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廖瑾瑜的成长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廖瑾瑜的成长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最初在德国学习和生活的日子,对瑾瑜来说无疑是艰苦的。小小年纪,背着个小书包每天来往于一群白皮肤,黄头发的人群中。语言不通,饮食不习惯,小伙伴们交流的方式也不一样。
从那一刻起,他明白,自己再也不是廖家那个被宠上天的小少爷,家里的变故让他显得比同龄的孩子似乎成熟,很快便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十四岁生日的时候,奶奶独自一人到德国看他,偷偷给了他一笔钱。但是老人家很严肃的告诉他这是家里给他的唯一笔资金,他能随意支配,她并不干涉。他可以继续少爷生涯尽情挥霍,但用完就没有了,不要妄想家里再给,她会勒令他父亲和姑姑都不会再给她任何经济援助;也可以存起来,用于以后娶妻生子,如果节俭些,这些钱足够过一个平凡的人生;当然也可以当做投资的本金,去赚取他的第一桶金。之后老人便回国了,也带走了这几年一直也是唯一的一个照顾廖瑾瑜生活的管家全叔。
已经是翩翩少年的廖瑾瑜选择了第三种方式,但是他并没有跟奶奶做任何承诺。深思熟虑后,把目标放在股市上,开始潜心研究。经过两年的观察、学习以及模拟实验,认为机会成熟的时候,他将这笔钱投进股市,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写下了那些年的股市童话。只是,所有的人并不知道,那个声名卓著叫做LEO的亚洲男孩就是少年廖瑾瑜。
直到奶奶病重,已经成人的廖瑾瑜第一次被允许回家探望,在这之前老夫人还真的下了死令不管孙子在外遇到什么难处,不许儿子、女儿给予任何形式的帮助。但是,这个时候除了老夫人谁也不知道廖瑾瑜靠自己的努力,已经是几千万资产的身家。
廖瑾瑜被单独叫到奶奶的病床前,老人家笑看着已经长大成人,俊逸甚至略显清冷的孙子,老泪众横,“乖孙,奶奶一直在暗中有关注,你很优秀,看你这样,奶奶就能放心了,不要怪奶奶太狠心!”
廖瑾瑜摇头,“奶奶,您的心意我全懂!如果不是您,我不会有今天!”
半个月后,老人在弥留之际拉着廖瑾瑜的手,交待了三件事让他千万记住,她说:“第一、要先做人后做事,记住责任二字”;“第二,不要责怪你父亲,他也有他的不如意”;第三,替我照顾好爷爷和姑姑,尤其是姑姑,尊重孝敬但不能盲从”。
廖美莎一直以来都认为母亲临终前嘱咐廖瑾瑜要收回盛世的主权,实不知老人只字未提。

想着奶奶的话,廖瑾瑜辗转反侧。奶奶要他做的第一件事他一直谨从,时时刻刻,提醒自己。而对于父亲他早已原谅,尤其是父亲再婚有了同父异母的瑾姝后,父子两人虽然不是很亲近,但对于那个鬼灵精般的小家伙却非常疼爱。而姑姑廖美莎的话,他几乎言听计从,从不忤逆。他觉得姑姑才是最不幸的那个,不仅仅是因为婚姻,最伤她心的,恐怕是表姐杨紫衣,自从姑姑和姑父分开,杨紫衣跟着父亲,对母亲不屑一顾。
廖美莎之所以选择和父亲一直生活在圣托里尼,不愿回去,并非完全因为杨荣昊,更主要是因为杨紫衣。
此刻,回忆起这些事情,廖瑾瑜忽然明白了奶奶最后说的这件事真正的意义,姑姑一直活在自责中,她是因为奶奶曾经的那一句我们不介意再等三十年让廖家重新走上盛世的巅峰而活,廖瑾瑜是她的希望,是她唯一的寄托。所以,她偏执的走入了一个误区,人生的幸福是什么她已经不会考虑。并不只是对他,包括对她自己,对烟雨,她都没有想过。廖瑾瑜再一次不得不佩服奶奶的高瞻远瞩,似乎老人家在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已经预见到会有现在这样的事情,所以她会说,尊重孝敬但不能盲从。
虽然奶奶没有要求他夺回盛世,但廖瑾瑜明白,奶奶那是不想给他压力,不想让上一辈人的恩怨在他这代继续延续,奶奶之所以狠心,那是对他心智的一种磨练。让他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让人生过得精彩。如果他够强大,一个盛世算什么,他可以创造出更多的盛世。但是,他是血性男儿,不可能让杨荣昊永远的鸠占鹊巢
所以,当爷爷让律师把盛世的30%的股份转让到他名下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选择走进盛世。而这时候,杨荣昊已经将盛世的总部迁至滨城。
