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九章 廖瑾瑜的烦恼
章节列表
第三十九章 廖瑾瑜的烦恼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廖美莎有些气愤,但是转念一想,刚刚这孩子说,他也有打算今年结婚,但不是烟雨,也就是说他有要结婚的对象,那么这个女孩子是谁?最近她没听徐莲提起过他和哪个女孩有纠缠呢?
想到这,廖美莎也不准备拐弯抹角的问了,既然话都说到这份上,不如直截了当。
“那个让你有结婚想法的女孩是什么样的家世背景?”
“很普通的一个女孩,或许没有烟雨漂亮,也没有烟雨的高学历,更没有烟雨和廖家那么深的渊源,但是我喜欢她,有要跟她共度一生的冲动和决心!非她不娶。”
廖美莎无奈的揉揉太阳穴,心中暗骂徐莲是怎么做事的,怎么连廖瑾瑜身边有了这么个女人她都不知道!
廖瑾瑜看着自己的姑姑,不紧不慢的说,“姑姑现在心里一定在责怪徐秘书吧!”虽然用的是疑问句但语气非常肯定,廖美莎有些尴尬,原来侄子什么都明白。
“瑾瑜,你听我说......”
“姑姑,”廖瑾瑜打断她,“我知道您也是为我好,这件事并不怪徐秘书。我和那个女孩认识其实也不过两个月,她并不知道那个女孩的存在!”
“瑾瑜啊!”廖美莎拉过廖瑾瑜的手,换了一种谈话的策略,
“这么多年你一人在滨城为了夺回属于我们廖家的产业打拼,姑姑也能懂,一个人有时候难免会孤独寂寞,找个女人慰藉下你的孤寂的心灵和身体也是在所难免!所以,以前你身边的那些花花草草,闹的满城风雨的,姑姑也都没说过什么,我知道你只不过是顽劣些罢了。但是,你是廖家这一代唯一的男孩子,你的妻子一定要出类拔萃才行,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做的了咱们廖家的媳妇的。”
廖瑾瑜一听廖美莎这话,不高兴了,怎么能说他的小玖儿是阿猫阿狗呢!
“姑姑,请你不要说的那么不堪,她很好!我跟她也并不是玩乐找慰藉,我很爱她!”
“我相信能入的了你的眼,想共度一生的女孩一定很优秀,但是你要知道自己身上的责任不是吗!目前,我们要夺回盛世,烟雨手里的股份很重要。她那么喜欢你,一直当你是她的将来的丈夫,如果你放弃这段姻缘,那么她还会把股份转让给你吗?夺回盛世的主权,又要等到何年何月?不要忘了奶奶临终前的嘱托!”
“这方面姑姑自不用担心,这几年在盛世我是卧薪尝胆,也有自己周密的计划和安排,春节过后,一切将见分晓,并不需要烟雨手里的那百分之五。”
廖瑾瑜顿了顿,迎着廖美莎的眼睛,表情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即便没有这个女孩子,即便我喜欢烟雨愿意娶她为妻,我也不会动用烟雨的股份来帮我完成夺回盛世的使命。姑姑,其实我的感情世界很纯粹,不想夹杂任何利益的东西!”
廖美莎被揶揄的有些无语,但是她并不想放弃,“瑾瑜啊!做人不能忘恩是不是,烟雨她......”
“姑姑,您已经说过了,徐叔是为了救我母亲过世的,这个我也从来都没有忘记过。关于烟雨,我也说过我好好照顾她,就像对待瑾姝妹妹一样!”
廖美莎却笑出了声音,
“你觉得以烟雨对你的感情,她愿意接受你把她当成妹妹吗?暂且不说烟雨愿不愿意接受,你觉得你喜欢的那个女孩能允许你一直义无反顾的照顾着一个和你没有任何血缘而且还曾经有过婚约的女孩吗?烟雨跟瑾姝毕竟不同,不是吗?”
廖瑾瑜没有马上接话,确实姑姑说的这一层他不曾想过。
廖美莎乘胜追击,“这样吧,如果你喜欢那女孩就先交往一阵子,反正到烟雨五月份毕业还有段时间,如果到那个时候你还是现在这样的想法,我们再来决定好不好?”
廖美莎有她自己的想法,这几年廖瑾瑜虽身边没少出现女人,但她明白那些都是逢场作戏,过不了几天就销声匿迹没了下文。她想,或许这个女孩漂亮些,性格上比较对廖瑾瑜的胃口,但是那也是一段时间的新鲜而已,时间久了也就厌烦了,男人不都是一个德行。
廖瑾瑜却极不赞同她的说法,声音低沉,眼镜片后面的眸子里镀上了一层冰冷,“姑姑,您的意思是让我脚踩两只船?抱歉,我做不到。”说完,“嚯”的一下站起来就朝门口走去。
“你站住!居然学会对姑姑发脾气了!”廖美莎依旧坐在沙发里,只是欠了欠身,脸上布满寒霜。“廖家是什么样的家族,你知道的,即便经过二十年前那场浩劫伤了元气,但是我们依旧是大门大户的书香门第,不是谁都能嫁进廖家的大门的!”
