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追妻密令

秋日黄昏的快速路,卡宴逼停小飞度,她带着薄怒推开车门,嘴里也不闲着,会不会开车...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糟糕的接机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糟糕的接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廖先生今天的越洋电话时间短了些,卿卿我我的话明显少了很多,何玖珊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怅然若失,躺在床上居然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了。原来,睡前听他那些毫不掩饰,让她脸红心跳的情话已经成了习惯。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一片寂静,瞌睡虫依旧没来报道,何玖珊有些懊恼,正当她想爬起来找本书打发时间,手机“滴答”一声传来信息提示音,她打开,心脏激动的都要跳出来了。
“已经订好返程机票,初五下午三点多到达!倒好班次,等我!”
他要回来了!何玖珊的小心脏砰砰跳着,嘴角乐开了花,捏着手机平复了许久雀跃的心情,才给他回复“知道了!”
她的廖先生要回来了,两天之后就能见到他了!何玖珊想着,一个人躺在床上抱着手机傻笑不止。电话震动起来,她看都没看直接接起,这个时间除了他还能有谁?
“吵醒你了?”
“没有!”
“玖儿,我,有点控制不住想见到你的心情,所以机票一确认就给急着你信息,忘记了时间!”他并不信她没有睡,急着解释。
“我真是一直没睡着!”何玖珊实话实说。
“是因为想我想得睡不着吗?”廖瑾瑜的声音透着明确的愉快。
“有点!”
“只是有点?”他对这样的回答明显很不满。
何玖珊攥着电话,听到他这样的表达,不禁轻笑出声。
“听到我要回去开心吗?”
“嗯,很开心!”
“一想到很快就能见到你了,我也很开心!”
静默,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电话两端听得见彼此的呼吸。
“你会去机场接我么?”廖瑾瑜终于打破沉默。
“你想我去吗?”
“当然,想见到你的心情,是一分钟也不要耽误的!”
“我当然会去!”
“嗯!你那边现在都凌晨三点了,乖乖睡觉!还有两天就能见到我了!嗯?到时候,我可不想看到两个熊猫眼的你!”
“好!那我挂了!”
“忘了什么?”
“吻你!”何玖珊羞红着脸,从嘴里挤出两个字。
“宝贝,挂线吧!晚安。”
这一次,何小姐很快便睡着了。
夜里做了一个全是和廖瑾瑜在一起的美梦,以至于早上差点没起来。
匆匆的洗漱,带着愉悦无比的心情下了楼钻进郑鹏程的车里,却看到郑鹏程一张不怎么开心的脸。还没等何玖珊问,郑助理自己就交待了,原来因为昨晚为了照顾醉猫袁姑娘没有接到老大的来电,等到再回过去的时候,被老大骂了个狗血喷头。
何玖珊终于明白,廖瑾瑜第一通电话打来时为什么,语气中透露着焦急和不悦。安慰了几句郑助理,也到了盛世前面的那个路口,车子靠边停好,何玖珊下车,郑鹏程却叫住她,递了一个保温瓶过来,“何小姐,这个,是,是给燕子的汤!”
何玖珊眯着眼,好整以暇的看着居然面带稍许羞涩的郑鹏程。
“哦,别误会。燕子是你的闺蜜不是吗,再说昨天她也是为帮你才喝多的!帮你就是帮廖先生,所以,那个,我........”
何玖珊笑着接过保温瓶,“郑助理,我好像什么也没问,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嗯,今天天气真不错!嘻嘻!”
说完接过保温瓶,甩着马尾辫,一跳一跳的走远。心下想着,袁燕这下可以不用相亲了吧?哈哈,局势要扭转了,终于有话题调侃她了!
不过事实却不像何小姐想的那样,袁姑娘看着那个保温壶,一脸的踌躇,而且整整一天都闷闷不乐的。何玖珊也没了逗她的兴致,问了几次她怎么了,她都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何玖珊想,这是醉酒不舒服的劲儿还没过去吗?
之前本来两个人约好了,下班一起去看电影,可是一下班,袁燕自己就逃跑了,临走时还跟何玖珊说,她要去相亲,时间赶不及了。
何玖珊莫名其妙,不知袁燕这又是闹哪出,不是讨厌相亲吗,怎么又积极了?
郑鹏程看她一个人走来,两个眼一个劲儿的往她身后看。
“不是说,和燕子一起去看电影么?怎么就何小姐一个人呢?”
“不去了,她有事儿!你送我回去吧!”
何玖珊看到郑助理脸上的一抹失落,他的心思,她算是看出来了。她想是不是得找个机会,帮郑鹏程试探下袁燕?

