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拉着袁二货一起去赴约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拉着袁二货一起去赴约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2        返回列表
何玖珊的眼睛瞪的滚圆,“啊?”她觉得自己也是醉了,居然有人说她的廖先生是........
“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郑助理从来不接近女色。廖先生吗,据说是双取向,身边美女如云但哪个交往的时间都不长。你知道徐秘书吧?跟郑助理总吵架,廖先生可是一直护着郑助理来着。反正集团里传的乱七八糟的。总之,朱经理说什么都是为你好,她都在盛世好几年了,听她的,没错!”
何玖珊觉得打死她也不会相信这件事,觉得这传闻一点可信性都没有,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也直接略过了廖瑾瑜身边美女如云的那句。不过她跟秦雅莹什么也没说,同事之间提醒她这些,自然也是善意的,这点她明白。
“雅莹,我知道了!谢谢你,不过我跟郑助理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只不过是一些巧合被大家误会了!”
“真是这样就好了,经理和我也是担心你误入歧途!”
误入歧途?何玖珊觉得这个词用的有点大了吧!不过,关于郑助理接送她上下班的事儿,她今天一定要跟廖瑾瑜说清楚,不然还不知道要传出什么更没边的呢。
下午的时候陈泽把吃饭餐厅的地址发了过来,出于礼貌何玖珊回了电话,告诉陈泽,袁燕也会跟着一起,问他方便不方便。陈泽很爽快的答应了,说是多一双筷子的事儿,人多更热闹,何玖珊多少有些不好意。
提到了袁燕,她又琢磨起来,那个八卦小姐姐,整天起哄着她和郑鹏程的事儿,难道她就没听过传闻事件吗?怎么只字未提呢?不过仔细想想便明白了,袁燕虽然来盛世也快三年了,但是她跟秦雅莹不一样,因为太过散漫,一直不太受朱林待见。况且这次秦雅莹接任领班一职,同事们私下也颇有微词,说是秦雅莹的姐姐是集团的行政部的人,所以这次才能轮上她升职。否则,资历差不多的部门里有好几个呢,怎么就偏偏选上她了。
对于这些何玖珊其实从来不关注,对她来说谁是领班都一样。但是今天她想起这事儿似乎懂了,无论哪里都是讲究圈子的。类似这种传闻,自然只是在一个圈子中散播,袁燕参与不到这部分人中,再八卦也听不到这些讯息,自然不会再何玖珊耳朵根子下面吵吵。
时间依旧过的很慢,期间不要脸的廖先生来了几次信息全是索吻,何玖珊享受着甜蜜的无奈,同时更加觉得传闻可笑。
终于耗到了下班时间,袁燕已经等在外面,换了衣服,急匆匆的出了门。两个人打了出租直奔陈泽定的餐厅。
让何玖珊没想到的是,陈泽也不是一个人,而是跟着母亲一起。何玖珊不知道有长辈在自然没有准备任何礼物,有些尴尬,幸亏袁燕带了瓶红酒,虽然不是专门送给陈母的,但至少还说的过去。
陈母一见来了两个女孩,两眼冒光的一个劲儿的问哪个是帮她选衣服的何小姐。陈泽拉起何玖珊的手跟母亲介绍,何玖珊很巧妙的将手抽了回去,拽了袁燕过来,“陈伯母,您好,我是何玖珊,这是我的好朋友袁燕。”
袁燕自然知道何玖珊的意思,不就是男一男二的区别吗,她懂,嘻嘻哈哈的跟陈母寒暄,一个劲儿的夸陈母年轻漂亮。
席间因为有了袁姑娘这个二货,气氛倒是轻松愉快,陈母一直笑的合不拢嘴,说自己就愿意跟年轻的小姑娘一起,她觉得自己跟她们没有代沟,思想跟二十几岁的人一样前卫、新潮。何玖珊倒是真的挺喜欢陈母的性格。
陈泽的兴致也挺高,不过身为警务人员,因为开了车,他没有喝酒,何玖珊也只是倒了一杯,抿了几口,装装样子,倒是袁燕跟陈母喝了不少,而且聊的还挺投机,相谈甚欢。陈泽则是一直给不怎么说话的何玖珊夹菜,照顾她吃着吃那。弄得何玖珊挺别扭,又不好太过拒绝。
陈母在一边自然看得出儿子的殷勤,于是笑着对何玖珊说,“我就是喜欢女孩,可是没那个命。自打怀上小泽的时候,我始终祈祷是个女娃娃,可没曾想生下来的是个秃驴,我那叫一个堵心啊!于是从那时起就盼着他长大给我领个媳妇回来,也让我欢喜欢喜。他一满十八我就鼓励他去找女朋友,可是这个不争气的,都二十四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何玖珊听着,自然清楚陈母语言中的暗示,她想着要怎么接陈母的话才好,袁姑娘却开口了,“伯母,您别急,好戏压轴,陈警官到时候一准给您领个又漂亮又贤惠的儿媳妇回家!”
“那可好,我跟你说,小泽,你但凡把姑娘给妈领回来,妈绝对像女儿一样疼惜,到时候你可别吃醋!”
