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父子坦诚对话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父子坦诚对话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不过,”廖凯用了一个转折词,然后抬眼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们家毕竟欠了烟雨的,我当烟雨也如女儿般,所以,不要再耽误她的光阴,青春很短,既然不爱就不要模棱两可。”
“我懂!爸爸,其实有件事事情你们有所不知,我跟烟雨有过三年之约!”
“哦?三年之约?”
“是,我参加烟雨二十一岁生日party的时候,她跟她的同学介绍我,是他的未婚夫。虽然一直知道有婚约这件事儿,但是我始终认为我和烟雨都是年轻人,都不会把长辈们曾经的一些承诺当真,所以从来没有在意。对烟雨所做的一切,那是因为我一直把她当做家人,当做妹妹,履行着我对徐二叔当年的承诺。当烟雨郑重其事的向他的同学们介绍我时,才忽然有了一种认知,或许事情并不像我想的那样简单,烟雨可能误会了我一直以来对她的感情,她把婚约当真了,我觉得有必须要和她说清楚。“
“等她和同学们分开后,我很明确的告诉她我一直以来当她是自己的妹妹,关于婚约之事都是无稽之谈,我们各有各的人生路。她听了以后,很安静的哭,因为不想再给她错觉,所以我没有劝也没有安慰。毕竟长痛不如短痛。
”她说要自己静静,好好想一想。本来我还有些担心自己的话太过直白,怕她承受不了。没想到第二天她找到我说,在昨天之前,她一直认为,我和她的婚姻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纵然一直没有像那些恋人们每天腻在一起,亲密无间,心里却一直有彼此,不然我不会这么关心她,照顾她,在她生病的时候紧张她。所以一直以来她都有意无意的回避着跟其他异性接触。她希望能给彼此三年的时间,互不干涉,互不打扰,如果在这三年里谁先遇到了让自己心动的那个,彼此间会祝福对方,如果都没有遇到自己爱的那个人,便在一起,她说这样才公平,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廖凯不动声色的皱了皱眉,廖瑾瑜敏锐的察觉到了,“您可能并不赞成我这样的做法,但是我的确不想伤害她,她选择那样的一个机会跟他的同学介绍我,说明一直以来都认定了家里的婚约,她当真了,这点并不能怪她。给她三年的缓冲,我希望她利用这三年的时间,对自己、对我都有新的认知!也希望她身边能出现一个能够彼此相爱的人。只是,重未想过,我会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女孩,就在前不久,认识的时间不过才两个月,却是一眼万年,娶她为妻的愿望是那么强烈,如果顺利我想今年秋天就和她结婚!”
“三年之约的结束日期就在今年夏天烟雨生日的时候?”
“是,所以我会等烟雨答辩完结,跟她摊牌!”
“决定了?”
“决定了!“
廖凯点头,看着儿子,
“那姑娘是滨城人?”
“嗯!”
“你确认,人家会答应嫁给你?别忘了,你之前在滨城的形象可不怎样,那么多负面的消息,虽然那些是为了迷惑杨荣昊的把戏,但也不排除有假戏真做的成分。毕竟,你性格里有些许游戏人生的叛逆,你保证小姑娘知道以后不会躲你远远的?”
“她不会!”廖瑾瑜答的很干脆,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信心,总之他非常肯定的认为何玖珊会无条件的相信他。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没有遇到这个女孩,那么到约定之日你会娶烟雨为妻吗?”
廖瑾瑜抖了抖眉,到约定之日会娶烟雨吗?这个问题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他问过自己无数次,但答案始终都是不会。廖瑾瑜并不想隐晦自己真实的想法,
“对于烟雨我并不讨厌,也不排斥,但是我很清楚我并爱她,她更像我的家人。我希望她能幸福快乐,就像希望瑾姝幸福快乐一样。我觉得烟雨对我的情感其实也是因为所谓婚约的捆绑,从很小的时候被长辈们种下的执念。所以,我一直期待能有让她心动的男人出现,希望他们深爱彼此。”
“父亲,接下来的话,可能会对您有所不敬,还请您原谅!”
廖凯点点头,似乎他能想到儿子想要说什么,或许深埋在儿子心头二十几年的怨,也是时候让他说出来了!
