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廖家那些年的恩怨情仇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廖家那些年的恩怨情仇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廖美莎和廖凯是龙凤胎,廖凯结婚的时候。廖美莎已经嫁人,女儿都三岁了。只是她的老公杨荣昊还不太被家人接受。
徐家和廖家是多年世交,徐家老二自小跟廖美莎姐弟玩在一起,和廖凯是好兄弟,对廖美莎的喜爱,长们辈也都看在眼里。于是,两家达成共识,等孩子们大了便联姻。但是偏偏廖美莎对敦厚踏实的徐老二没有任何感觉,虽然他对她言听计从,甚至在廖美莎和扬荣昊谈恋爱的初期帮着打掩护。
扬荣昊人长的精神帅气,又懂得讨女孩子欢心,适时地制造浪漫温馨,甜言蜜语哄得廖美莎眼里已经没有了别人。徐老二虽然长的也不差,但总归缺少些灵气,嘴又笨,跟杨荣昊根本没得比。
刚开始的时候,廖美莎瞒着家里和扬荣昊在一起,但时间久了,扬荣昊对此颇有微词,说她名门大小姐,自己配不上什么的。无论廖美莎怎么解释,扬荣昊都摆出一副颓废落寞的样子,说无论如何要混出了样子来再来找她。
为了表示自己对爱情的义无反顾,廖美莎放弃了女孩的矜持跟扬荣昊有了床弟之事。并把他带回了家
廖老爷子知道后,气的催胡子瞪眼,用铁腕政策将廖美莎禁足在家。看着女儿天天红肿着双眼,茶饭不思,廖老夫人很无奈,只得劝了女儿劝丈夫,却没有一点效果。
不久,老夫人发现女儿开始出现晨吐,经验告诉她女儿可能怀孕了。偷偷的找来私人医生做了检查,果不其然被她猜中了。事已至此,廖老夫人只能跟丈夫如实说明,并建议从了女儿的心意,说杨家虽比不得廖、徐两家,但也算是家境殷实,女儿嫁过去,又有娘家帮衬着应该不会受什么罪。廖老爷子并不接受,他并非觉得杨家配不上,而是对扬荣昊的为人表示质疑。
徐老二虽然知道廖美莎跟扬荣昊在一起,但依旧默默的在一旁守护着,来家里探望的时候,正赶上廖老爷子要女儿打掉腹中的胎儿,廖美莎以死威胁。晕了头的徐老二,居然跪下求老爷子饶过美莎,他愿意立刻娶了她,做孩子的父亲。廖美莎却一个耳光扇过去,恶语相加,说什么他是趁人之危。
徐老二负气而走,到酒吧买醉却无意中碰到正在那里消遣的扬荣昊,一气之下将风流倜傥的扬荣昊打的不成人样。也正是因为如此,扬荣昊才得知被禁足的廖美莎已经怀了自己的宝宝。他灵机一动,顶着一张鼻青眼肿的脸,找了几缕荆棘,到廖家大门前来了个负荆请罪。
门外是扬荣昊的伤痕累累,长跪不起。门里是女儿哭哭啼啼,以死相逼,爱妻的泪流满面,低声请求。
廖老爷子一声“罢了!”同意了这门婚事。
为了不让女儿受罪,廖家给了廖美莎丰厚的嫁妆,婚后也将扬荣昊安排在盛世集团的市场部做了经理。
扬荣昊做事仔细认真,也的确有商业头脑,人又精明,市场部被他管理的有条不紊,业绩提升明显,廖老爷子也算是稍稍放了心。几个月后,廖美莎生了一个女儿,取名杨紫衣。廖、杨两家都很高兴。
因为廖凯对公司事务的不上心,很多事情老爷子不得不交于女婿。那个时候,他甚至想,或许老天开眼,知道儿子不成器才给他送来这么一个精明能干的女婿吧。只是,很多时候他觉得有些愧对徐家老二,几经权衡送了5%盛世的股份给徐老二并认作义子。
豪门之中尤其是有了些年岁的人,似乎对门第姓氏有着固有的观念,尽管女婿再能干,那也是个外人。既然儿子不行,廖老爷子便开始物色儿媳妇,于是肖珂便成了他理想的人选。
与肖家的关系虽然比不得徐家那样交好,但是也有生意上的往来和交情,况且肖家也希望能和有第一旺门之称的廖家联姻,欢天喜地的答应了这门亲事。而肖珂本人对廖凯也是一见钟情。
廖凯和肖珂成亲以后,廖老爷子便给了肖珂副总裁的职位。这让扬荣昊很恼火也很憋屈,盛世集团的人都知道,总裁廖凯无非就是空幌子,他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问。之前一些事物都已经是由扬荣昊负责,只是大的裁决权和财务权一直在廖老爷子把控着。可肖珂上任以后,老爷子几乎做起了甩手掌柜,说好听了是观察肖珂的能力,说难听还是不信任扬荣昊。但是扬荣昊这个人深藏不露,心机很深,苦苦等待时机。虽然心里嫉妒的快要发疯了,但表面上一如既往的辅佐肖珂,一晃几年过去了,渐渐的所有的人对他都放松了警惕,廖老爷子大笔一挥送了他10%的股份。
