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烈焰红唇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烈焰红唇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廖瑾瑜听着何玖珊的讲诉,几次攥紧了拳头,如果不是亲耳听到,他真的很难想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孩背井离乡,不知身在何处,不知怎么怀孕,受尽被迫体检的羞辱和折腾,毫无预兆的情况下被手术,没见过十月怀胎的婴儿,甚至不知他是男是女!如果不是那个保镖良心发现,送她还乡。她现在还不知在哪里漂泊,甚至是生死未卜,哪里还有他们这场相遇。想到这,他觉得此生更要好好珍惜怀里的女孩,她和他的这份缘似乎来的更不容易。
轻轻的他将她揽入怀抱,低沉如水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那个保镖说的对,以前痛多了,那么以后的生活一定很精彩。从现在起,有我在,我会好好保护你,不会再让你受一点点委屈。忘掉那段生活,好吗?”
何玖珊不语,只是默默流着眼泪,忘记谈何容易,一直以来她只是麻痹自己,不去碰触内心那些不堪的记忆。不过,如今全部都说出来心里轻松了不少倒是真的。
廖瑾瑜并不逼迫她回答,只是一下下轻吻着她的额头、睫毛,给她足够的温暖。
“睡会吧,天都快亮了!明天还有工作,别忘了我可是盛世的股东,你得努力给我做业绩才行!”
他收紧了臂弯,将她的头揽在自己的胸膛上轻轻的说,转换了话题,既然回忆那么痛苦,他就没必要跟她再去探讨心中的那些疑问,但是并不代表他不关注,如果可以,他一定要揪出那个所谓的主人,还她一个公道,但他不会让她知道。就像他已经查到她哥哥的一些消息,只是目前还不适宜告诉她,他要帮她把所有的问题解决掉才行。
或许回忆太过辛苦,眼泪流多了,人会累;又或许是他的怀抱太过安全和温暖,容易让人困倦。很快,何玖珊的困意袭来,沉沉的睡去。
这一觉无梦香甜,直到廖瑾瑜轻轻的唤她,她才极不情愿的撩开眼皮,视线内是他那双黝黑双眸,温情如水般的深情凝视。脸颊上不自知的漾起一片粉红,“几点了?”她轻问,声音因为昨天哭的太多,有些淡淡的沙哑,还带着些未醒透的睡意,娇羞无比。
廖瑾瑜的心随着她的声音徜徉起来,嘴角挂着温和的笑,“八点多了,是不是该起床了?”
“啊!糟了,来不及了!”她说着翻身从床上爬起,赤着脚跑到洗手间,咣当一声,把提着两只拖鞋的廖瑾瑜关在了门外。
廖先生无奈的摇摇头,只能把鞋子放到门口。
快速的刷牙洗脸,何玖珊看到镜子中哭的微肿的双眼,皱了皱眉头,虽然不喜化妆,但是这么重要的活动,自己这幅尊容一定会被上司骂。无奈,她给自己简单的画了眼线,涂了些大地色的眼影,顿时那双含水黑眸更加顾盼生辉,灵动可人,为了配合眼妆,唇瓣上也涂了一层粉色的唇蜜。
廖瑾瑜看到带着这样妆容的何玖珊走出来,不受控制的将她一下子拥入怀中,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嘴就贴在她的唇瓣上,可怜那刚擦好的唇蜜,就这样被他无情的吃的踪迹皆无。
直到他放开她,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他。
“我就有这么好看?”
“嗯!”意识到自己回答有问题,她赶紧掩饰,“不是,那个要迟到了,我先走了!”
慌乱的抓起装着制服袋子,“活动一定要穿制服的,这个不能忘带!”
“我送你!”
“不用了!你再睡会吧!”
廖瑾瑜根本不理会她,牵着她的手出了房间,直接向电梯走去。
酒店大厅,华夏集团总裁韩云磊派来的司机已经候着,见廖瑾瑜和何玖珊出来,恭敬的走过去,微躬腰身,
“廖先生,您好,我是酒店行政部的司机,韩总裁命我今天随时听候您的差遣!”
“好!麻烦了,先送我们去盛世百货吧!”
“是!”
司机小跑着去开车,何玖珊稍稍侧头,“这个韩总裁跟你关系很好?”
廖瑾瑜拍拍她的头,“嗯!很好的朋友,又是生意上的伙伴!以后有机会介绍你认识!”
“好!”
两个人正说着,司机已经把车子开到两人跟前。廖瑾瑜帮何玖珊拉开车门,手扶着车顶预防着碰到她的头,“上吧!”
车子缓缓前行,不慢不快,很平稳。路过一处肯德基的时候,廖瑾瑜叫了停,司机问有什么需要,廖瑾瑜摆摆手说稍等一下,独自一个人下去。
何玖珊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进了肯德基,没一会手里拿着纸袋出来。
袋子里装着一杯热气腾腾的早餐粥,盖子打开来,整个车子弥漫着香味,何玖珊闻到那个味道忽然有了饥饿的感觉,接过他递过来的勺,开始一口一口的吃着。
“烫不烫,慢点吃!”廖瑾瑜一手举着杯子子,另一手从袋子拿出油条,凑到她的唇边,“吃点这个。”
何玖珊皱皱眉头,“我不喜欢吃油炸的东西!”
