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打开回忆,痛也要说出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打开回忆,痛也要说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4        返回列表
何玖珊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坐上接她的豪车,离开了家,离开了母亲,离开了滨城,但是她没想到这一别便是和父母的天地永隔。
车上,司机,还有那两个女人,一直保持着沉默,能听得见大家的浅显的呼吸。上了高速公路,车速很快,高性能封闭极好的车子让何玖珊迷迷糊糊的睡去。等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处幽静的古香古色的大宅子里,此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那两个女人给她安排了住的房间,便离开了,再没有人理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脑子里琢磨着,妈妈一定是把她“嫁”人了。当然这个嫁并不是传统意义的嫁。她年轻,干净,算的上漂亮,她明白自己是妈妈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唯一的资本。那么那个男人该会是什么样呢?再傻她也清楚,利益交换下,那个人肯定不是正常的年轻男子,也许痴呆,也许残疾,也许极为丑陋,又也许是有权势但年纪很大的人,她可能并不是做正常身份的妻。
进到这个宅子的时候,何玖珊已经注意到,整个宅子充满中国风,红木的家具,古朴但经典。她虽然不太懂得,但是还是能看出那些装饰的古董,应该各个价值不菲。这并不是一座普通的宅院,只是静的让人恐慌。
正胡乱思索着,一个年级很大的老阿妈送来晚饭。很精致的景泰蓝瓷杯盘,盛着那些饭菜,色泽很好,荤素搭配合理。折腾了一天,她确实也饿了,拿起筷子端起碗自顾自的吃起来,味道很好,比妈妈做的好吃。但是,她仍旧想念妈妈的味道。
吃的差不多的时候,老阿妈过来收拾,如送饭来时一样,一言不发,安静的离开。
一个人坐在窗下,看着树影发呆,天已经全黑了,月亮升上来,很圆很亮,周边散开一道道暗黄的晕。
整个宅子太安静了,没有一点人的声音,晚饭之后没有再来过人,那两个女人离开时,很明确的告诉她,不能走出房间半步,她乖乖的没有出去过,也不敢走出这个房间。
车上睡的时间不短,她并不困倦,她想即便就是这会儿困,似乎也不敢去睡,那个要嫁的男人,她还没有看到,不仅仅是男人,除了送她来的司机和那两个女人还有送饭的老阿妈,她没有再见过任何一个人。好奇当然有,但是担心害怕占据了大部分内心。
房间里古香古色的落地钟咚咚敲响,何玖珊在心里默数,一共十二下。陌生的环境本就让人产生恐惧,而这样神秘的宅子,寂静的夜,让心中的恐惧逐渐放大,胡思乱想的念头一个接着一个窜出来,以前看过的灵异小说中的情节浮现在眼前,她将自己缩成一团,眼睛睁的大大的,连呼吸都不敢有太大的动静。
冥婚,这个词在脑子里出现,何玖珊打了一个激灵。而此时,除了这种猜测,她想不出还有任何可能。
长夜漫漫,窗外,夜空如墨,窸窣的树影映在窗棂上,让夜色更加诡异。何玖珊听到了久违的蛙声,这是这个夜里唯一让她能够感觉到周围还有生灵的存在。
就这样睁着大大的眼睛,戒备的卷缩了整整一夜,直到天空泛起鱼肚白,困倦到不行的她才闭上了双眸,浅浅的睡去。
第二天,情况依旧,除了老阿妈按时送饭过来,她没有见过任何人,也没有出过这间房的门,倒不是她不想出,午后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很好,她想出去呼吸下新鲜空气,才发现房门在外面已经反锁。
夜幕再次来临的时候,何玖珊多少适应了这样的环境,倚在窗台边的藤椅里缓缓的睡去。不知过了多久,她听到周遭有些嘈杂,有人说话,强迫自己睁开沉重的眼皮,意识是混沌的,只能看到身边有一群穿白袍的人晃来晃去,他们对话的声音很远,她听不大清楚,但是从她们在她身上做的动作,何玖珊猜想是在给她检查身体。
浑浑噩噩的没过一会,她再次睡了过去。等清晨,醒来的时候,除了自己身体有些疲乏外,房间里一切如昨,她想,夜里那些景象应该是自己做的一个梦。
吃过早饭,老阿妈再次进来,她听到她跟她说的第一句话,“请跟我来!”
何玖珊没有追问什么,她清楚即便问,老阿妈什么也不会说。
顺着长长的走廊,何玖珊带着复杂又好奇的心态被带到了客厅,看到一个带着墨镜和口罩的满身贵气的女人,坐在红木椅子里,整个人散发一种高贵的慵懒,身后是那天带她来的两个女人。
何玖珊觉得很奇怪,大夏天的戴墨镜还能理解,怎么居然还带着口罩呢。心里有了想法,不免向女人投去好奇的目光,透过墨镜,虽然看不清晰,但她还是察觉到女人也在审视她,从上到下的审视,似乎连一根汗毛都不想错过。
还是没有人开口说话,气氛过于严肃和宁静。大约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女人收回目光,朝老阿妈挥挥手。何玖珊被带回了房间,她不解也不甘心,终于忍不住了,拉着老阿妈的袖子,轻轻的问,“那位女士是这里的主人吗?她见我是什么意思呢?”
