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四章 回滨城
章节列表
第三十四章 回滨城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街上时不时的响起鞭炮声了,路虎在拥堵的市区并不能发挥其卓越的性能。跟着车流一起蜗牛状的前行。
车内,温度不低不高,放在轻缓的音乐,何玖珊一直侧头看着车窗外。昨天他还陪着她在这座完全陌生的城市里,而今天,他已经远在几年公尺以为的大洋彼岸,而她也即将离开。因为有了他的陪伴,让她莫名对这座城有了一种不舍。怎么也不曾想到,他和她,甜蜜的开始,是在这个与她毫不相干的地方。这样看,似乎还要感谢这一次突发的出差支援活动。她想,如果条件允许,她以后每一年的情人节都会来临市,当然一定要有他在身边。
“想廖先生了?”见她出神,郑鹏程突然问了一句。
何玖珊有些尴尬的笑笑,“还好!”
郑鹏程轻笑出声,“从你那微红的脸就能证明被我猜中了,放心!老大说了,他会尽快回来的,过了年你很快就能看到他的!”
何玖珊只是轻轻“嗯”了一声,想他吗?又怎么能不想呢,不过十几个小时,她却觉得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后面的时间,她要怎么应对才好!人好像就是这个样子,没得到以前,虽然面临分别,也能无条件忍受,不觉得怎样!但是现在,她却觉得等待是种煎熬,她甚至幻想一回到滨城的家里,他会像那天一样站在门外,焦急的等她,哪怕像那天一样他的态度不好,也没关系,她一定会好好哄他。
一个急刹,把神游的何玖珊拉回现实。
“赶着投胎啊!”郑鹏程没好气的骂一句,见好脾气的他居然盛怒,何玖珊的视线穿过前挡风玻璃望过去,一个行色匆匆的背影已经穿过车流的缝隙走到对面的街上。望着那背影,何玖珊有些疑惑,大眼睛睁得滚圆,
“郑助理,停车!”
“怎么了?何小姐,刚刚是不是有碰到哪里?”郑鹏程有些紧张的侧过脸,见她除了表情惊讶外,并没有伤到哪里,郑鹏程想刚刚车速并不快,她又系着安全带,就算急刹车应该也没有什么问题。
“不是,我刚刚看那个横穿马路的人像我哥!你先停车,我想追过去看清楚!”
郑鹏程微微楞了一下,眉头蹙在一起随后又展开,笑着说,“何小姐,我现在要是在这里停车,非得造成交通拥堵事件不可!再说,你哥不是在国外吗,怎么会在这里?你们家在临市有亲戚?”
“没有!”何玖珊想想他说的话有道理,浅笑一下,“对不起,刚刚太冲动!也许只是背影像罢了!可能我是太想找到他了!”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哦,对了!廖先生让你查我哥的下落,现在有消息了吗?”
郑鹏程心想,有消息也不能跟你说啊,他真想告诉她,其实前阵子老大那么忙还不都是为了你哥,只不过老大下了封口令,他哪敢随便乱说。于是故作愁眉苦脸状,哀怨的说:“何小姐,我跟着廖先生可是一天24小时随时候命的,现在好容易他放我几天假,您就高抬贵手让我好好休息几天吧!我保证过完年,就把找你哥的事情一定放在第一位!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何玖珊看着他那搞笑的表情,不禁笑出声,想想也是,都过年了也该让人家好好轻松轻松,便转换了话题,“你跟着廖先生很辛苦吗?”
“嗯!非常辛苦,不过那我也愿意,老大给的银子很到位!还有就是,他人很好,虽然有时候脾气古怪些,但对我很信任。”
“哦!”何玖珊应着,不禁又想起那张熟悉的面庞,只是觉得其实她对他一点都不了解。
“他是不是也很辛苦?”
“其实,老大也不容易。盛世集团外人看着风光无比,经济效益也不错。但是内里几个董事明争暗斗很凶,廖先生既要应对商战,还要应对他们这些人。还有,时时还得提防着家里给他安排的监视他的那个臭女人!”
“啊?他家里为什么还要监视他啊?”何玖珊不解的问,满脸疑惑。
郑鹏程觉得自己这张破嘴惹了祸说了不该说的话,心里暗自咒骂了自己几句,不过最后把这一切责任都归到秘书徐莲身上了,都怪她天天拿着鸡毛当令箭盯着廖先生闹的他心烦,才不小心说溜了嘴。
“还不是因为生意上的事儿,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郑鹏程含糊的回答。
何玖珊没有深究,她虽然不了解豪门的生活,但明白那一定不轻松。
“那个,郑助理,你跟着廖先生很长时间了吧?莫名的她对他的一切产生了好奇,渴望对他多点了解。
“嗯!快三年了!”
