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是爱,你听懂了吗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是爱,你听懂了吗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你还犹豫什么呢,听从自己的内心,我们一起努力,让所谓的距离无限制的缩短,无论将来面临怎样的困境。”
廖瑾瑜的话似在说给何玖珊更似说给自己,从他推迟行程,从飞机场赶过来陪她的那一刻起,他便定下这样了决心。
无限制缩短距离么?何玖珊当然想,但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她想努力,只怕知道了真相他便不再这么想。
“廖先生,其实我很贪心,不仅仅是依赖你,更希望把和你在一起的时光无限延长,但是谈情我没有资格。你的情谊,玖儿无法接纳更无法回报,唯有........”她停止了语言,缓缓的去解上衣的扣子,表情平淡无波。
廖瑾瑜皱眉,伸手按住她的手,胸前大片的白皙已经袒露,不深不浅的那条沟壑隐约可见。心头一紧,强压住心头某些叫嚣的念头,虽然他此刻非常非常想拥有她,但却不喜她这样的做法,更不允许她作践自己。
“在你心里认为我是这样的人?你这是在羞辱我还是自己?”薄怒跃然脸上,声音低沉,何玖珊感觉到了他隐约的怒火,一颗大大的泪珠涌出眼眶,她岂是不知廉耻的人。
“每一个平凡的女孩或许心里都藏着一个关于爱情的童话。曾将我也想拥有一座叫做爱情的城,选择一个优秀的男人,共度一生,不必富有,只要相爱!可我不能,我的梦在一年前已经碎了!”
眼泪终是止不住的滚落,一滴接着一滴,如断线的珍珠。
“玖儿,听我说,不管你经历了什么,只要你记住,从现在开始你身边有我就好了,我,会一直都在,陪你一生!以前的事儿,如果你愿意说,我便仔细倾听,如果不想说,那就全部从脑子删除,我什么也不介意,哪怕你以前嫁过!”
虽然郑鹏程对何玖珊消失那一年的调查一直无果,但是前因后果以及老王跟何父在狱中说的那些话,还有何玖珊总是逃避着他的暗示,他就想过会有这样的可能!
何玖珊拼命的摇着头,无声的哭泣,肩膀一耸一耸,几度哽咽。
廖瑾瑜拥着她坐进柔软的沙发里,让她的头靠在自己怀里,并没有制止她流泪,薇薇安说过,她需要释放,其实哭也是一种很好的发泄。
“还记得上次跟你视频的那个心理导师吗?”他言语轻柔,极度温和。
何玖珊点点头,泪眼依旧婆娑的看向他。
“她告诉我,你心里藏了一段不愿启齿的经历。她说,你很坚强,并不需要她给你做任何的心理建设,一直在努力的自我疗伤。她还说,其实我是你最好的心理导师,但是她让我等,等着你自己愿意告诉我的时候。虽然这个过程如蜕茧剥丝,但是我相信,我的玖儿终有化蛹为蝶的那一天。”
他望着她哭的红红的双眼,目光坚定,给她输入无限的信心。
“不仅仅是难以启齿,是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怎样发生的,根本说不清楚,将近一年的近乎囚禁般的生活,不知道自己在哪,整天与松鼠为伴,几乎都要丧失了语言功能,你能想象吗?嫁人?如果是那样,哪怕对方是个傻子,老头,哪怕是冥婚死人,我至少还知道是谁,怎么回事!可是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她哭着,猛然起身,扯开裤子上的拉链,紧实平坦的小腹上一道粉红色的疤赫然廖瑾瑜眼前,从肚脐向下延伸,尚未痊愈的针孔还历历可见,像一条千爪蜈蚣,与周围白皙光滑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
廖瑾瑜克制着自己的惊讶,尽量不表现出任何端倪,但是只是一瞬间呆滞,也没能逃过何玖珊敏感,看着他还有些震惊的脸,何玖珊自嘲的笑,她重新拉好拉链,故作轻松的整理了下衣摆。
“谢谢你能陪我过这个情人节,或许这是我一生中唯一的一个情人节,我很快乐。不早了,休息吧!明天你去你的国外陪家人过年,我去上班挣钱养活自己。从此后,你我之间再无交集!你永远都是我尊重的廖先生!”
她想快步离开,但脚步悬浮,心中的苦涩放大蔓延,果然是最快乐的时候也是最痛的记忆。
廖瑾瑜的心似被撕裂成无数碎片,看着她娇小的身影,突然清醒,一个箭步冲上去将她揽入怀中,她试图挣扎,但他臂弯有力,牢牢的将她圈住,她无计可施,干脆不动,伪装出一脸的坦然和平静。
“玖儿,刚刚不是嫌弃,相信我!我只是震惊,是痛,是心疼!”