老阿妈楞了一下,拿开何玖珊的手,没有回答,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动作很快的离开,何玖珊听到房门外面落锁的声音。
她一直就是乖乖女,很安静的性格,有些胆小。她做好了最坏的准备,但是目前这样的情况似乎跟她猜想的不太一样,她觉得自己到了忍耐的极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把自己扔在床上,呜呜的哽咽起来。她想家,想妈妈。
午饭送进来她没吃,也没人强迫她,老阿妈原封不动的收拾走。
晚饭依然不吃,她听见老阿妈叹了口气走出去,又过了一会儿,来了三个穿白袍带着口罩的医生。
没有任何说明,其中的两个按住何玖珊,她挣扎的叫喊,但无济于事,一个医生拿出针管,在她的胳膊的血管里注射了药剂。
完成这一切以后,三个人退出房间,房门依旧是在外面落了锁。何玖珊压抑的情绪已经到了极点,她拼命的拍门,叫嚷,却换不回来任何的回应。闹腾累了,她顺着门边滑下去,就这样昏昏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期间她似乎一直在做梦,场景很模糊很乱,一度她觉得有人抬着她走动,但却不能完全清醒,似乎又被注射了药水,然后就失去了意识。
等她再次清醒过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的环境都变了,很明显她已经不是呆在原来那个神秘的房间了。
环视四周,房间的布置现代简洁,色彩以白色为主配了些淡淡的蓝,那色彩干净中透着温馨,但是在何玖珊的眼里却是一片冰冷。
窗子上裹着厚重的落地帘,分不清外面是白昼还是黑夜。她飞快的从床上跃起,将那厚厚的帘子全部扯开,明晃晃的光线射进了,一下子太耀眼,何玖珊不适应的眯起双眸。
过了一会,她才放开视线,看向窗外,天,湛蓝如洗,楼下不远处是一小片树林,是什么树木她不懂,但是依稀能看到树梢和草坪上有上蹿下跳的小松鼠,再远处便是高高耸立的围墙。
何玖珊在窗前站立许久,试图分辨身处所在,然而却是劳神无果。轻轻的转身,迈向门边,手放在把手上,她并没有什么期待,却在意料之外,门顺利的被打开。顺着走廊向前,下了楼梯,整幢房子依旧很静,甚至听的见她赤脚踩在地板上的声音。
一楼的客厅里没有一个人影,大门敞开着,外面的阳光很明媚,从家里出来以后,何玖珊就没有晒过一天的太阳。纵然,骄阳似火,她却向往着外面的世界。
顺着石阶而下,她忘了自己光着脚,就这么一直向前,离院子大门还有十几米距离的时候,一个高大的身躯不知何时挡在身前,他的身影遮住了阳光,何玖珊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的面无表情的脸。她心头一凛,莫非这个就是自己要嫁的人么?好似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在炎炎烈日下可以出现至少说明不是鬼。她微动唇瓣,正欲开口,对方却先声夺人,生硬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主人有令,您不能出这幢别墅,请回吧!”
他的言语还算尊敬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请问,这是哪里,你口中的主人又是谁?”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这个人是被派来看守她的。
对方不再回答,两道冷冽的目光定在她的身上,让她大白天的居然毛骨悚然,她知道她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无奈转身。
老阿妈正疾步朝她走来,手里还提着一双拖鞋。
“丫头,你怎么赤着脚就跑出来了呢,快把鞋子穿上,秋天了,石板路容易着凉的,会生病的。”老阿妈说着,有些吃力的弯下身躯要把鞋子给她穿上。
这一刻,何玖珊忽然很想哭,她想起了妈妈,强忍着心痛,她搀住老阿妈的胳膊,“我自己来就好,您年纪大了!”
老阿妈轻叹一声,看着她把拖鞋套在自己的脚上,“回去吧,正午的太阳晒!”
何玖珊听话的随着她往回走,但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老阿妈,咱们这是在哪?我记得我睡之前还是在那座神秘的古宅子里,怎么醒了就跑到这里了?”
老阿妈摇摇头,不语!
何玖珊有些着急,“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可是这样对我不公平,这是变相的囚禁,知不知道,你们已经侵犯了我的人权!”
老阿妈依旧只是叹气,看着她那张因为气愤已经涨红了小脸,无奈的说,“丫头,我是个下人,什么都不知道,您别难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