“我想问个问题,你方便告诉我吗?”很谨慎的何玖珊问出一句。
郑鹏程想了想,“什么问题?”
“我只听他提过爷爷和姑姑,是不是他父母都.......?”
“不在了”三个字何玖珊没好意思说出口。郑鹏程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母亲很早就过世了,据说是商界奇女子,盛世前任的总裁,可惜英年早逝。他父亲对经商一点兴趣没有,是个画家,一年到头的在世界各地采风,跟廖先生见面的时候不多,父子两个也并不亲近。据说,他一直是姑姑和奶奶带大的,所以跟姑姑的感情很好!再多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哦,这样啊!”
“不过,廖先生也不是对他姑妈言听计从的,他有自己的想法!这点,你放心,他决定的事儿,谁也阻拦不了!”
虽然不太清楚郑鹏程说这话的具体意思,但是何玖珊隐约能感觉到他在暗指廖瑾瑜和她的关系可能不会那么顺利的被他姑姑接受,关于这点她有心理准备,豪门一般都是要联姻的,而且要门当户对,至少要在生意上能够互相扶持。而她,不过是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一个女孩,别说是现在这种情况,就是父母在世的时候,家里还算小康,跟他那样的身世背景也是极不相配的。
见她没有回答,郑鹏程又开口道,“何小姐,我看得出,先生是对你真的用了心,真的喜欢你!请你一定要好好对他,不要辜负他!别看他平时喜欢独处,不愿意被人打扰,其实他对家是非常渴望的!而且,相处时间久了,你会发现,其实他很可爱。只是,很多事情需要你慢慢去了解,我一个外人不便多说,而且说多了,你们之间就少了些神秘感,对吧?”
“我知道了,谢谢你,郑助理。”何玖珊点头,从郑鹏程说家里安插人监视他的时候,心里却早已升起一股对他的疼惜,何况又知道了他母亲早逝,父亲并不亲近的消息,那种疼更深了些,如果他现在她身边,她一定会说,“只要你不厌倦,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一辈子!”后来的某一天,何玖珊真跟廖瑾瑜这样说了,但是廖瑾瑜却说,“即便我厌倦了,你也要想方设法把我拉回你身边!”对他这种忽然间变的无厘头和蛮不讲理的言论,何玖珊只能无奈的接受。那时候,她已经明白,她的这个男人也有很小孩子很无赖的一面,他这样说也只不过让她无论怎样都不要放手而已。
本来以为会有些尴尬和无趣的行程,没想到因为郑鹏程的妙语连珠让何玖珊这一路没感觉的任何烦闷。高速公路虽然有些堵,但是郑助理的车技真的是没的说,总是能见缝插针般的在一些大车小车间钻来钻去。何玖珊笑说,廖先生回来查交通罚单的时候一定会被吓到。郑鹏程却信誓旦旦的保证,说不会,还要跟何玖珊打赌。
一路说说笑笑的不知不觉已经下了滨城的高速口,何玖珊电话忽然唱了起来,她本以为是廖瑾瑜,但拿出来一看有点失望,是一串数字,那数字有些熟悉,但她想不起来是谁。
划开接听键,把手机放到耳边,“哪位?”
“好啊,臭丫头,我的号码你是死了心不存是吧?”电话那头袁燕扯着大嗓门哇哇大叫。
何玖珊把手机往远处挪了挪,那声音她听得觉得震得耳朵难受。
“我这个坏习惯你又不是不知道!”
“那也得分谁不是吗?我告诉你,你这次立码给我存上。”
“好,知道了,袁女侠!”
“这还差不多,回来了吧,到哪了?”
“已经下高速了!”
“咱两还真是心有灵犀啊!我这就和我爸出门,去长途客运站接你,我妈说让你回我家吃年夜饭!”
“不用了燕子,我自己回家就好了!”
“别废话,咱妈的话你不听了?还想不想以后吃小点心!”
何玖珊跟她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正拿着电话不知怎么拒绝,便听到袁妈妈的听音顺着听筒传来,“玖珊,让燕子去接你,回家过年,乖,听话,袁妈给你做了你爱吃点心!”
“袁妈妈,怎么好意思麻烦您呢!”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过年就是图个热闹,我家平时就这三口,多个人才热闹!”
“行了,妈,别跟她废话,我现在去车站直接把她给您绑回来!妞,你要是先到了,老老实实给我在大巴站等着,不然,小心我到时灭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