什么,就这样吧,让她也奢侈的过一次有他陪伴的情人节,不管如何,至少以后每年的2月14日会拥有一份美丽的回忆。
“还没回答我呢?”
“什么?”她轻声问,眼睛依然望着车窗外。
“开心么?”他犹如大提琴般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口中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后,握着她的大手用力紧紧了。
本来想说还好的,却不知为什么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最终她还是遵从了自己的内心,一颗大大的眼泪顺着眼角滚落,润湿了他的手背。
“昨晚一夜没睡?”
“嗯!”她依旧轻应,脑袋很配合的点了点。
廖瑾瑜长臂一伸穿过她削瘦的肩,大手附在她的头上,“借你个肩膀,到临市要四个小时,刚好补眠,我昨天也没睡好!”
何玖珊很乖很听话,他的怀抱天然的暖,即便是寒冬腊月,依然像个火炉一样,隔着厚厚的衣服她也能体会到炙热滚烫,很快,她进入了良好的睡眠模式。
高速公路承担不了人们节日返乡的热情,拥堵成了必然,因为长时间的堵车,原本安静的车厢变的嘈杂,搅了何玖珊的美梦,她如一只乖巧的猫咪,不满的在他肩头蹭了蹭,嘴里含糊不清的抱怨了一句,“好吵!”
廖瑾瑜抬起大手附在她耳朵上, “这样就不吵了,睡吧,乖!”
她往他怀里钻了钻,寻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继续睡去。他的唇滑过她的额头,弄乱了她整齐的刘海,青苹果的幽香传入鼻息,他知道那是她惯用洗发水的味道,淡淡的香中带着一些青涩,很适合怀中的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