廖瑾瑜冷笑着,回眸望向自己的姑姑,“姑姑,我一直敬重您,不仅因为您是我的姑姑,从小疼我爱我,最主要的一直以来我都觉得姑姑非常明事理,不会有那些迂腐的想法。没想到,您最终也是一样。豪门又怎样?门当户对就会好吗?那么,姑姑,如果是这样,又何来我父母一生的悲剧?爷爷现在都明白了,为何姑姑却执迷不悟!”
“你.......”廖美莎不知该说什么,廖瑾瑜句句在理,但是她却不能苟同。不得已她揭开自己的伤疤,“瑾瑜,姑姑当年也是为了追求所谓的爱情,没有按你爷爷的安排嫁给烟雨的父亲,而是为了自己所谓的爱情和家里反目,到头来,让扬荣昊把盛世收在自己的麾下,害得你妈妈英年早逝!我.......”
她再也无法说下去,整个人哽咽着,胸口剧烈的起伏,往事的确不堪回首。
廖瑾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门边走回来,坐在廖美莎跟前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
“姑姑,都过去了,现在不是一点点的好起来了吗?我答应过你们,会把盛世夺回来!你放心,就在年后!”
“瑾瑜啊!不是姑姑冥顽不灵,而是我当初没听你爷爷的话,执拗的遵从了自己的意愿,才导致一错再错,你要知道长辈们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阅人无数,他们指的路,看的人不会错!”
“这点我相信,我也不否认烟雨是个好姑娘,但是........”
“瑾瑜,我们廖家欠烟雨母女的太多了!”
廖瑾瑜拍拍姑姑的肩头,“您也累了,我们不说了,先休息吧!”
廖美莎知道她说不通他,也不再坚持,或许他需要些时间来思考,毕竟他带着一腔热情来跟她谈这个事情,正如她当年一样,但是她绝对不会轻易同意他的决定。
廖瑾瑜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大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看来说服姑姑是一个艰难的工程。是的,正如廖美莎所说,廖家欠烟雨母女的太多,但是一定要用自己的婚姻来偿还吗?曾经的过往,让姑姑已经钻进了一个怪圈。廖瑾瑜想,无论是当初父母的联姻还是姑姑对爱情的决绝,他们的一生都是不幸福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可以制约他的人生。
不太连贯的回忆挤进廖瑾瑜的思绪中,让他欲罢不能,很烦恼。
曾经,廖瑾瑜的父亲也就是廖美莎的哥哥廖凯自幼喜欢绘画,虽然念书的时候按照父亲的指令学习了商科,但是毕业后依旧痴迷于自己的爱好,对廖家的生意也不太上心。
出于对自家产业后期管理和兴旺,廖老爷子亲选了肖家那个可以称为商业奇女子的肖珂做为儿媳妇人选。
廖凯当时虽没有心仪的女子,但是也不愿接受豪门联姻这件事。只不过,廖老爷子答应他,如果娶肖珂进门,生下一男半女便不再约束他在公司里任职,允许他追求自己的爱好和事业。条件对于年轻的廖凯来说,太具有诱惑力,更何况肖珂他并不陌生,人很漂亮,只是一向风清云谈的他不喜她强势的作风。不过,他后来也想通了,他觉得或许他这样性格的人就要找一个比较强势的女人来作为人生伴侣。
很快廖凯和肖珂举办了婚礼,场面很壮观,金童玉女的结合,人人敬羡。蜜月回来,廖老爷子对肖珂就委于重任,虽说只是副总裁职务,但基本上公司的所有事务都交由她来处理,老爷子在一旁辅助。那意思很明显,儿子不成器就培养儿媳妇!
刚开始的几个月夫妻两人的生活的还算美好融洽,但是后来分歧越来越大,肖珂对廖凯在公司的事务上不闻不问的态度很是恼火,争吵也越来越多。廖瑾瑜出生刚刚满月,廖凯就像父亲提出辞去公司职务,因为当初答应过儿子,廖老爷子也没反悔,反正他觉得廖凯也不是经商的那块材料。
廖凯得愿以偿,没了公司事务的纠缠,开始了云游四海,四处采风的日子,别说在绘画领域短短的两年便闯出了自己的名堂。但是肖珂对此嗤之以鼻,她整天忙于公司的经营,又太过强势,不懂得温柔不懂得撒娇,加之两个之间人没有一点共同语言,婚姻状况岌岌可危。
廖瑾瑜更多的时候是跟着奶奶和姑姑,她们给他的宠爱大大超过了自己的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