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有鼻子有眼的传闻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 有鼻子有眼的传闻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姐姐,好梦!梦里有没有我没关系,一定要有男神哥哥哟!他很想你的,你们两个就在梦里约会吧!我先走了,留下几十秒让哥哥跟你说甜言蜜语。”小瑾姝说着从廖瑾瑜的腿上出溜下去,一溜烟的跑了出去,空气中回荡着她银铃般的笑,还有轻快的脚步声。
“瑾姝真可爱!”
“没有你可爱!”
“快去吃饭吧,家里人都等着呢!”
“可是,刚刚因为这个小家伙捣乱,你还没回答我呢!”
何玖珊晕死,这个人记忆力要不要这么好啊!
“你不说,我就不吃饭,饿死算了!”
廖先生的必杀技又来了。
“我想你,很想,很想!”何玖珊红着脸道出真心话。
廖先生很满意,“好好睡觉,乖,晚上别踢被子!”
“嗯!我挂了!”
“好!”
虽然不舍,何玖珊还是狠心的切断了视频,他说过他不会先挂她的电话,永远不会让她听到那机械的忙音。她想,视频也一样,他一定不会先断的。可是,毕竟家人都在等他,她不能太过无休止的黏人。
刚要放下手机,信息提示音响了,何玖珊打开,一个大大的红唇表情,发信人当然是她的廖先生。随后又是一条,“宝贝,我爱你,一生一世!”
何玖珊这次没有犹豫,快速的按下“我也爱你,一辈子!”之后翻了身,裹紧被子,带着甜蜜的笑容,沉沉的睡去。

第二天一早,何玖珊一出楼门就看到那辆路虎停在前面。脑子忽然间就冒出“忠犬”两个字,不过觉得这样形容每天不辞辛苦的郑助理不好,赶紧灭了自己这个想法。
郑鹏程从侧视镜中看到她,急忙下了车,恭敬的打开车门:“何小姐,早!”
“早!”
何玖珊上了车,自己扣好安全带,车里的暖气很足,的确比每天走到公交站,吹着冷风等车舒服多了。
没有了袁燕在场的调侃,两个人随便聊着天,气氛轻松了很多。不过,何玖珊发现,今天的郑助理有意无意的总是提到袁姑娘,何玖珊的小脑子里蹦出了一个念头,难不成,郑助理和袁燕产生了共鸣,要有往某方面发展的意思?如果这样她不仅不用再被那丫头误会,还有了奚落她的话题,哈哈。想着想着,她居然笑出来声。
郑鹏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何小姐怎么忽然间就笑了?好像自己没说神马好笑的话题吧?
何玖珊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解释,“不好意思,刚才你说燕子,我想起点她的糗事,就笑出来了!”
“哦,这样?”郑鹏程终于知道,何小姐那天为什么说自己也有点二,这么看是有点。
“什么糗事,说说?”
“想知道,郑助理自己慢慢了解去,燕子可有意思了,开朗乐观,热情豁达,总之很好!”话说完,何玖珊忽然觉得自己怎么有点红娘的意思呢!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盛世百货大门口,何玖珊正要下车,却被郑鹏程叫住,“何小姐,廖先生早上给我电话说你今天晚上有个小应酬?”
“早上给你电话?他那边才几点钟,不睡觉了吗?”
“所以,我才说先生对你很用心!”
“嗯!我知道!”他对她的好,不用任何人说,她始终都知道。“我今晚和朋友吃饭,所以你就不用管我了!”
“可是廖先生的意思是让我问清楚具体的地点,让我到时候去接你!”
“我现在也不知道!晚上我自己回吧。”
“何小姐,请不要让我再被廖先生骂了!”
何玖珊无奈,廖先生你保护过度有没有?郑助理我真不想把忠犬这个词跟你联系,可的确找不到更适合的词汇了。
“何小姐?”郑鹏程看着发呆的何玖珊,稍稍迟疑了一会,试探的喊了一声。
“哦!那等我定下跟你联系吧!”何玖珊不好意思的笑笑,怎么又走神了呢。
“一定!”
“安啦!不会连累你被骂的!”
今天的盛世依旧没有太多的顾客光顾,因为从入职何玖珊就在另一个班次,跟这个班的同事除了一起排练惊鸿舞的两人其他的都不算熟悉,甚至有的都叫不上名字。没有了袁燕的在耳边的唠叨,她忽然觉得时间还挺难捱的。
好容易,耗到午饭时间,何玖珊打了饭,一个人找了空桌子坐下去,一边吃一边看网络小说。
“玖珊!”
听到有人叫自己,何玖珊抬头,经理朱林已经端着饭盆坐在了自己对面。
“朱经理,您今天值班啊!”
“嗯!年前太忙了,除夕那天通电话我儿子又捣乱,也没顾上问你,在临市那几天怎么样?没遇到什么难题吧?”
“还好!”何玖珊笑笑,“我回来的那天看了业绩排名,中上,应该没给咱们部门丢脸吧?”