并没有注意到自己居然那么的自然的跟他撒起娇。廖瑾瑜看这这幅样子,忽然有种要抱在怀里亲吻的冲动,不过理智的廖先生还是克制住自己,低声哄着说,
“下次不买这个,但是现在不喜欢也得吃一点,一碗粥的份量怎么能撑到中午。乖!”
到盛世大门口的时候,何玖珊正好吃完那杯粥,油条也半推半就的吃了一小半。正要她抬手去抹自己的嘴角,廖瑾瑜已经把纸巾递了过来,何玖珊尴尬的笑了,从什么时候自开始自己居然不介意在他面前的形象了,把那些小毛病都暴露出来了?
廖瑾瑜却没有理会,给她拽拽了衣领,“好好工作!”
“嗯,知道了!我先走了!”说着,她便要下车,廖瑾瑜却扣住她的后脑,在她嘴边轻啄了一下,然后拍拍她的肩头,“去吧!”
司机已经很职业的站在车门旁,见何玖珊转身,先一步打开车门,何玖珊下了车礼貌的道谢,又跟车内的廖瑾瑜挥挥手,便朝员工通道三步并作两步走去。
看着她身后的马尾辫一甩甩的,似乎脚步都比以往轻快了许多,廖瑾瑜的嘴角弧度逐渐拉大。
临市盛世的这场化妆品展卖活动声势浩大,何玖珊报道的时候才知道,不仅仅是滨城来人支援,其他路程稍近些的城市的盛世也都各自派来了支援的员工。
人都差不多到齐了,换好了制服,负责人先是让大家集中一起开了个小型的会议,形式有点像平素他们的早会,无非是提了些活动中的要求,以及注意服务质量什么的。这些对何玖珊来说,都不难做到。
下来就是对此次活动的不同价位段赠送礼品的宣导,何玖珊立着耳朵听着,刻意的往脑子里印,生怕自己记不清晰,到时候弄错了,盛世的规章制度她背的很熟,弄错了的话,不仅要照价赔偿,还有接受罚单,她可不想让自己为数不多的薪资再因为这个少几张粉红的票票。
不过等到快结束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多虑了,因为人家这边准备的很充分,每个员工都下发了一张漂亮的手卡,上面的内容写的很全面也很明白。何玖珊看着,整个人一下子都轻松了不少。
最后一个内容是检查每个员工的妆容仪表,化妆品部的小姑娘们的皮肤都是水灵灵的,个顶个的好,但是活动有活动的妆容标准,有些没有上妆的被叫到一旁,何玖珊心中暗暗庆幸,她这个懒人今天早上为了掩饰哭肿的眼泡画了画,免去被训的过程,但是她忘了,廖瑾瑜的吻和吃了那杯粥以后的嘴唇早已没了唇彩的痕迹。一样的她也被赶到一旁,被负责人数落了几句后,大家都忙着在自己脸上描画。
本来,何玖珊只是差了唇彩补上就好了,可是她翻了自己的包才发现,那只唇彩居然忘了带。这里不是滨城盛世,大家都不熟,如果是别的东西还好,唇彩这东西不好借的。她拧着着眉头,咬着手指头,不知如何是好。
负责人已经开始催促了大家各就各位了,见何玖珊还傻站着没有准备好,有些薄怒的走到她跟前,“快点到你的站位去!”
“哦!”何玖珊应着,准备蒙混过关,谁知刚刚抬起步子,负责人叫住她,“你的口红怎么还没添上?”声音中已经极为不悦。
“对不起,我忘带唇膏了。”
“你是哪个城市来的,来之前你们经理没有告诉你们这次活动的要求吗?”
“滨城的,我只是早上赶时间落在酒店了!”何玖珊小声解释。
“可真行!滨城总部的了不起吗?朱林带出来的也不过如此!”负责人瞥瞥嘴,又朝一边招招手,有个穿领班制服的女孩过来叫了声:“李经理!”
“去拿支唇膏的试用装,大红色的!
女孩小跑着往返,把那唇膏递给何玖珊,看看那血红的颜色,她的两个眉头拧成了一个川字,大红色,她想都没想过要用的颜色,可是她不敢反抗,谁让自己没带着呢,不管怎样,先凑合吧,至少不能给滨城盛世的化妆品部丢脸啊!
熟悉的迎宾曲响起,何玖珊顶着那张烈焰红唇以标准的礼仪站姿开始迎宾,虽然她尽量把唇膏擦的淡了,但那是标准的红色,即便如此依然是靓丽夺目的红,不知别人什么感觉,反正何玖珊自己很别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