“妈,放心,您可劲儿的疼,我保证不吃醋!”
“伯母,来,我敬您,祝您早日儿媳妇上门!”袁燕端着酒杯一饮而进。陈母也没含糊,半杯红酒同样见了底。
何玖珊只能干看着,酒这个东西,她还真不擅长。
说说笑笑,一餐饭也吃完了。陈泽说要先送何玖珊跟袁燕回去,陈母举双手赞成,袁燕当然知道今天她是来干啥的,没等何玖珊说话,直接哈哈笑着,说,“陈警官,伯母喝了不少酒,你们还是先回去吧!不用管我们,我们有人接的!”
“有人接?”陈泽望向何玖珊,何玖珊不好意思的点点头。陈母看儿子,那眼神好似说你个不争气的,妈都帮你到这份上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袁燕虽然喝的有点高,但意识还算清醒,她始终认为何玖珊心里偏着点郑鹏程这边,郑鹏程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不过这个陈警官吗,人也不错,况且一看就知道陈母喜欢何玖珊,她觉得在何玖珊没确认到底谁是男一、谁是男二的时候,她得挺身而出打个掩护。
“是我朋友来接我,昨天我和玖珊答应我妈今晚上回我家陪她打牌,刚好凑够四个人。还有,伯母您记住我说的,保持年轻的肌肤一定要在十点的时候睡,美容觉,记住没?现在可快到了呦!”
陈母不好再说什么,只得这样了。
出了餐厅,郑鹏程的路虎就停在大门口,袁燕便开始嚷嚷,“嗨,我说,小郑子,我们在这里!”而且还挥舞着手里的围巾。
何玖珊睁着大眼睛看着耍宝的袁燕,这个二货居然叫郑助理“小郑子?”
不过郑鹏程好似并没有介意,走过来,恭敬的叫了一声,“何小姐!”
还没等何玖珊答话,袁燕却一个站立不稳,差点摔倒,何玖珊赶紧去扶她,却被郑鹏程先一步接住。
“郑助理,燕子喝的有点多!”
“嗯,我先扶着她上车!”
何玖珊转身跟陈泽、陈母道谢告别,自己也上了车,路虎徐徐开远。陈泽的视线还未收回。一旁的陈母拍拍儿子,“宝贝,你还得加油才行!”
陈泽回头,“您刚刚不是也看到了,那开路虎的是,是她朋友的朋友!”
“呵,跟那小子没关系,人家女孩还没把你放心上呢!”
“走啦!我的事儿,你就别操心了,我知道怎么办!”
车上,袁姑娘闭着眼睛,哼哼唧唧的,她的头确实有点晕,口水都淌下来了。何玖珊无奈的看着她,从包里拿出纸巾给她擦了擦,没好气的揶揄,“没那酒量,还要逞强,当自己是大尾巴狼呢!”
袁燕一个扭身,作势卡住何玖珊的脖子!“
“妞,说谁呢?我可是为你喝出去的!你说,我容易么!今儿要是没我,陈警官在他老妈跟前给你来个真情告白,你说你咋办?你让咱们小郑子情何以堪?”
何玖珊皱着眉,想推开她,再解释。没想到前面专心开车的郑鹏程先开口了,“燕子,我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负责何小姐的安全,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袁燕瞪大了眼睛,扭头看看郑鹏程又看看何玖珊,不是?错了?我真的喝高了?”
“你现在很清醒,听的没错!”郑鹏程再次开口。
何玖珊把还在发呆,依旧卡着自己脖子的袁姑娘推到一旁,“郑助理说的没错,所以从现在开始,不要胡说八道了!”
“等等,等等,先让我醒醒酒再说!”说完,袁姑娘,脑袋一歪,却依旧瞪着大眼睛,自顾自的脑补去了。
车子已经进了小区,像昨天一样,郑鹏程将何玖珊送上楼,检查了房内一圈,只是速度比昨天快了很多。何玖珊还要跟郑鹏程说些什么,郑鹏程却开口,“何小姐,晚安!我先下去了,燕子还在车里等着,她醉了,时间久了,我不放心!”
说完,没等何玖珊答话,就急急的跑出去,何玖珊将头探出门外,偷看到等电梯的郑鹏程貌似极为不耐,时不时的按一下电梯按钮。
了然的笑容升上她的眉梢,好像郑助理对燕子真的有点不一样!
跟昨晚差不多的时间,何玖珊接到了廖瑾瑜的电话,声音有点急躁,她有些不解,但也没问太多。廖瑾瑜虽然没怎么问晚上吃饭的事儿,但是她从他的语气中还是闻到了醋味,心里偷笑。
不过,何玖珊是铁了心,说服廖瑾瑜不让郑鹏程接送了。两个人就这个问题来回来去的沟通了很久,最后以何玖珊失败告终,不过,廖瑾瑜也松了口,答应她可以提前一个路口下车,晚上在下车的路口让郑鹏程等她。虽然没达到理想状态,但总归比到盛世大门口强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