何玖珊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然后笑笑,她想,他一定没明白她给他看那道疤痕的意思,更不知道那道疤代表什么。
“你难道不知道那道疤痕出现在女人小腹处的原因吗?那是剖腹产手术,剖腹产,懂吗!我生过孩子,明白了吗?”
她的声音很干净,此刻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因为这件事她哭的次数太多了,眼睛和心都已经麻木了。
廖瑾瑜依旧紧紧的抱着她,“傻瓜,你奔以为我跟你一样笨吗?最基本的常识我怎会不懂!我说过,你愿意倾诉我便愿意听,你不想说,我便不问。忘记过去,从现在开始,以后,是你和我的每一天,廖瑾瑜和何玖珊的每一天,懂吗?即便你有过孩子,那又怎样,我可以和你一起养!”
“廖先生不要同情我,你的同情给的太多,玖儿无法回报,所以也无法承受。”
“不是同情,绝对不是,是爱!你听懂了没有!是爱!”
他不容分说的吻住她,依旧是激烈狂野,似乎要把她揉进自己的骨髓里才能让她相信他对她的爱,他对她的包容,他对她过往的不屑。
何玖珊呆呆的傻站着,她没想到他一点也不介意,一点也不嫌弃,而且他说是爱,爱可以包容一切不是吗?或许告诉他,并不是那么糟糕,或许她可以像以前一样拥有一份对爱情的期待,一样可以拥有爱与被爱的权利,
他的吻逐渐变得轻柔,很珍惜般的舔舐她有些干涩的唇瓣,她贪婪的享受着他深情的凝视。
“傻瓜,接吻的时候,不懂的闭上眼睛吗?”
“我怕是梦,闭眼睁眼中,梦会醒来!”
“不是梦,一切都是现实存在的,不信闭上眼睛试试!”
她听话的垂下眼眸,半睁半闭,他掀起她尖尖的下额,落下深深的吻,两人的舌尖久久的纠缠在一起。他横抱起她,唇并未离开,她双手环住他的脖颈,任他将她抱进卧室,放在柔软的大床上,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才缓缓的移开自己的唇。
“现在睁开眼看看,我依然还在,不是梦!”他哄着她。
眼前是他放大的脸,金边眼镜在灯光下闪过一片晶莹的光,何玖珊透过镜片看到自己微红的脸。
“我去给你拿睡衣?换上睡着会舒服些。”他细心的问。
她摇头,“不要离开的我!”依然环着他的脖颈,依然害怕这一切是梦。
“不会,一辈子都不会离开你!”
何玖珊松开手,廖瑾瑜在她身侧躺了下来,“睡吧,明天早上还要工作。虽然,我可以养着你,不用你去工作,但是,这次还要善始善终!”
“不想睡,那段经历我想说给你,要听么?”
纵然说出来,心可能依旧会如撕裂般的疼,恐惧依旧可能会席卷,但是她想告诉他,或许告诉他之后,自己就不再会有噩梦纠缠。
“好,我听!但是答应我,用一种平静的心态讲诉好吗?不要在哭了,眼睛哭肿了,明天怎么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他握着她的手,她的手指微凉,还有些微微的颤抖。
“我爸爸出事的那天,正好是我收到大学录取通知单的那天,是滨城大学我喜欢的专业,但是我来不及兴奋,我爸就被抓走了。在我们家,我爸就是天,妈妈有了我哥和我之后没有上过一天班,一直做全职主妇,照顾我们的生活起居。我跟你说过,我哥跟家里的关系不好,自从第二次离开后就没有跟我们联系过。爸爸出事了,我也没能联系上他,妈妈哭的晕过去好几次,她傻傻的问我怎么办。我一夜没睡,没有任何经济来源的我和妈妈还得活着,还得为我爸的事儿四处奔走,早上起来我撕碎了录取通知,开始四处打工。不久以后的某一天,我拖着满身疲惫回到家,我妈的精神却比往日好了很多,她跟我说,给我找了一个很好的人家,还说在那家不愁吃不愁穿,只是短时间不能回家和她团聚。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决定,当然也不愿意接受她的安排,即便生活再苦再累,我也想跟自己的亲人在一起。但当我妈说对方答应了可以帮我们疏通爸爸的案子,我没做太多的纠结便答应下来,我当时想,我妈一定是没法了,如果能用我换回父亲的平安,我认了!.”
廖瑾瑜拍拍她的手,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老王曾经的纠缠,何母或许是为了让女儿逃过那一劫;又或许那家人跟何母有着一定的渊源;也或许开出极具诱惑力的条件,不然哪个母亲会舍得把女儿送走。
他此刻并不想告诉她老王这件事,因为没必要给她添加更多的烦恼,不想让她觉得父亲出事儿跟她有关系。
“两天以后,对方来了两个女人,我跟着她们一起离开.......”
于是,何玖珊有了那一年多噩梦般的经历,曾经还是花季的女孩忽然在某一天失去了一切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