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分别在即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分别在即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廖瑾瑜临出洗漱间的时候提醒何玖珊,说是特意调高水了些温度,让她多泡会,有利于血液循环。
水温的确有些高,但并不烫,或许真的站的太久,她有些累,整个人浸在浴缸里很舒服,泡得她懒懒的不愿意动,直到感觉有些凉意,才打了沐浴乳,洗了头发。浴巾就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从浴缸里爬出来她将自己的身体擦干。
但是问题来了,刚刚被廖瑾瑜一叫就进来了并没有拿换洗的衣服,而脱下来的那套小件衣物已经被她无情的丢在水池里,准备清洗。
她傻站了好一会,心里想着对策,无奈之下裹上浴袍,暗暗祈祷,这会他一定不要在室内,在客厅或是阳台上最好!蹑手蹑脚的推开一条门缝,伸出脑袋向外望去,天!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廖瑾瑜居然半倚着床头,看着手机,似乎在上网!
何玖珊急忙退回来,因为紧张忘了放轻动作,洗漱间的门关上时发出不大的一声动静。
廖瑾瑜抬头看看,从床上起身走到门边,“玖儿,怎么了?”
她听出他声音里的紧张,脸涨得绯红,“没,没事儿!那个,能不能帮我个忙?”
现在她也只能求他,总不能就这样里面什么也不穿就裹着浴袍出现在他眼前吧!
“你说!”
“帮我把我的行李袋拿过来行吗?”
廖瑾瑜心中了然,大致明白发生了什么状况,嘴角勾起轻轻的笑着说,“好,马上!”
说着便走到柜子前,打开门,拿出她的行李包,拉开拉链的瞬间不禁皱起眉头,衣物和一些小东西虽然分了类放在不同的袋子,但是码放的有点乱。他从不到十岁就被送到德国读书,而且自己照顾自己是起居生活,受到德国人影响,一直以来对整齐度要求颇高,所有物品归类码放要井然有序,甚至到了有些强迫症的地步。
那些袋子都是透明的,一眼就能看到里面装的什么,她的小衣全是白色的,这一点他很喜欢,选了一套带些蕾丝花边的,又拿了睡衣,他来到洗漱间外,敲敲门,
“玖儿,东西给你拿来了!”
“哦!”她应着,打开一条小小的缝隙,刚好可以伸出自己的粉嫩的藕臂。
他把衣物放到她手上,接触到衣料的一瞬间,何玖珊脸红的那叫一个彻底,连脖子甚至是胸口处都微微的变成粉红。
他居然知道她要什么,自己真是够丢人的了,不过没有办法,谁让自己这么马虎呢!
穿好衣服,又磨磨蹭蹭的洗了换下的衣物,她才极为不好意思的从洗漱间出来,一眼便看见,廖瑾瑜蹲在衣柜前,帮她整理着她的行李袋。
不好意思的她开口解释着,“那个,来的时候时间有点赶,没怎么整理!”
“没事儿,我帮你,在这方面我有强迫症,以后家里整理柜子什么的我负责!”
听到他那么自然的说到家这个字眼,何玖珊莫名的感觉到窝心。
“去躺下吧,不是累了吗?”
“嗯!”何玖珊很听话应声,但也只不过是坐在床边并没有躺,昨天偎在他怀中睡了一夜,但毕竟是他把她抱上床的,况且她的情绪全在那一年的痛苦回忆中并未感觉到其他,而今天让她这么堂而皇之的当着他的面穿着睡衣躺下,她还真不好意思。
廖瑾瑜收拾完行李袋放到柜子里转身,看到何玖珊坐在床沿边上,晃悠着两条腿望着窗外发呆。轻轻的走过来,蹲下身去,抓着她的两条小腿,
“不是让你躺下睡觉,怎么又发呆?”
何玖珊收回了视线,羞涩的笑笑,没说话。
廖瑾瑜将她的腿抬起放到床上,手指用力的按摩着她的脚踝处,力度不大不小的,很舒服。
何玖珊的脸更红了,往回抽了抽腿,“我还好,不用按的!”
“又是还好,最不喜欢听你说这句!站了一天,都有些肿,按按舒服。”他缓缓的说,语气霸道却温柔、眼睛一直专注着她的小腿。
何玖珊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况且腿确实有些涨涨的,很沉,经他这么一按轻松了不少,索性靠在床头,困意袭来,她闭着眼睛,意识开始迷糊。
似睡非睡中,她感觉到他停了动作,抱着她的肩将她放平在枕头上,盖上被子,她想睁开眼睛说些什么,眼皮却怎么也打不开。他的气息渐渐的远了些,迷糊中他听到他走动的声音,然后床的另一边塌陷下去,她被圈进他温暖的怀抱,后背贴着他温热的胸膛,他的手附在她的腰间,手心炙热。
“玖儿!”他的声音在耳后响起,有些黯哑。
“嗯!”她强打精神,含糊的轻应。
“我想我们之间零距离,更甚者说是负距离!”