那年冬天,廖老爷子生病住院,扬荣昊觉得机会来了,他跟黑道上的人勾结,圈了盛世的一批货,这个时候,廖凯和肖珂的婚姻已经危及四伏,他几乎一年都不着家。肖珂年轻气盛,又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一个女人单场匹马去会黑道上的人,徐老二得到消息,觉得自己的兄弟不在,他不能袖手旁观。只是,徐老二是个直性子,头脑比较简单,不懂的智取,硬碰硬的从黑帮手里救出已经受伤肖珂,自己却身中数枪,抢救无效而死。
临终前他将年仅四岁的徐烟雨和妻子托付给肖珂和廖美莎,当时廖瑾瑜也在,只有七岁他的确答应了徐老二会好好照顾烟雨母子一辈子。不过他似乎并不懂得这份承诺承载着他成年以后的真正意义。
徐家当时已是徐大少爷当家,徐老二的妻子因为家世背景太过普通和平凡本不受待见,徐家大少奶奶又是个不容人的主儿。徐老二一死,她们母子在徐家的日子也越来越难捱,不久后廖美莎和肖珂将徐家母女接进廖家。从此,廖家与徐家的交好也名存实亡。
廖老爷子本已生病的身体因为这次动荡更是雪上加霜,久病不起,基本没有精神过问公司的事情。
廖凯得知这一系列的变动,匆匆赶回家,收敛了不羁,重新接手盛世集团,协助妻子。扬荣昊城府不是一般的深,依旧按兵不动,等待时机。谁也不知道,徐老二的死,肖珂的伤,盛世集团的货出问题与他有关。
可是,好景不长,不到半年,廖凯厌倦商场上尔虞我诈的情绪卷土重来,加之画界的朋友经常抛出橄榄枝,渐渐的盛世经营的重担又重新落在了肖珂的肩上。而这时,因为长期压力过大,原本脾气不好的肖珂更是暴躁,夫妻间的嫌隙也越来越大,而且肖珂开始疑神疑鬼,认为廖凯外遇出轨,争吵升级,甚至开始上演全武行,廖家的大宅里开始鸡犬不宁。
夫妻谁也不愿静下心来反省自己,廖凯选择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逃避,离家出走。肖珂慰藉自己的就是拼命的工作,原本只是烦躁时偶尔才吸烟的她,开始拼命的吸烟酗酒。脾气也大到不可收拾,公司里的员工在她面前小心翼翼,背后却怨声载道。这些都被杨荣昊看在眼里,不失时机的加以利用,暗地里掌控着一切。
终于在肖珂听不进去董事们的劝告一意孤行和独裁下,公司连续出现问题,即便是肖珂卖了娘家的一处老宅,也是杯水车薪,无法彻底解决问题。这时候,杨荣昊知道机会来了,
于是伺机上位,某天早上忽然变了天,盛世不再姓廖改姓杨。本来就高血压的老爷子,一气之下,脑干出血昏迷不醒。
肖珂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宿醉之后错服精神类药物,等佣人们发现她时,早已经变成了一具没有任何温度的尸体。
廖美莎因为这一系列的变故对杨荣昊不再百依百顺,指责他趁人之危。杨荣昊却翻了脸,将蛰伏盛世这十三年以及在廖家的唯唯诺诺全部化成一腔怨气,对廖美莎连骂再打。不久后,杨荣昊将一个妖艳的女子直接领入家门,视廖美莎如空气。更让廖美莎没有想到的是女儿杨紫衣小小年纪居然趋炎附势选择了站在父亲的战线上,对母亲的悲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万念俱灰的廖美莎,悔恨自己当年没有听父亲的话,引狼入室。她想以死谢罪,但是平素看似软弱温柔的廖母却厉声告诉她,死是最自私的做法,她必须好好活着来赎罪。那是廖美莎第一次见到母亲发怒。
接到妻子去世,父亲病危的消息,廖凯就回到家中。对自己没有尽到丈夫和儿子的责任悔不当初,加上双胞胎妹妹情变,刺激了他男儿的血性。他发誓要夺回盛世,手刃杨荣昊。廖母深知儿子的个性太过儒雅和简单,并不是杨荣昊的对手,不可置疑的否决了儿子的想法。老人家对一双儿女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杨荣昊用了十三年抢走了廖家世代的基业,我们不介意用再三十年夺回盛世,让廖姓重新站在盛世的巅峰上。
兄妹两个虽然不心甘情愿,但依旧接受了母亲的安排。他们知道父亲这一路走来幸亏有母亲的辅佐,如果说父亲是刘备,那么母亲就是他身边的诸葛孔明。
第二天,还不到十岁的廖瑾瑜便被送往德国,没有丰厚的财力资助,开始了他的人生历练。不久后,廖凯也被母亲赶走让他继续他的绘画生涯,没有她的召见不得回家。廖家除了瘫痪在床的老爷子,上演了一出廖门女将,死死捍卫着盛世 30%的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