初四原定是何玖珊休息的,为了去接廖瑾瑜她特意找了秦雅莹换到初五休息。袁燕不知中了什么邪,居然问都没问她为啥倒班,这一点何玖珊觉得太不符合袁姑娘的性格。而且,郑鹏程接送她时,也没再跟她提袁燕。她觉得有理由相信,那天晚上这丫头和郑助理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儿!可是,具体是什么事儿,很明显袁燕不想跟她说,她想或许等廖瑾瑜回来,让他直接问郑鹏程好了。
虽然等的有些心焦,但是初五这天还是如约而至。
天还没亮,何玖珊就醒了,一想到再有几个小时就能见到朝思暮想的廖先生了,她再也躺不住了。拿起手机想看看时间,才发现上面有廖瑾瑜发来的已经登机的短信,心情无比的好。
翻身起了床,洗漱之后,她又觉得自己真是太沉不住气了,离下午还好几个小时呢!傻等也不是事儿啊,必须得给自己找点什么事情做,时间才能过的快些。
脑子忽然想起以前每次爸爸出差回来,妈妈都要准备一桌子的可口的饭菜,还有粥或煲汤。她想,她是不是应该也该给她的廖先生准备顿舒服的晚餐呢?十几个小时的旅程,他一定很累,出去吃饭的话,太辛苦了!
可是自己并不像母亲那么会烧菜,不过,炸酱面倒是得到了母亲的真传。她记得爸爸说过,她炸的酱,比妈妈做的都好吃。
主意打定,何玖珊穿上衣服去了超市。当然,采购的食材并不只是做炸酱面的,还选了很多青菜和水果,不经意间听到两个中年女人谈论冬天喝老鸭汤比较好,便跟在人家后面学着挑拣了一只鸭,冬笋和干香菇。
回到家还不到十点,上网搜索了老鸭汤的做法,然后悉心处理的食材,放了枸杞、红枣、参片,打开炉灶,将汤炖上,等开了锅以后,用慢火煨着。
等着炖汤的功夫,何玖珊把衣帽间的衣服试了个遍,她想要漂漂亮亮的出现在他的面前,但又不想有太过明显修饰。这个看似简单的事情,忽然间变的很头疼。
本来以为很富裕难捱的时间被她这么一折腾也就过去了,偏偏郑鹏程这时来了电话,说母亲突发心梗住院,不能跟她一起去接廖先生,想要安排司机过去,可是因为廖先生出国,司机利用假期全家出游了,现在还没回来。
何玖珊说没事儿,她打车去就行。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大过年的,出租肯定不好等。她好像没有多余的时间再打扮自己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胡乱的换了件衣服出门。于是,这之后,好长时间都被廖瑾瑜调侃,那天,她搭配一身最糟糕的衣服去迎接他,差点让他没忍住笑出来。
到机场的时候才不过两点过点,何玖珊无聊的等在vip出口处。时间又开始过的缓慢了,她不停的看手机,而每一次看也只不过才过去几分钟而已。这不到一小时的等待似乎无限拉长,脑子里一直在练习见到他时自己要说的第一句话,但无论怎样,她都觉得不妥。
好容易广播中传来廖瑾瑜乘坐的航班已经降落的消息,何玖珊紧张死了,甚至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两个手心里都是汗涔涔的。无意中一个侧目,一旁的玻璃门上映出自己糟糕到不行的装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局促无措中,她居然悄悄的溜走,藏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眼睛根本不敢往他要出来的方向看,心突突的跳个不停,不管怎么给自己做心理暗示都不行,脸涨的跟一个熟透的苹果一样。
攥在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吓了她一跳,看见屏幕上廖先生那几个字,她连接电话的勇气都没了,两个腿肚子开始发软。终于,震动停止了,屏幕黑了下去,何玖珊懊恼的要哭了,无措中按了回拨,那边没有一刻犹豫便接通了,“在哪呢?”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悦耳与熟悉。
“就在,vip出口往前面一点的拐角处!”何玖珊觉得自己真不争气,至于么,说话怎么都开始抖了。
“在那别动!”
没等她答话,他便挂了电话,她想抬眼望望他过来的方向,却始终不敢。头低着,看着脚上的鞋子,一侧的碎发散落下来遮盖着她的脸颊。
一道暗影挡住她眼前的光,不用抬头,单是那熟悉的气息和淡淡的薄荷香气,她就知道他已经站在她的身前。瞬间,手被一只大手裹住,“傻样,走啦!我们回家。”
她不语,依旧低着头任他牵着,跟在他身后,却偷窥着他的侧影,黑色的大衣,将他完美的身材修饰的恰到好处。好像,脸上的肤色比之前深了些,但依旧俊逸非凡。这就是她的廖先生吗?他真的回来了,回到她身边了!
何玖珊看的有些痴呆。
“我就有这么好看!小花痴!”他并未回头,却带着笑意轻问,手轻轻的捏了两下她的指尖。
居然被这个腹黑的人发现了,如果不是手被他攥得紧紧的,何玖珊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那个,我们要打出租!郑助理的母亲住院了!”她只能佯装没有听到,急急的找个蹩脚的话题错开。
“知道,他给我信息了!”