何玖珊闻言人立刻清醒过来,她当然明白他的负距离是什么意思,此刻他正紧紧的贴着自已的后背,她感受得到他身体明显的变化。
徒增一种莫名的紧张但并不是恐惧,她张开眼睛,屋里的灯已经全关了,黑暗中她听的见自己和他的呼吸,微微的都有些急促,此起彼伏。
窗外的寒风呜呜的响着,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话,何玖珊任他把她圈的更紧,紧的让她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
很久,见她并没有回答自己,但身体却一直是紧绷的状态。廖瑾瑜轻叹一声,吻了吻她的发间,
“是我太心急了,吓着你了?”
何玖珊微微动了动身体。
“别乱动,乖!”
“那个.......我不是要拒绝你,只是紧张!”
“我知道!抱着你我失控了,睡吧,晚安!”
听他这么说,心里一下子放松了却莫名的多了一丝失望,还有一些不忍。
“你,会不会很难受?”
“难受,但我知道你心理上还没有准备好,我愿意等你!”
何玖珊的眼泪又要往外涌,他居然这么了解她,甚至超过了她自己。只要他再强势一点点,霸道一点点,她会乖乖就范,只是心理上她确实还没有做好准备!虽然已经生过宝宝,可是男女之事她毕竟还没有真实的经历过。昨晚,她是本着用身体来报恩的想法,一时冲动豁出去颜面才那样大胆。而现在是不同的,他并不介意她的经历,他要和她共度一生。真的要体验男欢女爱,她的确还没有完全准备好,很紧张!
廖瑾瑜松了松自己的手臂,轻轻拍打着她的肩,像哄小孩子睡眠一样。“睡吧!乖”
何玖珊紧绷的情绪慢慢放松下来,困意也随之袭来,这一天她真的有些累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听着身边的她呼吸逐渐均匀,他知道她睡着了,只是他无法入睡,两只眼睛望着黑暗中天花板。他想这次回去以后一定要跟姑姑谈清楚,不再拖泥带水,无论如何都要尽快回来,给她一个安稳的家,就像他说的,以后是廖瑾瑜和何玖珊的每一天,不再参杂其他人。

第二天早上,何玖珊在习惯性的时间醒来,因为今天并没有起晚,两个人先是在华夏的自助餐厅用了早饭,才让司机送他们到了盛世百货。
客人一样不少,何玖珊依旧忙的抬不起头,不过她迎宾前仔细的打理了自己的妆容,李经理也没有再盯着她不放,廖瑾瑜只有一小段时间没出现在她的视野内,其余的只要她抬头望向他待的位置,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中午,何玖珊没有享受什么特殊照顾,和其他同事倒替着去用餐,只是廖瑾瑜并没有让她吃员工餐,而是带她去了楼上的一家粥店。
下午的情况也是,廖瑾瑜基本都是站在那里,期间总经理来过一次,两个人大约聊了有半个多小时,廖瑾瑜便和总经理一起走了。何玖珊知道他们有他们的事情要谈,虽然说这次他过来完全是私人原因,但是自己旗下的产业不可能来了什么都不闻不问。
正如昨天廖瑾瑜答应的一样,何玖珊一直忙到没有什么客人,和其他支援的同事一起下了班。
两个人并没有在外面吃晚饭,而是直接回了酒店,在一楼的中餐厅简单的用了餐,才回自己房间。
一打开门,何玖珊就看到门口放着的他的行李箱。她抬头望向他,明白,分别在即,眼泪开始在眼里打转,她不舍让他离去,但却不能阻拦。
他拥她人怀,“我一会儿就要走了!”
“我知道!”
“乖乖等我,我会尽快回来!”
“嗯!”
“我会想你的!你也要记得想我!”
“嗯!”
她似乎还有好多话要跟他说,但是此刻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只能听话的不住的点头,她并不知道此刻脸上写满了不舍的表情,而他又何尝不是?
任何语言在此刻似乎都是多余的,他的微凉的唇落在她的唇瓣上,轻轻的沿着她的唇线慢慢描画,似乎只有这样他才能好好记住她的美好。她情不自禁的双手环上他的脖颈回应着他,他收紧了怀抱,狠狠的将她揉进怀中,唇上的力度也不再温柔,舌尖探入她的口中蜷起她的舌尖,一起共舞,难舍难分,正如他们此刻不愿分别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