朱林微笑着,“挺好的,你刚来这么短的时间,跟那些销售能手比起来这个业绩就不错了!”
“哦!我就怕我做的不好,给您,给咱们部门丢脸!”何玖珊知道,她这个经理很是好强,对部门的声誉看得比她的薪金还重,心下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朱经理她被罚的事情呢。
朱林看了看何玖珊欲言又止的样子,笑着问,“那边的那个李经理给你开罚单了?”
何玖珊放下手里的筷子,急忙解释,“经理,其实那天,我.......”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因为自己私自会客还是妆容不符合要求呢?因为罚单上只写了违纪而已。
“没事儿,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那个李莉跟我一直都是集团优秀部门经理的竞争对手,她吹毛求疵也能想象,我没有 提前嘱咐你,是怕你有思想负担,你别责怪我就行!”
“没有,没有!”何玖珊急忙摆手,责怪她老大的事儿,她哪敢想,她担心的是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好,再丢了这份工作。
朱林看她一脸局促的样子,不禁笑出声了,“别这么紧张,我就是跟你闲聊天,正好也有个事儿问你!”
“嗯,什么事儿,经理您说!”
“玖珊,别怪我三八啊!我听临市那边的人说,有个集团的高层跟你一起去了临市,还一直在店里陪你上班?”
何玖珊一惊,刚要送进嘴里的饭一下子掉了出来,小道消息传的还能再快点吗?
“内个,经理,是,是个误会!”
朱林浅笑,“原来是误会啊,今天早上我听说郑助理送你来上班?”
何玖珊眼前全是乌鸦飞过,完了,她跟郑助理的绯闻传大了!这回可不只是袁燕胡扯这么简单了。
“朱经理,您听我说,郑助理是好心帮我,我跟他,不是您想的那样!”
朱林依旧是微笑着,何玖珊一直觉得朱林的笑容和蔼可亲,但是今天她看到她的笑容,心里却有些不自在,她不知道怎么跟这个对自己一直很好的老大说明,难道要她说出廖瑾瑜吗?可是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她擅自公开他们的关系,这样好吗?况且,他是集团股东,一个郑助理都已经被关注了,要是供出廖先生,那岂不是轩然大波?还是算了吧。心里正忐忑不安的寻着对策,朱林缓缓开口:
“玖珊,你毕竟来盛世的时间不长,很多情况不了解。你父母都没了,又这么年轻,没什么社会经验,我既是你的领导又是姐姐,集团里的一些传闻我也不信,但未必是空穴来风,所以有必要提醒你有些事有些人你还是要了解清楚的,别到时候陷得太深,伤了心。”
何玖珊被说的云里雾里的,“集团传闻,朱经理,什么传闻啊?”
朱林莞尔一笑,“这些还需要你自己慢慢了解!我吃好了,先走了!记住了,不管那些传闻是真是假,我都是为你好!”
说完朱林拍拍何玖珊的肩,踩着高跟鞋离开。
何玖珊抓抓头发,老大跟她说的这番话太深奥了,信息量她一时消化不了。
身旁忽然挤过来一个人,叫了一声,“嗨,玖珊!”吓了她一跳,转过头才看到一起排练《惊鸿舞》的秦雅莹已经坐到自己身边。
尴尬的笑着,“雅莹,你好!”
“刚刚老大跟你说啥了?”
何玖珊的眉头不明显的皱了一下,哪有这样一上来就问经理跟她说什么的。但是一贯和气的她并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敷衍的说了一句,“没什么,就是闲聊!”
秦雅莹似乎并不在意何玖珊的回答,“过了放假这几天,我就调你们班接薛姐的职位了!咱们就能在一块了!”
这事儿何玖珊倒是知道,领班薛姐已经怀孕7个月了,该放产假了。秦雅莹过来接班也早就在早会上宣布过了。
“嗯,我知道!”
“嘿嘿,我跟你说这个不是重点,关键想拉进咱们的距离。”
“哦!”
“所以,你是不是要坦白刚刚经理跟你聊什么了?”
何玖珊没脾气的看着眼前的秦雅莹。
“你不说,我也知道,早上我跟经理一起来的,看见你从郑助理的车上下来,两个人还你侬我侬的聊了会,依依不舍的样子!”
何玖珊快要疯了,看来她今天必须得跟廖瑾瑜说清楚,再也不能让郑鹏程接送她了。
“不过朱经理肯定是提醒你和郑助理保持距离吧?”
“啊?”何玖珊想,朱林没明说可是又有点那个意思。
“你肯定不知道原因,老大那性子,我跟她好几年了很了解,她绝对不会嚼舌头根子的。但是她一准担心你了!你刚来,集团的事儿你肯定不知道。我告诉你,公司都在传郑鹏程和廖先生是那个!”
“哪个?”何玖珊莫名其妙,怎么一个个都弄的那么神秘啊!
“就是,玻璃,gay,懂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