廖瑾瑜深吸一口气,推了推眼镜,“小时候,您在家的时候并不多,但是只要您在便是和母亲无休止的争吵。吵过之后,你会再次离开,而母亲会把气撒在我身上。外人看来我是一个被家里宠上天的小少爷,要风得风,要雨有雨。但是却不知我非常羡慕那些和睦温馨普通家庭里的孩子。再加上后来姑姑婚姻的不幸,让我对于婚姻有着恐惧和抵触,我认为我这辈子可能不会爱上任何人。但是我知道我是廖家的唯一的男孩,结婚生子是必须承担的责任,但是那个女人一定不是烟雨,我给不了她爱,不希望为了传宗接代去伤害她。”
“直到玖儿的出现,她总是很安静,胆子很小,也很敏感,做事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有点笨,纯净的几乎透明,像是天上一朵的白云,不经意的就绽放在我的心里,似乎还带着阳光的温暖,暖到让我对婚姻有了渴望,期待被它束缚,愿意为她遮风挡雨,愿意宠着她,愿意给她最好的一切,所以我确认我遇到了所谓的爱情,而且在劫难逃!”
廖凯注意到儿子再说那个女孩时,脸上洋溢着满满的幸福,眼角眉梢都爬满笑意,好似还有些淡淡的羞涩。
廖凯端起水杯喝了一口茶,温度刚好,茶叶的清香在口腔里蔓延。
“很高兴,你能和爸爸说这么多。说实话,对你和你母亲,我始终怀了一份愧疚的心理,但是真正意识到自己作为一个父亲是多么不合格,其实是在瑾姝出生之后。她出生的时候那么小,抱在怀里软软的,让我想到曾经刚刚出生的你!然后她一点点的长大,从咿呀学语到扶着她练习走路,从她在我身上毫无顾忌爬上爬下,到每一次银铃般的大笑,我才知道我欠了你多少父爱。你从襁褓中的婴儿是怎样成长为一个偏偏少年我都几乎没有参与,直到你成为华尔街的神话,我才发现儿子长大了,而我却没有给他任何的人生引导。孩子的成长中父亲的角色有多重要,我从近几年才刚刚清晰。对不起,瑾瑜,请接受爸爸对你的道歉,未来我会无条件的支持你,相信,你未来的生活会很精彩,和我未来的儿媳妇会很幸福。”
“爸爸,谢谢您!是真心的,您知道我轻易不会说这两个字。”
“我们父子间这样对话还是第一次,能够放下彼此的包袱,坦诚相待,我很欣慰!”
“如果您喜欢,未来,我们可以经常这样聊天!”
“嗯,我很期待!等我的个人画展结束了,去见见我未来的儿媳妇,那姑娘叫什么来着?”
“玖儿!”
“嗯,玖,似玉的黑石!瑾、瑜两字意思均是与玉有关,或许这就是缘分吧!廖瑾瑜听父亲这么一说才意识到还真是这样,原来他和她的名字里居然蕴藏了天赐的缘分,似乎命中注定她们要相识、相爱、未来相守白头!
他的嘴角勾的弧度更大,眼前浮现出那双明亮如暗夜中的星辰般漂亮的眼睛,还有白皙清透的小脸,以及漂亮软耨的唇,还有唇角浮起的一点点俏皮的笑意。
“不过,瑾瑜,爸爸还是要提醒你两点。”
“嗯,您说!”
“刚刚你已经说了烟雨对你的感情是一种执念,要知道当执念过份的时候就会有怨念。据我所知,这几年烟雨身边不乏追求者,但是她不为所动,所以她应该是一直在等三年之约结束后,和你牵手。或许,烟雨比你想象的要更了解你,也更加成熟和冷静。所以,她这关并不好过。”
廖瑾瑜点点头,这一点他不是没想过,只是,在没有何玖珊之前他并没介意。拒绝烟雨其实是为她好,为她的幸福着想,他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只是现在,有了玖儿,他不想因为这些牵扯,伤害到她。
“还有一点,就是你姑姑,如果我猜的不错,不出明天她就会通知徐莲。让她提前结束假期,回滨城调查那姑娘,甚至.........你懂得!”
“这点我已经做了相应的保护措施,短时间内徐莲还没那么大的本事找上门。另外,父亲,我想尽快回滨城,不仅仅是玖儿,收回盛世也在紧锣密鼓。”
“我倒没什么,只是爷爷和姑姑恐怕舍不得你这么快离开。”
“姑姑说,天暖了准备搬回c市,到那时盛世的事情也该尘埃落定了,滨城、C市之间也就是几个小时的车程,飞机更快,可以经常回去看他们。”
“嗯,你姑姑那边,我觉得你还是用个缓兵之计比较稳妥,这样对你,对那个女孩都好,不要像昨天那样硬来,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昨天我确实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