杨荣昊是个老狐狸,对突然出现的廖瑾瑜并没有排斥,而且还给了他一个副总裁的职位,只是没有任何实权。表面上对他笑脸相迎,而私下却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给他身边安插了不少人监视,包括司机、保镖和助理。廖瑾瑜深知他这个姑父的城府,但是他并不胆怯,从此开始了和杨荣昊持续较量,将孙子兵法,三十六计用的炉火纯青,甚至是发扬光大。
所谓兵来将敌水来土堰,他既然派人监视,那么廖瑾瑜就一天到晚的带着杨荣昊派来的人到处玩,惹是生非,甚至是胡闹,把一个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扮演的惟妙惟肖。直到最后,因为打架闹进了警局,而且被媒体纷纷曝光抹黑。杨荣昊很生气,但是又不能跟廖瑾瑜翻脸,只能把火撒在派去的助理身上。
之后,杨荣昊给他换了一个女助理,似乎觉得这样会稳妥些。没想到,廖瑾瑜假借醉酒,和女助理双双进入了酒店。于是,第二天早上,各大媒体网络便爆出了那些引人无数联想的照片,还有欲言又止的八卦文字。
女助理哭哭啼啼,廖瑾瑜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弄得杨荣昊很头疼,但并没有掉以轻心,为了进一步确认廖瑾瑜的虚实,他找黑客入侵他的电脑,怎奈廖瑾瑜事先早已防备,他的电脑里除到了一些A片就是各种各样的网络游戏。杨荣昊还经常突然到访他的办公室,名义是聊天,实则是突击抽查,但他每次看到的都是这位少爷痴迷于网游,心里不禁暗暗鄙夷:跟他爸爸一样,就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玩物丧志。
不仅这样,杨荣昊还发现,廖瑾瑜好像做任何事儿都没有长性,一段时间他可能喜欢混娱乐圈,而过一段又喜欢名人字画、古董;再过过又去热衷体育,然后一段时间又喜欢豪车。对于他的挥霍成性,杨荣昊也曾怀疑过钱的来源,查了他的银行往来,最终确认除了盛世给他的薪资和分红外,其他的都来源于他的父亲廖凯资助。杨荣昊不懂的书画但他知道廖凯已经非常出名,一幅画价值不菲,他认为那些钱无非是廖凯觉得对不起儿子花钱赎罪而已,却不知那是廖氏父子联手的计谋。
经过两年多的观察,杨荣昊给廖瑾瑜定义为没什么威胁的公子哥一个,还不如当年的廖凯。自然而然的放松了警惕,但并不是完全不设防,廖瑾瑜心知肚明。
廖美莎自廖瑾瑜来到滨城,每天都会上网搜索,关注这边的消息。徐莲是廖瑾瑜和那个女助理绯闻闹的全城皆知的时候,被廖美莎派过来做他秘书的。那是十几年来廖美莎第一次跟杨荣昊通话,她并没想到杨荣昊答应的那么爽快。其实,她有所不知,杨荣昊被这个少爷弄的都快烦死了,廖家派人来看着他,他正求之不得。
郑鹏程是杨荣昊派给廖瑾瑜的,不是信任他,只是因为是商会会长介绍来的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他觉得没什么用,又不好不给会长的面子,便扔给了他。
郑鹏程虽然年轻但正直,做事严谨忠诚,性格又好。接触一段时间后他觉得,廖先生人其实很好,只是玩心重了些。虽然明白廖瑾瑜在集团并不受待见,但他一直跟随左右。逐渐的相互之间产生了信任。
徐莲来了以后,经常上演三个人互掐的戏码,这当然是廖先生的计谋。只不过徐秘书是本色出演,她是徐老二媳妇在火车站捡回来的一个孤儿,后来跟着烟雨母女到了廖家,廖美莎见她聪明便资助她念完了大学。徐老二出事的那年,她已经十一岁了,对廖家发生的那些事很清楚,但她偏偏不知道廖瑾瑜在德国期间的成长。但她知道她家烟雨小姐是廖瑾瑜未来的媳妇,所以对看着廖瑾瑜的任务义无反顾。
郑鹏程却不一样,始终以来他都认为自己是廖瑾瑜的心腹,其实他知道的也不过是一些皮毛而已,最多也就是知道廖瑾瑜就是的股市神级人物LEO,关于廖、杨两家的恩怨,他还不如徐莲了解的多。他只是觉得廖先生这么大的人还要被这巫婆般的女人监视,指手画脚挺可怜的,总是出头维护。以至于在盛世集团总部一直盛传,他们有断袖之癖。
廖瑾瑜给了杨荣昊一个错觉,他现在之所以能安静一阵子,做点所谓的正事儿,都是杨荣昊经常教诲之后的改变。却忽略了廖瑾瑜一直以来都是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蛰伏着正在酝酿着一场盛世的大风暴。
即便是现在杨荣昊对他已经放松了警惕,他依然时不时的找点事儿,让他更加忽略他,比如在前不久的那次董事会上,廖瑾瑜就扔了一个烟雾弹,拿了一套蹩脚又漏洞百出的方案在会上大肆宣传。而结果是,基本没人搭理他,杨荣昊临出会议室的时候居然还拍拍他的肩膀,让他说别泄气,慢慢来!然后带着讥讽的笑容离开。廖瑾瑜脸上古井无波,心下却冷笑,“老狐狸咱们走着瞧,看你还能笑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